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下午,在顾白走后叶静嘉起身简单洗了澡后,便驱车离开工作室。不过,她没有急于回大宅,而是去了就近的大型高端综合性超市。

    鸭舌帽与帽的搭配令素颜的叶静嘉并不显眼,她推着小车直奔食品区。新鲜的三文鱼,美味的酱牛肉以及纹理漂亮的五花肉都在嘉的选购范围之中。

    她走着走着来到糕点区,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人。

    “你”叶静嘉看向正拿着一包糕点的秦既明,意外无比。

    与此同时,秦既明也是为之一愣,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好巧。”

    叶静嘉点点头,下意识看了一眼他的眼睛与头发。

    “假发和美瞳。”秦既明解释。

    “嗯,小心为上。”叶静嘉不想多呆,下意识离开。

    “你喜欢吃老婆饼吗?”

    秦既明的话令叶静嘉脚步一顿,只见他看着手中的糕点,开口道:“小的时候我很喜欢老婆饼,只不过那时候老婆饼对我来说很贵,大约要五六块一斤,即便是搞活动时也要四块九。”

    说到这里,秦既明露出淡淡的笑容。

    那笑容似乎是对于过去的回忆,又仿佛是在回忆童年的味道。

    “不过,她总会给我买上三四块,我可以吃一个星期。”

    “可惜,打折只持续了一个月,有一天,当我们再去超市,意外的发现老婆饼恢复原价。五块九,虽然只是一块钱的差距,但对当时的我们来说依旧很重要。”

    “她犹豫再三,最终还是买了两块。”

    “我清清楚楚的听到,在我们走后营业员与别人说”

    叶静嘉的思绪,刹那间被拉回到从前。

    她以为自己早已忘记过去那些卑微穷酸的日子,却不曾想那种被人鄙夷的感觉深深烙印在了她的骨子里,令她无法释怀。

    她清楚的记得,那次,营业员用一种轻蔑的口气说:“这是穷惯了。”

    充满鄙夷的,嘲讽的,嫌弃的口气。

    是啊,她就是穷惯了,穷到一分一毫都要斤斤计较。

    可即便是穷,她依旧用成绩成功的让自己读到大学,她用为数不多的奖学金将秦既明拉扯大,过去的艰辛无法言表。

    不过,当时为什么买了两块老婆饼?

    哦,对了,是为了奖励年纪小小的秦既明会做饭,为自己省了钱。

    “那时听到别人说穷惯了,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我想冲上去,却被她拦住。”秦既明扭头看向叶静嘉,轻声道:“她的手并不细腻,却充满温暖令我不忍放开。我告诉自己,总有一天,我会让她过上好日子,不会再为钱发愁。只是当我有了钱,却发现她不见了。”

    “够了。”叶静嘉突然打断秦既明的话,她抬头看向对方,冷冷的说:“我先走了。”

    看着叶静嘉离去的背影,秦既明没有制止。

    得知贝怡蓁死后,他一度对金钱产生厌恶之情,他不知道自己的钱可以花在哪里。渐渐地,金钱对他来说只是一个数字。他喜欢贫穷的日子,仿佛只有那样自己才会离贝怡蓁近一点。

    可是现在

    秦既明露出淡淡的笑容,他知道自己的钱应该花在哪里。

    叶静嘉未曾想到自己会遇到秦既明,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依旧记得如此遥远的事情。她摇摇头,努力不去想那些过去的事情,将心思放在开车上。

    到家后,将食物交给佣人,叶静嘉便来到客厅。

    意外的是父亲不在家,只有荆显岐一人。

    “姐姐,你回来啦!”荆显岐笑嘻嘻的凑上前来,顺口解释道:“父亲临时有工作离开,晚餐时差不多可以回来。”

    叶静嘉理解父亲的辛苦,点点头,笑着看向荆显岐道:“你最近报的班,体验如何?”

    “嗯嗯,挺好的吧。”荆显岐自然的开始与叶静嘉分享他的上课感受。

    期间,叶静嘉不禁想到秦既明,便问荆显岐,“想家吗?”

    荆显岐面不改色的笑着说:“这里就是我的家。”

    叶静嘉恍然笑了,“对,这里就是你的家。”

    比起秦既明的念旧,荆显岐显然更理智。

    荆显岐转而关心道:“姐,听说你新签了艺人?”

    “嗯,签下了秦既明,他之前在国外发展,最近刚刚回国。”

    “嘿嘿,那能不能给我几张他的签名照。”

    “当然可以。”叶静嘉爽快的答应,“你喜欢他?”

    荆显岐连忙摆手,“不是啦,是学校里好多同学都拜托我要他的签名照,所以我就来问问看。对啦,如果以后工作室可以签到更多的知名艺人就好了,哈哈。”

    “我也希望,艺人越多,我越是轻松。”叶静嘉耸耸肩道,笑着打趣道:“毕竟,我是老板。”

    “哈哈,我相信距离那一天并不远!”荆显岐道。

    二人聊着聊天,时间便来到傍晚时分。

    叶静嘉起身去厨房,荆显岐则去换衣服。

    依照荆家过去的习惯,七点左右是晚饭时间,只不过今晚父亲未能在七点之间回家,叶静嘉不禁看向荆显岐,“父亲说几点回来?”

    “父亲说,一定会回来吃晚饭。”荆显岐肯定的看向叶静嘉。

    叶静嘉看了一眼手机,不知为何心中有些担忧。

    “姐,你别担心,大概是路况有问题或者其他的琐事耽误了。”荆显岐安慰道。

    想到保镖们的身手,叶静嘉也愿意相信无事才对。

    只不过,时间一分一秒的走过,始终没有荆先生的消息。

    当时针接近8的时候,叶静嘉终于按耐不住。

    不过,当她拿出手机试图与父亲取得联系的时候,荆显岐伸手按住叶静嘉,摇头阻止道:“姐,如果真的有事情父亲一定会派人通知我们,现在打过去反而不太好。”

    叶静嘉看了一下荆显岐,然后默默将手机放回回去,心情也担忧到极点。

    八点,九点,十点,直至十一点二十分,荆家终于接到刘力民的电话,挂断电话后,脸色泛白的叶静嘉只冷静的说了七个字:“关门,不许任何人进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