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侠义无双是一部罕见的以女性视角展开的武侠片,电影节奏非常的快,一出场便是雨夜追杀的经典戏份。

    只见,在荒山野林之中有一行人被从天而降的黑衣人拦住。

    轿子四周的镖局之人全部被杀,正当黑衣人的长剑要插入轿中之时,却见一布艺女子从天而降。她长发盘起,眉眼英气逼人,手中的一把软剑轻而易举的将长剑击退。

    女主角阿蛮一登场,便是夜救城内首富。

    刚劲有力的动作,行云流水般的打戏,震撼的开场不仅来自于武打戏份独有的畅快魅力,更重要的是阿蛮的眼神透漏出一种罕见的冰冷。那是一种视生死为无物的冷漠,天不怕地不怕的冷傲。

    可以说,女主角的性格非常的与众不同,颠覆众多观众的预想。从未有过的女性形象,令人意外的同时不禁好奇她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是仗义相助的女侠,亦或者是正义方派来的帮手,或者说令有其他神秘身份?

    在重重期待中,剧情缓缓展开。

    阿蛮虽为女儿身,但意外的武功高强,哪怕是在黑衣人的团团包围中,亦可以保护住车内人的安全,甚至驾马车离开。

    只可惜,等阿蛮驾车来到安全的地方之时,却发现车内之人却因意外自杀身亡原本用来自卫的匕首捅入自己的胸口。

    看着歪倒在车内死去的男人,阿蛮久久没有反应,突然,她缓缓伸出手将他的双眼合闭。

    白皙却沾满血渍的纤纤玉手,与黑黄却了无生机的富贵胖脸行程鲜明对比。

    挖坑,掩埋,立碑。

    故事的架构已然是成熟的套路,不过在此基础中内容别出心栽。

    不过两日,阿蛮遭到一群人的暗杀,随即被人营救却被询问首富的相关讯息。

    原来,首富是一秘密反抗朝廷组织中的重要成员,却因种种原因有投靠朝廷的嫌疑。为避免此事发生,组织派人来肃清首富,闻讯而逃的首富依旧没能逃过一死。

    只是首富虽死,但死前首富手中有一份秘密的名单,此名单事关组织的生死存亡。作为最后见到首富的阿蛮自然成为朝廷与组织追查的对象,阿蛮本人虽向双方解释自己一无所知,但面对不信任的眼神,阿蛮最终只能选择逃离。

    自此秘密组织,锦衣卫与阿蛮,三方展开了一场诡异的斗争。

    当然,于阿蛮而言所有的斗争不过仅仅是逃命而已。

    阿蛮虽然武艺高强,但为人冷漠。

    没有朋友,没有同伴,更没有儿女情长,她的生活清贫且寡淡,如今更是每日披星戴月的逃命。她有时会露宿山林,有时则租住客栈,更有时会借住破庙,仅燃起篝火,一坐一夜。

    清风明月,晚风习习。

    衣着粗布衣衫的阿蛮坐在篝火边,静静的看着远方。

    她的表情是如此的平静,眼神中隐隐露出一种淡淡的孤寂。

    明明是美丽的少女,本可天真烂漫,但她的人生却给人一种黑色的凄凉。

    自然,阿蛮也有与人交流的时候。哪怕她性格孤冷,耐不住有人热心肠。每每当观众以为阿蛮会与人结伴的时候,阿蛮总会独自先行离开。

    此时,电影已过三分之一,在一次与锦衣卫的争斗中阿蛮被对方中一人所伤。

    “你是?”当那人的剑划破阿蛮的肩膀,见白皙的肌肤露出三颗红痣的时,眼睛猛然瞪大,他不可置信的看向阿蛮的脸庞,手中的剑更是微不可见的抖了一下。

    可惜阿蛮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趁机飞身离开。

    “同知是非要追?”随后而至的锦衣卫上前询问。

    指挥同知看着早已消失的少女,挥挥手,示意不用。他低头看着自己剑上的血渍,久久无语。

    那晚重伤的阿蛮意外被一户猎户所救,猎户的妻子善意为阿蛮爆炸,梦中的阿蛮想起了过去。

    阿蛮娘是一位普通的渔女,当年与流浪到渔村的阿蛮爹结婚。婚后不久,阿蛮爹便与同乡去山上采药,结果却是自此音讯全无。

    半月后同乡回来,却告知阿蛮娘,阿蛮爹因意外坠崖身亡的噩耗。

    两个月后阿蛮娘发现自己怀有身孕,未曾想阿蛮娘在生阿蛮的时候意外难产而亡。

    从阿蛮便是跟着唯一的姥姥长大。虽时常有村子里的人说阿蛮是讨命鬼,是克星,克死了爹娘,但阿蛮的童年依旧非常幸福,姥姥的好足以抵过所有的一切。

    怎料,天有不测风云,在阿蛮五岁的时候姥姥因病去世。

    自此,阿蛮彻底成为村中人口中的丧门星,为避免被波及更是无人理会。年幼的阿蛮肩不能挑,手不能担,几乎沦为乞儿。

    三年后,阿蛮被路过的好心的镖局师傅所救,自此跟着师傅学艺。虽师母常有不满,但每每此时师傅便会为阿蛮辩解,可以说在随后的几年时光,阿蛮体会到难能可贵的温柔。

    没想到,待阿蛮即将及笄的前一天,传来师傅在保镖途中意外身亡的噩耗。

    自此,阿蛮再度开始孤身一人。

    只见镜头中,沉睡的阿蛮留下道道泪痕。

    另一边,打伤阿蛮的锦衣卫指挥同知则坐在富丽堂皇的官邸,回忆着那晚发生的事情。

    “阿爹!”正在此时,一名少女翩翩而入,娇俏的拽着同知的衣袖嘟着嘴说:“阿爹阿爹,二哥欺负我!”

    看着眼前的小女儿,孔武男子露出与拿剑时截然不同的温柔,“好了好了,娇娇乖,爹有事,先去找你娘。”

    “不嘛不嘛,娘偏心二哥,爹你我最好了!”

    镜头一转,阿蛮已经带伤走出木屋。

    惨白的脸,干涩的唇,却有着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阿蛮来到山林打了几只猎物,两只野兔留给猎户,同时将她身上所有的盘缠放下随后默默离开。很快,她徒步来到最近的一家客栈,将两只山鸡换钱,买了一些生硬的干粮与普通的金疮药。

    剧情发展到这里,几乎所有人都已经猜到阿蛮与那锦衣卫指挥同知一定有着某种特殊的关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