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国内络炸锅的同时,国外的节目组也炸了。

    丁子山捂着心脏,只觉得命不久矣。

    “丁导,咱,咱们怎么办?”节目组的主创们简直要疯,邱小秋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竟然会在真人秀的舞台中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事情!她自己想死就去死啊,拉着他们做什么?!!

    此时,主创们不得不反思节目为了抢夺更多的观众市场而选择红出身的邱小秋到底是不是正确的决定。

    丁子山则没有太多的想法,他的第一反应便是与发表声明的顾白见一面。

    面对丁子山,顾白没有隐瞒的将昨晚发生的事情一一叙述。其中不仅包括声明中的内容,更包括邱小秋敲门自己未开且嘱托阿灿来看查看后,邱小秋声称自己是来找程轩霖的“小”插曲。

    自此,邱小秋的目的为何不言而喻。

    “我来参加真人秀是因为嘉嘉喜欢,但是,”顾白冷冷的看向丁子山极为不悦的说:“我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我和嘉嘉的感情!

    “当然当然。”丁子山赔笑着说,他本以为事情尚有转圜的余地,可是现在

    “我们选择您和叶小姐正是因为你们的感情深厚,至于昨晚的事情真的是意料之外,所有人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情况。不过,顾导放心,类似的事情今后绝对不会再发生。不如这样,这两天大家稍作休息,等过几天再继续录制。”

    丁子山见顾白依旧面容冷峻,生怕他一个不悦便罢录节目,当机立断犹如壮士断腕般拍板道:“至于另一边,我们会换一位假想女友。”

    自此,顾白终于微微点头,算是勉强认可。

    离开顾白的房间,丁子山深深地叹了口气,随即走向叶静嘉的房间。

    叶静嘉与宁潸潸的房间门口正有叶静嘉带来的保镖把守着,得知丁子山前来,叶静嘉没有出来而是派楚楚与之详谈。在充分的表达歉意,且确定叶静嘉的想法后,丁子山拿起电话与邱小秋的经纪公司联络,要求将邱小秋送回去。

    电话那头的经纪公司自然是据理力争,希望将邱小秋留下。

    事情发生的第一时间,经纪公司已经与邱小秋取得联系。

    虽然公司也愤怒于邱小秋的行为,但事到如此,公司自然是希望通过节目组促使顾白与叶静嘉配合,将事情转危为安,同时也算为邱小秋带一波黑红是的热度。

    可若是邱小秋离开节目组,一切于事无补。

    无论对方如何诡辩,丁子山想到叶静嘉的背景后不得不坚持道:“不是我不给你行方便,实在是情况恶劣。”

    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丁子山突然拔高声音,反驳道:“不行,绝对不行!我们节目组绝对不会用第三者插足当做宣称爆点!”

    随即,丁子山挂断电话。

    “丁导?”

    丁子山头也不抬的说:“问问有没有哪家公司的女艺人愿意来顶替邱小秋录制节目。”

    “那邱小秋?”

    “让她拿着行李,滚!蛋!”

    总导演一声令下,邱小秋未来的结局已然注定。

    只要节目组与当事人不配合,邱小秋必定永世无法翻身!

    当然,邱小秋显然不可答应,她连哭带闹,疯了一般的哀求顾白与叶静嘉放过她,原谅她,各种发誓诅咒。

    可惜

    “你做的?”叶静嘉看向对面的顾白。

    这里是阿灿的房间,因邱小秋突然发疯,节目组为了二人的安全着想便将转到其他房间。不过最终,顾白挑了阿灿这里。

    顾白撑着下巴,看向叶静嘉,轻声道:“不是不喜欢她吗?”

    叶静嘉是不喜欢邱小秋,却也没有想过因为这点小事将她在圈内圈外皆搞得身败名裂,这样的手腕实在是令她有些

    “对不起,嘉嘉我对你隐瞒了许多事情。”顾白突然道。

    叶静嘉一愣,看向顾白。

    只见顾白垂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喃喃道,“之所以隐瞒,只是因为我害怕你了解真正的我后会离我而去。”

    “你?”叶静嘉微微蹙眉,眼神波动。

    “你看,这才是真正的我。”顾白轻笑一声,似无奈,似悲伤,似无法言喻。他清晰的,一字一句的说:“我从不会给敌人、对手任何反击的机会,无论他们或强大,或弱是男是女,有任何苦衷与原因。我,永远不会心慈手软。”

    说着,顾白抬起头,看向叶静嘉。

    二人在分离两个月后,终于第一次正面谈及正月初四时发生的事情。

    听到“心慈手软”四个字叶静嘉心中一沉,她也不是心慈手软之人,可是面对顾白,她不知为何依旧避开他的视线,轻声道:“无论你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都不应该隐瞒我。”

    “是,是我的错。”顾白点头承认。

    “如果你真的爱嘉嘉,我想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那天,荆燃的话一直萦绕在顾白的耳边。

    顾白知道自己应该对女友坦诚,但是坦诚二字谈而容易,至少于他而言许多事情很难开口。

    “最初,我的目标确实是成为导演。只是随着年龄一点点增加,我渐渐明白导演并不是剧组的全部,许多事情并非导演一个人可以做主。渐渐长大后,我的目标便成为经商,我渴望拥有足够的财力使我随心所欲的做任何我喜欢的事情。”说着这里,顾白的眼神散发出一种无与伦比的光芒。

    那种渴望掌控一切的心情,令顾白看起来是如此的陌生。

    不过叶静嘉转念一想,是啊,旁人眼中的顾白原本就是桀骜不驯、自以为是,且掌控**非常强烈的天才导演。

    唯有自己

    “当年我选择出国留学,主修的科目是商科,只是后来有一次意外的机会选读了第二专业。或许是我在两方面都有几分天赋,学业进行的非常的顺遂,顺利毕业。”不过随即,顾白轻叹一口气,“不过,相比之下我的经商头脑仿佛更胜一筹。当然,或许也与我行事风格有着不可区分的关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