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既然他是你未来的丈夫,那你知不知他不单单是导演,而且在国外有企业,是双学位学历的高材生?”荆显岐非常认真的看向叶静嘉,将顾白掩藏在世间的另一面彻底释放,“据我所知,顾白在大学期间主修的专业不是导演而是国际金融系。他在国外的产业颇丰,每年收入不菲,且涉及灰色地带。比如,之前你身边的保镖魏久,真名九尾,是鼎鼎大名的雇佣兵头目,曾将班家最优秀的下一代致残,他与顾白便是合作关系。顾白商业王国的建立靠的不单单是头脑,而且是他独一无二的手腕。顾白在商业方面行事做派一向以行事诡谲,心狠手辣,睚眦必报而著称,甚至被人称为恶狼。有人这样形容对他的印象,宁可赔钱破产也不愿意得罪r。姐姐,真正的顾白不是现在你看到的样子。”

    心狠、诡谲、睚眦必报、灰色地业

    叶静嘉瞬间感觉头晕目眩,几乎站立不住。

    原本自信的,镇定的情绪,随着荆显岐的话语渐渐被抽离,一种难以言状的错愕与茫然渐渐席卷心头。她的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迫使她不得不后退几步,直至当身体抵在桌子上得以帮她保持平衡。

    叶静嘉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可是荆显岐口中完全陌生的顾白令她从心底里发寒。她努力的不去想荆显岐口中的顾白,而是问:“班家是”

    “被九尾致残的,是班鹏与班玖的堂兄。”荆显岐点头肯定了叶静嘉的猜测。

    刹那间,叶静嘉突然明白为什么班玖每每对魏久,现在应该称呼为九尾的态度格外糟糕。

    原来是这样,原来二人之间有仇。

    想到这样,不堪重负的叶静嘉微微闭上了眼睛。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后悔认回生父,还是应该后悔没有将顾白的一切问清楚,她甚至不明白现在的自己到底在痛苦什么。是愤怒于顾白的隐瞒,还悲哀于自己的无知,亦或者是,其他

    纠结的情绪令苦涩在叶静嘉的心中蔓延,她需要时间理清思路。

    叶静嘉用尽自己最后一份力量,睁开眼睛艰难的对荆显岐道:“让我静静,我想先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见状,荆显岐没有再多说什么,只安慰道:“好,我送你回房间。”

    叶静嘉挥挥手,示意不用。

    她脚步有几分踉跄的走出房间,混乱的思绪几乎令她疯狂。

    直至确定叶静嘉回到自己的房间后,荆显岐转身去了书房。

    荆家的书房内,荆先生正在看着墙上的那副油画,“嘉嘉的情况怎么样?”

    “姐姐非常的理智,也非常有自己的想法。我将顾白的背景告诉她后,她仿佛暂时不能接受顾白的身份。不过虽然看起来很排斥,但是我觉得她或许会接受。”荆显岐回忆着叶静嘉的神态,如此评价,不敢忘说:“姐姐刚刚回房间,她说她想静一静。“

    “静一静也好。”荆先生微微点头,随即道:“既然如此,你帮嘉嘉约几个好友,让他们明天来家里陪她。男生女生都要,三五个即可。”

    荆显岐一愣,下意识的问:“父亲,您明天不带姐姐去宴会了吗?”

    明天的宴会非常重要,按道理应该是三人同行。

    荆先生没有回答荆显岐的问题,而是扭头看向荆显岐,问:“你谈过恋爱吗?”

    荆显岐摇头,“没有。”

    “等你恋爱之后,就会明白。”荆先生挥挥手,不欲多言。

    荆显岐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是,父亲,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

    当天的一整天,叶静嘉都没有走出房门。

    即便是两餐,她都是在房间内食用

    不仅如此,她既没有联络顾白,也没有与任何人进行任何交流。

    叶静嘉将手机关机,静静的坐在椅子上。

    叶静嘉必须承认,此时此刻她的内心受到了巨大的冲击。尤其是男友涉及灰色地带,以及九尾曾将班家人致残的事实,更是令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与愧疚感。

    她愤怒的不是两者间的恩怨,而是既然如此,顾白为什么将九尾叫来!

    叶静嘉与班玖、班鹏之间的关系虽然不够密切,但是那段时间他们的痛苦与自己有些密不可分的关系。叶静嘉难以想象,在四人合作的时间里班玖与班鹏是如何忍耐着心中的愤怒,依旧完成工作。

    想到这里,叶静嘉握紧了拳头。

    叶静嘉很清楚荆显岐不可能骗自己。

    荆显岐说的一切,都是事实。

    完全,陌生的,可怕的,凶残的,置人于死地的顾白。

    叶静嘉完全想象不到那是怎样的顾白,因为在她的印象中顾白虽然对人有几分冷漠与不耐,但他实则是如此的温柔、体贴、甚至有一点可爱的霸道。

    她难以想象,每天早晨为自己做三明治,闲暇时为自己烹饪美食的顾白,是一匹心狠手辣的恶狼。

    想到这里,叶静嘉不禁将头埋到双腿里。

    叶静嘉紧紧环抱着自己,理智与感性在交战。

    即便震惊于顾白的另一面,可是她不得不承认,她依旧爱着顾白。

    她愿意相信顾白,更选择相信自己的眼睛。

    可是越是爱着顾白,她的内心越是迷茫与苦恼,甚至有些痛苦。

    除了爱,在世界上还有许多重要的东西是衡量情侣之间关系的标准。

    比如,信任。

    不问,代表完全信任。

    叶静嘉原以为,自己没有强求知道关于顾白的一切是对顾白的尊重,她本以为顾白也会尊重自己。

    可是现在,她真的不确定顾白是否有尊重自己。

    白家的事情,他的另一番事业,九尾与班家的关系,等等的一切,明明如此重要,叶静嘉却毫不知情。

    这种感觉令叶静嘉感到无缘由的恐慌,仿佛突然之间从踏实的地面往下坠落,失重的感觉令她想去尖叫,除此之外,她甚至不确定顾白还隐瞒了哪些内容!

    比起顾白与白家的关系,他的过度隐藏令叶静嘉不得不深思二人之间的关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