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重生娱乐圈女神:躺下,大导演最新章节!

    顾白趁着红灯机会,扭头看向女友,他轻声却深情道:“他们都说我选角色的眼光好,挑女友的眼光更好。”

    见男友并没有生自己的气,叶静嘉心中不禁微微松了气,她随即笑着点头道:“当然,你的眼光一向很好,不过我觉得我的眼光比你的眼光还要好三分。”

    顾白见女友如此得意,心中只觉得幸福不已。

    想到不出意外今年就可以娶到嘉嘉,他突然觉得许多棘手的事情也变得不再棘手。至于当前最棘手的事情,或许便是此次之行。

    很快,二人来到荆家大宅,叶静嘉轻车熟路的带着顾白来到会客厅。

    客厅内,荆先生与荆显岐都在。

    今日的父亲与往日一样,面容精致衣着考究,上位者的气势一览无遗。至于荆显岐则与往日不同,过去的荆显岐总有一股褪不去的孩子气,可是今天,他穿着黑色的合体西,竖着大背头,明明年纪小小却给人意外的成熟感觉。

    那种成熟并非来自于发型衣着的变化,而是他的气场。

    叶静嘉突然觉得此次见面恐怕不会太顺利,不过她来不及多想,当即快步走到父亲身边,笑着介绍道:“爸,这是我的男朋友顾白。顾白,这是我的父亲和弟弟阿岐。”

    叶静嘉选择站在自己身边,令荆先生倍感欣慰,露出淡淡的笑容。

    不过,扭头看向女儿的男朋友,荆先生却没有刚刚的温柔。

    “伯父您好,阿岐你好。”顾白面带得宜微笑,随即稍一示意佣人手中的大包小题,极为有礼的客气道:“初次见面,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你好。”荆先生微微点头,表情平淡。

    一向活泼的荆显岐则也只是安静的说了一句,“您好。”

    见父亲与弟弟对顾白如此疏远,甚至连站都不肯站。

    叶静嘉虽然心中不悦他们到底想做什么,但面上只当自己什么都看不出,笑着说:“顾白你先坐,阿香阿梅,你们把茶再换一壶新的,再拿一些中式糕点过来。”

    站在一旁的佣人阿香阿梅连忙点头,阿香动作麻利的收拾好茶壶端了下去,阿梅则直接向外走去,显然是去端茶点。

    叶静嘉笑着对顾白说:“尝尝我们家的茶水和糕点,看看是我们家的厨师厨艺好,还是大楼的厨师厨艺佳。”

    “好。”顾白对叶静嘉温柔的笑笑。

    说话间,手脚麻利的阿梅便将茶点端来。

    糕点精致,撒发着独一无二的香味,令人食欲大开。

    虽然叶静嘉可以自在的拿起糕点享用,但顾白却不能。

    因为此时荆显岐已经开口道:“顾导,您的电影我都看过,非常精彩,故事很有层次与内涵。听闻,旁人都称呼您为鬼才导演,说只要是您想拍的电影,从来没有失手过。”

    “不敢当。”顾白看向荆显岐,客气的回答道:“我只是将我希望呈现在观众面前的东西通过电影的手法拍摄出来,然后恰好能够与观众产生共鸣,受观众的喜爱而已。”

    叶静嘉心中却不知为何有些不是滋味,顾白一贯骄傲,当然他也是有骄傲的资本。他极少以如此谦逊的态度对待他人,大抵,他也感觉到自己家人不对他的不喜与……轻视。

    想到这里,甜腻腻的糕点也变得有些苦涩。

    荆显岐微微点头,轻笑一声,仿佛意有所指的说:“顾导,您未免也太过自谦了。我看,您如实是如传闻所言,只要您要想的东西,从未失手过。”

    虽然荆显岐的话语极为刺耳,但顾白只当他对自己有如此敌意,是因为不舍叶静嘉。毕竟,当初的顾湘君与叶兰芝都并不好应付。

    心态平和的顾白并不与荆显岐理论什么,只是极有涵养的笑了笑。

    正在此时,荆先生开口,“我记得,你的父母都曾是演员。”

    来了!

    顾白扭头看向大名鼎鼎的荆先生,认真且恭敬的回答道:“正是,家父家母早年都是演员,后来家父转而经商,家母也渐渐退出演艺圈。”

    如果说,荆显岐只是小孩子脾气,那么荆先生则是他迎娶叶静嘉最后,也是最大的一道难关。

    荆先生微微点头,端起茶杯道:“我记得,你的母亲是白家的女儿。”

    顾白并不隐瞒,事实就是的说:“我的母亲确实是白家人,不过是白家旁系的女儿。而且我母亲的娘家并不参与白家的事情,只是每年拿红利。”

    “看起来,你很了解白家,也很了解我们与白家的关系。”荆先生有一下没一下的用茶杯盖轻轻刮着茶杯沿,摩擦产生的清脆声音却令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颤栗。

    刹那间,叶静嘉想起荆家的覆灭。

    她下意识的看向顾白,只见顾白正看向荆先生,从容的回答道:“家母曾与我讲过不少过去的事情,加之我成年后也在不同场合多少有些耳闻。不过,家母如今已经嫁到顾家,随着年龄增加,与娘家联系更是越来越少。”

    荆先生轻笑一声,将茶杯往桌上一放,“年轻人,你很聪明也很优秀。不过聪明不要反被聪明误,至于今天的见面我想就到此结束。有些话你应该先与我女儿说清楚,再来见我。送客。”

    说着,荆先生便起身。

    至于坐在一旁的荆显岐,自然是跟在荆先生的身后站起身。

    见情况的发展完全超出预期,叶静嘉赶忙站起来阻拦,她看向父亲道:“爸,您这是怎么了?好好的,为什么要送走顾白?”

    “嘉嘉,我希望你未来的丈夫无论能力如何,但至少必须为人坦诚。”荆先生拍了拍女儿的肩膀,认真的说。

    “我知道他有事情瞒着我,可是我也有事情瞒着他啊。”叶静嘉忙为顾白辩驳。叶静嘉自始至终都知道顾白有事情瞒着自己,可是她并不觉得那有什么,毕竟她也有许多事情瞒着顾白。

    难道,人不可以有只属于自己的秘密吗?

    或者说,“隐瞒”只是冠冕堂皇的理由,父亲真正在意的是——白家。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