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白不是咄咄逼人的性格,几句之后二人便不再纠缠在刚刚的问题,转而享受今天的午餐时光。

    之所以选择这家餐厅是因为周琳曾发朋友圈强烈推荐这里的烤肉,二人根据菜单七七点了不少之后。不过叶静嘉想了想,加点了一份拌饭和一份牛尾汤。

    没想到,拌饭的滋味竟然美妙到想让人将舌头咬下来!

    “你尝尝看,这家的拌饭非常好吃,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拌饭。”说着,叶静嘉舀了一勺拌饭递到顾白嘴边。

    顾白张口,一口将满满一勺的拌饭吃入口中,缓缓道:“果然不错。”

    叶静嘉笑着自己吃了一口,随即道:“这顿饭我请,当赔罪好不好?”

    虽说二人不纠结刚刚的问题,但是顾白的心情明显没有彻底好转,叶静嘉不得不主动再次示好。

    顾白怎么会与女友真的置气,他见女友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便挥挥手没有再说什么。

    见状,叶静嘉当即将一块和牛肉夹到顾白那边。

    见顾白吃掉,如此便是彻底哄好了。

    二人之间虽然不会吵架,但偶尔的小脾气意外的感觉不错,叶静嘉吃着烤肉如是想。

    “昨天我去看了姐姐和阎卜成那边,今天去了温峥辰家。没想到,转眼的时间,他们都生了小孩。”叶静嘉吃着肉,开口道。

    顾白翻着烤肉,点头道:“你姐姐家的孩子很乖,很听话。”

    “是啊,小小的一团靠在我的怀里。”叶静嘉面带温柔的微笑回忆道,“其实,我有点羡慕他们。不是因为他们有自己的宝宝,而是我觉得新生儿为他们带来了非常巨大的变化。”

    叶静嘉放下筷子,认真道:“你看温哥吧,以前的时候温哥不是这样的性格,他很理智严谨,可是今天看他哄孩子的时候非常温柔慈爱,换尿布的动一气呵成,简直专业级奶爸。再说我姐,她以前什么性格你也知道,可是昨天我看她的时候整个人特别的温柔,充满了母性的光辉,我甚至觉得那不是我姐!”

    顾白一边将烤好的肉放在女友那边,一边点头承认道:“顾湘君的性格确实发生了一些变化,很温柔。所以,我们什么时候生一个?”

    正在吃肉的叶静嘉差点被顾白的话呛到,她连忙低头喝了一口水,随即有些脸红的说:“我在好好和你说话呢!”

    “我也是。”顾白一脸认真的看向叶静嘉,“现在你的戏也拍完了,结婚的事情应该提上日程了吧。”

    不是顾白刻意逼婚,只是求婚成功这么多年,结婚却迟迟提不上议程,他不得不提醒女友自己不仅是她的男友,而且是她名正言顺,见过父母的未婚夫。

    叶静嘉抬眼看向顾白,随即轻声道:“当然。”

    不过再多的话,叶静嘉却是一句都不肯说。

    即便如此,顾白也心满意足,“那我将今年的时间空出来,等你。”

    叶静嘉低头喝着牛尾汤,因为“等你”而心中不知为何甜甜的,只是却不愿再搭理顾白关于结婚的事情。

    期间,二人虽被服务生发现身份,但一张合影便搞定老板,顺便打了个小折扣。

    饭后,二人离开烤肉店。

    “接下来,你去哪里?”顾白关心的问。

    “回我父亲那边。”叶静嘉看向顾白,略有几分歉意的说:“我们已经约好下午去运动。”

    顾白微微叹了口气,随即说:“那我送你吧。”

    “不用,我开车来的。”叶静嘉婉言拒绝,见男友面容不爽,连忙笑着说:“来日方长,我下周就回大楼,毕竟我和他相认不久,想多陪陪他。。”

    见状顾白没有强求,只好目送女友离开。

    叶静嘉离开后,顾白驱车开往另外的方向。

    回到家后的叶静嘉,却发现父亲与弟弟都不在。

    “那他们人呢?”叶静嘉问。

    跟在叶静嘉身后的佣人解释说:“先生和少爷临时有事出门,让小姐您稍微等一等。”

    叶静嘉挑了挑眉毛,换了一身衣服后,便转身去宠物房看阿福、小二和小黑。

    元旦开始,阿福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

    虽说有兽医精心照顾着,但终究年龄在那边摆着,加之之前阿福胜过重病,叶静嘉也明白命由天定,说不定哪一天

    不过即便如此,她依旧不忍的轻轻抚摸着阿福的皮毛,希望他可以健健康康。

    “阿福,你要好好的,等我以后有了孩子,我不请保姆,你帮我还小孩好不好?”叶静嘉笑着与阿福对话,“我看很多视频,狗狗都可以帮忙照顾家里的小孩子,你也可以的对不对?”

    趴在地上的阿福抬起头,伸着舌头,竖着耳朵,笑着看向一眼叶静嘉仿佛在说他一定可以。只是比起过去,现在的阿福少了几分活泼,多了几分苍老。

    叶静嘉不禁将阿福抱入怀中,心中不舍至极。

    这一抱,便是足足两个小时。

    太阳日落的时候,荆先生与荆显岐终于回来了。

    “姐对不起,让你久等了。”荆显岐连忙主动道歉,他凑在叶静嘉身边,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今晚再打羽毛球好不好?”

    “好啊!”叶静嘉笑着点头,“没关系的,正好我也休息了半天。”

    自始至终,叶静嘉没有问二人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与她无关的事情,她从来不过问,毕竟荆家不同与其他家庭。

    当晚饭后两个小时后,三人外加一名女性保镖办了一场简单的羽毛球混双比赛。

    比赛,最终以年轻矫健的荆显岐保镖队取胜而结束。

    赛后,为了表示对荆显岐的体力表示认可,叶静嘉笑眯眯的说:“阿岐,切点水果来吃呀。”

    荆显岐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叶静嘉,“姐,你这样使唤我,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叶静嘉耸耸肩,“我只觉得我的胳膊在痛。”

    最终,荆显岐“愤”而起身切水果去!

    荆先生看着荆显岐远去的背影,缓缓道:“你们相处的不错。”

    叶静嘉理所当然的说:“他可是我弟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