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顾湘君见妹妹眼中满怀喜欢,不禁道:“喜欢吗?”

    叶静嘉头也不抬的看着打着哈欠捂着眼睛的小侄子,点头说:“喜欢。”

    “喜欢就自己生。”

    叶静嘉一愣,不自然的抬头看向顾湘君。

    顾湘君理所当然的说:“我记得,顾白很早之前就和你求婚,你也答应了。怎么,变卦了?”

    “当然没有!”叶静嘉连忙摇头,肯定的表示自己依旧与顾白在一起。只是,她将在自己怀中渐渐入眠的小外甥小心翼翼的放在婴儿车里后,再次看向顾湘君,轻声道:“姐,今天我找你正是想和你说这一件事。”

    “你怀孕了?!”顾湘君下意识皱眉问。

    “当然没有。”叶静嘉摇头否认,随即解释道:“之前我没有和你说,我和我的生父相认了。”

    顾湘君伸手将屋内空调温度调高,光线调暗后,示意道:“出来谈。”

    随后,姐妹二人坐在顾湘君家的客厅。

    “姐,之所以我之前没有告诉你这件事情,是因为我父亲那边的情况有些特殊。当初,我误会他抛弃妻子,其实不是这样的。”叶静嘉首先开口解释,“我和他是去年相认,那时你已经怀孕,所以我没有告诉你。”

    叶静嘉本以为姐姐会不满自己的隐瞒,没想到顾湘君却说:“其实在很久之前我就见过你的生父,嘉嘉,是我隐瞒了你。”

    叶静嘉不敢置信的看向顾湘君,“姐???”

    “当时我没有告诉你,一方面是我想让你自己选择,另一方面也是出于私心。嘉嘉,那时我有一点不希望你和你的生父相认,我总觉得他的出现会抢走你。”顾湘君笑了笑,随即了然的说:“直至现在我生了彬彬我才明白,那时候我的想法是何其的自私,嘉嘉,现在我真的非常高兴你和生父相认,父女本就应该团圆,而且他也是真的在乎你,爱你。”

    说到这里,叶静嘉有些不知如何继续。她根本没有想到姐姐见过父亲,更没有想到两个人都将这件事情隐瞒了下来。可是若是怪罪,她不忍怪罪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位。

    最终,叶静嘉只能让自己不想这件事情,转而说起自己的来意,“我的父亲想见一见顾白,我想将见面时间安排在在春节。而且,今年春节我恐怕不能回家。虽然母亲知道我和生父相认的事情,也支持,但是我担心她不开心。所以,姐,我希望姐你帮帮我。”

    “没关系,今年我和亓恺回去。”顾湘君爽快的点头答应,“原本我们的计划就是今年会爸妈那边过年,你也了解亓家的情况,亓恺的祖父已经去世,父亲出国,母亲再婚,亓家没人。”

    “爸妈?”叶静嘉敏锐的抓住重点,她意外的看向姐姐。

    面对妹妹惊喜的眼神,顾湘君挽了一下头发,开口解释:“我坐月子的时候亓恺有一个跨国项目要忙,爸妈来看我时,得知只有月嫂照顾我后,妈主动要留下来。大概是因为当了母亲,我想通了许多事情,所以改口。嘉嘉,这一点我不如你。”

    她早就该改口,而不是拖延到现在。

    叶静嘉微微摇头,笑着轻声说:“妈一定非常高兴。”

    顾湘君点头。

    是啊,当时妈妈非常高兴,高兴的都哭了。

    “做完月子,我本想留妈在帝都多呆几日,可是她不舍爸爸,非要回去。”顾湘君道,“不过等再过几年,父亲退休后我想将他们接过来住在帝都。至于妈的工作,帝都有更多的优秀画廊总有适合的。到时候咱们之间见面会方面很多,也不用再周折。”

    “好啊,爸妈可以住我们之前住的房子。正好那房子想在空着,离你这里和我那里都不远。”

    姐妹二人不禁畅想起未来,想象着合家团聚的美好场景,叶静嘉只觉得希望无限。

    中午,亓恺特意从公司赶回家,陪妻子为小姨子的庆祝杀青归回的同时,不好兼职好外卖员的工作,让秘书买好饭菜带回家。

    等吃完饭,亓恺却要马不停蹄的赶回公司,可见工作之辛苦。

    至于叶静嘉,在稍微陪了姐姐一会儿后,在两点多离开姐姐家,转而去附近的一家医院看望刚刚生产的尉迟潆溪。

    叶静嘉赶到医院时,单人病房内不仅阎卜成在,还有尉迟潆溪的父母以及尉迟家中的几位近亲。

    初见叶静嘉,众人自然是欢喜与好奇并存,叶静嘉倒也配合,温和的尉迟潆溪的亲戚一一打招呼,温和却不失仪态。面对合影的要求,不等叶静嘉开口,尉迟潆溪的父母就岔开话题。

    叶静嘉今日不是不美,只是素面朝天的她更多的是清秀可人,没有明星艳光四射的感觉。于叶静嘉如此巨星而言,不合照自然是再好不过。

    那群亲戚倒也识趣,没有再强求。

    聊了没几句,他们就起身告辞。

    尉迟潆溪的父母主动要去送亲戚,留阎卜成与尉迟潆溪招呼叶静嘉。

    待亲戚们离开后,阎卜成对两名月嫂说:“你们先出去。”

    月嫂点点头,离开病房。

    “叶小姐,刚刚不好意思,我的亲戚只是非常喜欢你的电影。”尉迟潆溪连忙道。

    叶静嘉笑着说:“以后不要叫叶小姐,叫我嘉嘉就好。他们能喜欢我的电影是我的荣幸,如果能为我今年上映的新电影贡献一张电影票我会更高兴。”

    随即,叶静嘉起身看向一旁的婴儿车。

    只见婴儿车,趟着皱皱巴巴的小婴儿,大抵是因为出生第二天的原因,看起来宛若小老头,一点不如小侄子可爱。

    不过显然阎卜成不是这样认为,他骄傲站在婴儿车后介绍道:“这是我儿子!阎情!”

    “阎情?”叶静嘉一脸诧异的抬头看向阎卜成。

    “对,他是情人节出生的,当然要叫阎情。”阎卜成理所当然的说。

    叶静嘉笑着摇头问:“你和潆溪商量过吗?”

    “她同意的,对吧老婆!”阎卜成看向尉迟潆溪,寻找援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