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正在此时,惠姥姥再次登场,自然是老一套的表演,乔已明静静的在一旁充当观众,乔母却是再一次的再次入戏。

    当演出落幕之时,便也是乔母退让之日。

    “算了算了。”乔母虽然心疼儿子的钱,但面对养育她成人的母亲,面对诸多亲朋好友,哪怕她心疼到颤抖,依旧选择硬着头皮说:“明明,你去结账。”

    看着低着头,不敢看向自己的母亲,乔已明举着单据冷静的确认道:“妈,你确定让我结账?”

    乔母挥挥手,虽然没有开口,但她的行动再一次证明她的选择。

    面对母亲的再一次妥协,乔已明并不惊讶,相反母亲的表现更加坚定了他心中的一个隐隐的决定。乔已明深深的看了母亲一眼,然后干脆利落的转身离开。

    原本聚集的人群渐渐退散,等乔母回到房间的时候,乔父闷声闷气的问:“刚刚外面那么吵,发生什么了。”

    刚刚夫妇二人的争吵虽然乔父未能获得什么胜果,但老实本分的他真的生了妻子的气,直至现在,他心中的不悦也没有退散,不然他早就跟着妻子出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了。

    乔母不愿多说,她只说:“没事。”

    乔父信以为真,便继续收拾。

    “哎,那些东西都用过了,你要它干什么!”乔母见丈夫将宾馆内没有使用完的小量洗发水、沐浴露、香皂等等日用品统统收进皮箱,只觉得说不出的烦躁,忍不住出手阻拦。

    乔父连忙挡住,连声道:“这些都是大牌子的东西,很贵的,再说咱们没用完留在人家酒店也是扔了,不如带回家。”

    一生勤俭的乔父并没有因为乔已明的成名而变得奢侈,他依旧过着原本清贫,甚至简朴到极致的生活。

    看着丈夫认认真真的将用的只剩一点点的肥皂收起来,乔母不知为何,心中一堵。她几次看向丈夫,想开口说刚刚发生的事情,可是想到之前的争吵,想到丈夫说自己亲戚来得多,她便要强的闭了嘴。

    楼上,乔父与乔母继续收拾东西,楼下的乔已明正坐在大厅内的沙发上拨打经纪人周齐的电话。

    打电话的原因不是向周齐借钱,而是将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事无巨细的告之他,以免经纪人无法及时处理,后续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毕竟,乔已明是当红组合的艺人。若是刚刚他与亲戚之间发生了争吵被曝光,对princey整体将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影响。

    其实早在乔已明上楼之前,他便没有猜到那些人不会愿意出钱,但是他依旧选择不顾情面的将事情说开,只因这份钱他不该出!他希望母亲的亲戚们明白,自己只是孝顺,不是愚昧。

    除此之外,他站在艺人的角度,认为自己必须有所表示,以免令外界认为princey的成员都是一掷百万的土豪,对princy产生负面影响。

    不知何时开始,乔已明学会站在艺人的角度考虑问题,也学会为princey着想。

    他冷静的思考问题,然后付诸实践。

    “好,我明白。”周齐虽然意外于乔家人的行事做派,但他也很清楚有些事情也不是乔已明可以左右。不过,即便如此,他依旧对乔已明有几分不满。

    乔已明握着手机,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愧疚与悲伤。他低着头,大大的帽檐遮盖着他的表情,电话那头的周齐只听乔已明用一种近乎哽咽的声音说:“对不起周经纪,我妈有些拎不清。”

    周齐一愣,随即连忙转换语气安慰道:“42个人7,8天花费一百多万也还可以,不用担心,舆论媒体的事情我来处理。”

    “谢谢。”

    挂断电话后,周齐不禁微微摇头,乔已明这个艺人什么都好,只是父母不行。

    他起身,去处理乔已明的事情。

    与此同时,乔已明向韩肃打去了电话,目的很简单——借钱。

    乔已明选择韩肃一来是他与韩肃的关系最好,二来在团队内,韩肃不仅是princey的队长,也是他们五人的主心骨,三来,韩肃确实最为富有,只有他有可能帮自己。

    若是不行,乔已明只能找**。

    乔已明将酒店的事情三言两语带过后,轻声道:“我的钱不够,能不能麻烦你借给我些钱。”

    此话一出,乔已明只觉得羞愧到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韩肃倒是不惊讶乔已明会借钱,甚至于他都不惊讶乔已明的亲戚们会如此不知廉耻。他冷静的问:“哪家酒店?”

    乔已明说完名字后,韩肃看了一眼前来催促他准备工作的工作人员,随即道:“稍等三分钟,三分钟后我给你回复。”

    乔已明不禁感谢道:“谢谢。”

    “别急,没有我,也有老板在呢。”韩肃匆匆的撂下一句话,转而去处理乔已明的事情,与此同时,跟班的助理则在不停的提示韩肃工作即将开始。

    韩肃将食指放在嘴前,示意安静。

    乔已明安安静静的坐在大厅里,等待韩肃的回复,他相信韩肃既然答应,一定会帮自己解决问题。

    三分钟的时间不算长,却令他想明白非常多的事情。

    六百多万买一份经验值得吗?

    于乔已明而言,非常值得。

    他终于明白自己到底是谁,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以及自己与父母之间的关系应当如何处理,自己与亲戚之间的来往到底应该如何进行。如今,他已经是成年人,或许有些做法确实应该改变。

    有些事情不经历,便永远不会明白。

    三分钟后,韩肃准时回复电话,他语速飞快,用词精准的开口道:“刚刚我确定了一下,这家酒店确实有我小婶的股份。我与她联系后,她找人给你打了个内部折扣,钱也已经垫付,等你有钱再说。”

    乔已明原本只是借钱,没想到韩肃不仅仅是直接垫付,而是通过亲戚打了一个折扣!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