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乔已明本以为五百万的巨款已经是无法逾越的灾难,可是当他去办理退房手续时,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绝望中的绝望。

    看着高达七位数的费用,他一度认为酒店方面出现了什么失误。

    “我只订了21间房。”乔已明不禁再次确认道。

    虽然房费不菲,且住了七天,但满打满算十几万足以,面对巨额的房费,乔已明自然认为有问题。

    “除了房费,还有其他消费,请您稍等。”前台小姐回以甜美的微笑,随后将明细奉上。

    原来,除了房费,长长的酒水才是真正的重头戏。除此之外,更不用提及其他的消费项目。一眼望不到头的消费明细,令乔已明气的头晕脑胀,他几度差点栽倒在地上。

    百万,七天竟然花费了百万!!!

    乔已明内心的怒火,几乎要喷涌而出。

    不过他没有急于发火,而是努力调整呼吸后,再一次的浏览明细。愤怒没有任何作用,事情终归要解决。

    乔已明看完明细后,决定言出必行,继续负担住宿费用。不过酒吧等娱乐场所费用,则是谁消费谁买单。他轻而易举的找到了明细后面的备注,每一**酒都有对应的房间号码。

    这一次的乔已明没有再顾及母亲的情面而留情,他对前台说稍等后,起身走向楼梯口。

    此时,惠家所在的一整层都在忙着收拾行李,走廊内人声鼎沸,房间内更是乱成一团。

    帝都的七八天时光,于许多人而言是幸福的。

    超豪华的住宿,超美味的食物,以及不用买单的畅爽感令每一个人都感到无比的欢愉。尤其是****泡在酒吧里的七八名男人,更是乐不思蜀,恨不得老死的在帝都。

    其中作为代表的则是乔已明的表姐夫,他****泡在酒吧,纸醉金迷。

    “哎,咱们再住几天啊。”表姐夫痴心妄想道。

    惠表姐没好气的白了丈夫一眼,“行了你,爷爷奶奶小姑小姑夫今天都走,你以为乔已明能白白让你住?”

    惠表姐夫啧了一声,不禁道:“也是。”

    他大喇喇的张开双手,躺在床上,不禁道:“乔已明过得日子可真他妈滋润,我艹,你说当年我怎么没想到当艺人呢?”

    惠表姐理都不理丈夫,继续专心收拾行李。这几天她可是买了不少东西,原本的行李箱都塞不下了。

    正在此时,当当当的敲门声吸引了二人的注意。

    打开门一看,门外站着的是乔已明。

    惠表姐夫一愣,他显然没想到乔已明来找自己,不过随即他的第一反应是看乔已明的手,看他是不是来送东西的。毕竟自己好不容易来一趟,乔已明怎么也应该让自己拿点特产走吧。

    可是见乔已明两手空空,惠表姐夫语气下意识不耐烦起来,“什么事啊?”

    “表姐夫,你的账单还没有付。”乔已明直白的开口。

    “账单?什么账单!”惠表姐夫一脸匪夷所思,眉头更是不悦的紧蹙,只觉得乔已明有病。

    乔已明一字一句的解释:“你在酒吧消费的账单。”

    “什么,你竟然让我自己掏钱!!!”

    惠表姐夫的一声怒吼,瞬间吸引了其他同行者的注意力。三言两语之间,所有人都搞清楚乔已明的来意。原来,乔已明只愿意负担房费,竟然不出其他的费用!

    走廊内瞬间炸开了锅,点酒水的人当即不愿意,如果是自己负担,他们当然不会点!

    “乔已明,你可没有说是让我们负担酒水啊。”

    “就是,这酒店是你把我们送来的,你不负钱谁负钱?!”

    “不过就是一点钱,你怎么学的这么抠。”

    “还明星呢,连请家里人喝口酒都不愿意。你们说,谁去串门还不给口酒喝!咱们来帝都看你是给你面子,你别不识好歹!”

    “就是就是,小明你做人不能这么抠门。”

    三言两语之间,乔已明成为小气,抠门,吝啬的代名词。仿佛他做了什么对不起别人的糟心事,在这里任人数落,竟没有人为他辩驳一句。

    乔已明没有愤怒,而是冷静的说:“既然你们不愿意出,那么房间费也由你们自己负担。”

    因为乔已明的一句话,气氛越发僵持。

    以惠家表姐夫为首的大汉,态度也更为恶劣,从原本的鄙夷嘲讽,渐渐升级为谩骂。

    奇怪的是,乔已明内心很平静。因为他很清楚的知道自己没有错,他冷着脸站在原地,丝毫不退让。刚刚的“五百万”已经锻造了乔已明的内心,此刻的他,无比的坚强。

    正在气氛愈演愈烈,几乎要动手的时候,乔母来了。

    她刚刚走近人群便开口道:“好了好了,别围在这里了,房费明明出。”

    说着,她有些不高兴的看了乔已明一眼,只觉得连房费都不愿意出的儿子真的变了,她听姐姐的话把儿子的钱入股公司才是无比正确的决定。

    “小姑,不只是房费,还有酒水。”有人添话道。

    不明所以的乔母认定酒钱也没几个字,当即答应:“明明出。”

    “房费我可以出,酒水费我不出。”乔已明当众与母亲唱反调。

    不等母亲不悦,他便将明细递给母亲。

    乔母下意识接过来,低头一看后,吓得差点跌坐在沙发上!

    “这,这是多少?”乔母有些哆嗦的看向儿子。

    “百万。”

    “喝的什么酒,怎么花了这么多钱啊,是不是算错了。”乔母低头再次看明细,她一辈子还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没有任何人敢开口,毕竟他们自己理亏,尤其是与乔已明连面都没有见过的人更是悄悄的往后缩。

    正在此时,颇有几分流氓气质的表姐夫开口道:“小姑,当初可是你让我们一起来帝都看小明的。现在不过就是喝了点酒,他就甩脸色给我们看,怎么,你们这是有钱就不要穷亲戚了?当年小明上学的时候,我们家可是给了你们不少钱!”

    听着表姐夫理直气壮的抱怨,乔已明只觉得可笑,两千算是不少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