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年乔已明出国时乔家七拼八凑得到了一笔钱,但远远不够支付乔已明出国的费用。后来,二姨拿来了十万终于凑够了出国的金额。年少天真的乔已明便以为这十万块钱是二姨白白给自家的,为此他在临行前再三的向二姨道谢,并保证今后一定会报答二姨二姨夫的恩情。

    那时的他特别天真,以为过去二姨夫妇的斤斤计较只是一方面,他们其实是善良的亲人。

    可后来他才知道,那十万不是白给的,二姨夫妇用十万换走了乔家一间二十平米的小房间。

    乔家一共有两套房子,一套是乔父单位分配的,另一套则是当年爷爷奶奶买给乔父乔母的婚房。婚房坐落于老旧的筒子楼内,只有一间房间,且小的可怜。

    按道理,二十平米的小房间换十万,确实是乔家赚到。

    可事实上,乔已明却彻底看透了二姨二姨夫的本质。

    虽然他不认为别人应该白白给自己钱,但是既然是等价交换,那他们就不应该将自己吹嘘的仿佛给了乔家多大的恩情,甚至将这件事情一遍遍的向外说,更是理所应当的接受乔家的感谢。

    毕竟,二姨与乔母是亲姐妹啊!!!

    可是与乔已明不同,每每提及十万,乔母总是感激姐姐的出手相助,并愧疚不已,认为自己沾了姐姐的光,明明不值钱的房子却卖了十万……

    乔已明几度开口反驳姥姥的痴心妄想,可是看着母亲一脸期盼,他不知道如何开口。

    正当乔已明想放弃反抗只求他们尽快离开的时候,一向老实巴交的乔父站了出来,他没有提过去,只看向惠姥爷惠姥姥,认真的说:“爸,妈,五百万不是小数目,确实应该慎重。既然小明已经答应,他就绝对不会反悔,我们乔家人绝不食言!”

    乔父个头不高,肩膀不够伟岸,甚至老实到有些唯诺,但此时此刻,他勇敢的挡在儿子面前,为儿子遮风挡雨。

    一瞬间,乔已明觉得母亲配不上父亲。

    二姨见乔父站了出来,知道自己的这个妹夫是真的被逼急了。她见好就收,轻轻在别人看不见的角度拽了拽母亲,示意可以,以免狗急跳墙,再次谈崩。

    五百万的事情,便如此确定了下来。

    心满意足的二姨夫妇,扶着惠姥爷与惠姥姥离开了乔父乔母的房间。

    乔已明疲惫的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

    他原本有许多话想与父母交心,可是现在不用了,他觉得自己无话可说。

    乔已明自然没有五百万,别说五百万,一百万他都没有。

    根据合同,乔已明每个月的收入非常有限。随后六人集体入股princey周边的事情,更是令他到手的收入一缩再缩。如今乔已明唯一可以做的便是将入股周边的钱全部拿出来,以及预支一部分薪酬。

    想到这里,乔已明只觉得疲惫不堪。

    不过即便如此,他也没有将自己的烦恼说给父母听。

    过去这些年,父母从来没有向自己抱怨过培养自己的种种痛苦,现在他也选择咬牙坚持。

    乔已明不开口,不代表乔父不开口。

    乔父看向乔母,问:“入股的事情怎么回事,咱们不是说好孩子的事情由孩子自己来做决定吗?”

    “他这么小,懂什么!”乔母理直气壮的看向乔父:“明明不为未来打算,咱们不能不为他考虑。你看看过去的年轻小艺人,哪个混到现在,不都经商去了!他二姨说的对,趁着明明现在有钱,不如跟着她一起干,到时候等明明年纪大了,不当明星的时候也有一份自己的资产!”

    “他已经是成年人,你得尊重他的想法!”乔父皱着眉头,不赞同说。

    “什么想法不想法的,他二姨说的对,明明就是在外面野疯了!他从小想当明星,我可以同意,但是这次入股的事情必须听我的!”

    不知惠二姨与惠姥姥在私下说了什么,乔母第一次,以强势的不容反驳的态度要求乔已明入股。

    乔母的顽固令乔父心急不已,可是笨嘴拙舌的他只能一遍遍的重复:“那孩子的钱!那是明明自己的钱!”

    “我是他妈!”乔母理直气壮的说。

    “你你你,你简直是奇怪!”乔父急得一脑门子的汗,怎么就是和妻子说不清楚呢!他口不择言道:“明明挣钱不容易,你看看这次你家里来了多少人,你想想明明要花多少钱!”

    “花钱怎么了,我儿子现在有钱,他是大明星!”乔母昂首挺胸骄傲的说:“我就是让他们看看,现在咱们家过好了,咱们儿子有出息了!”

    乔父反驳道:“那咱们儿子也不是冤大头!”

    “什么冤大头!我含辛茹苦的将他拉扯大,供他上学读书,没有我他怎么当明星,现在花一点钱怎么了!他不把钱花在我身上,那想花在哪里?!”乔母大声道。

    至于乔已明本人,则一直没有出声。

    从小到大,乔已明从来没有抱怨过自己的家庭,更没有埋怨过父母的贫穷。他一直认为,命运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更感恩于父母的支持。怀揣着自己的梦想与父母的期盼,乔已明一直非常拼命,为此付出了巨大的难以想象的努力。

    同时,他一直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父母换来更好的生活条件,他也愿意将自己所有的收入交给父母,让他们不用再辛苦的工作,为了一点点的钱而每天绣十字绣。

    可是现在,乔已明的心理突然转变,他突然明白母亲是愚孝,自己也是在愚孝。

    他确实应该感激母亲的支持与付出,却不能为此成为其他人的摇钱树,惠家是一个无底洞,他们用母亲与自己的愚孝而满足他们的一己私欲。

    不知不觉当中,乔已明在成长。

    成长的过程不单单只有喜悦与幸福,更多则是痛苦,痛苦的根源是思想的蜕变,更是精神世界的充盈。

    不过乔已明的蜕变过程,显然比其他人更为痛苦几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