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姥姥。”乔已明见姥姥来了,自然喊人,无论他内心有多么的不满,但他不会将不满发泄在长辈的头上。

    工作的不易,令乔已明的心态更为温和。

    在乔母的搀扶下,惠姥姥坐在沙发上。她笑着看向乔已明,时隔三日后终于关心道:“小明最近工作怎么样,忙不忙?”

    乔已明含糊其辞的回答:“还行。”

    惠姥姥点点头,转而道:“小明还记得你四舅姥爷家的小斌?”

    乔已明自然不记得,反倒是乔母回答道:“在羊城工作的小斌吧。”

    “对,就是他。”惠姥姥点头,转而继续道:“那天你四舅姥爷来咱们家,说他和你四舅姥姥去羊城的时候,小斌没时间陪他们,特意雇了保姆照顾他们呢。”

    听到这里,乔已明哪里不懂姥姥的意思,当即道:“明天我找家政,请保姆。”

    不知是不是因为乔已明的态度不够积极,语气不够昂扬。总而言之,只见原本笑眯眯的惠姥姥突然脸一拉,极为不悦的看向乔母,呵斥道:“你快看看你养的好儿子,给我们老两口请个保姆都心疼,我真是白养你了!当年那么困难,我和你爸省吃俭用,含辛茹苦的把你们兄妹四个拉扯长大。现在呢,老了老了,腿脚走不动招人嫌弃啊!”

    惠姥姥的神来一笔惊呆了乔已明与乔父,一向孝顺的乔母更是连忙关切的劝道:“妈,明明没有,他怎么可能不愿意呢?我们知道你拉扯我们长大不容易,真的没有人嫌弃你。”

    说着,乔母不断的向乔已明使眼色。

    这种事情在惠家已经不是发生过一次,只不过之前被使眼色的人是乔父,这一次却是乔已明。

    乔已明从小厌恶姥姥姥爷的倚老卖老,说是含辛茹苦,不过只是给了口饭吃而已,除此之外他的母亲再也没有得到过其他。反倒是母亲,无论乔家多么的困难,她从来不会忘记孝敬姥姥姥爷。而他们二老,便理所应当收下所有的礼物与钱财。

    乔已明对姥爷姥姥的不满根深蒂固,但面对真真正正含辛茹苦,省吃俭用供自己追梦的母亲,他只能低头。

    最终,乔已明以五万块现金结束了这场诡秘的见面。

    想想姥姥姥爷,再想想远在家乡的爷爷奶奶,乔已明无话可说。

    深夜,乔已明回到宜嘉大楼,大楼内只有叶怀信与唐棠,韩肃与叶怀瑾工作没有结束,唐棠则在音乐部厮混,学习编曲与创作。

    “这不是明抢吗?!”房间内,叶怀信瞪大眼睛义愤填膺道。

    原来,惠姥姥特别要求,必须现场转账。

    乔已明手头没有这么多钱,只能向旁人借,被借者自然是队友中目前正家中休息的叶怀信与冉星毓。二人压根不问为什么,当即爽快的转了五万块钱给乔已明。

    不过现在乔已明回到房间,叶怀信自然要问问原因。

    没想到,竟然是姥姥硬要???

    厉害了我的姥姥,这分明是明抢啊!

    叶怀信几次想说脏话,但最终只说了一句:“反正,都这样。你看看我大伯,更不要脸。”

    乔已明没有接话,只是有些疲惫的道:“下个月发工资我再还钱给你们,我现在手里的钱需要付房费。”

    听到房费二字,冉星毓不禁担心的问道:“小明哥,你手里的钱够吗?”

    “差不多吧。”乔已明低落的回答。

    不等冉星毓继续,叶怀信已经心急火燎的说:“小明哥,你信我,下次你最好躲着点你的亲戚,有些人真的是天生不要脸。我和你说,当初我大伯看起来人特别好”

    叶怀信拉着乔已明开始诉说自己的悲惨历史,希望乔已明可以以史为鉴。不是叶怀信内心阴暗,实在是现在的情况阳光不起来嘛!

    待叶怀信终于放过乔已明,冉星毓抬起头,慢悠悠的说了一句:“小明哥,有事不要硬抗,你还有我们和工作室。”

    冉星毓的表情如此认真,乔已明内心是感动的。

    但是。

    不硬抗还能怎么办?

    比如现在,他正坐在父母的房间内,听着二姨与二姨夫哭穷他只能硬抗。

    说是哭穷其实是有些不恰当,乔已明的二姨正在天花乱坠的说着经商如何如何的赚钱,并劝乔已明入股一起她与丈夫创办的公司。

    这些年,二姨家之所以富得流油,与他们夫妇二人创办的公司有些密不可分的关系。当年,亲戚们都希望可以去这家公司找个轻松的活儿,却均被二姨夫妇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

    其中,乔父乔母也曾被拒绝过。

    可以说,在惠家人眼中,二姨的公司便是稳赚不赔的香饽饽。如今这块馅饼落在乔已明的头上,乔母欣喜的不断的催促乔已明答应,甚至要乔已明感谢二姨。

    “你不知道,你二姨二姨夫的公司每年盈利好几千万呢,你投资的钱,几个月就能赚回来!”乔母不停的示意,“要不是今年情况特殊,这么好的事儿哪儿能轮得到你啊。”

    但是,在乔已明眼中馅饼有毒。

    无论对方如何说,乔已明的态度很坚决,“不用了,这么好的机会留给其他人吧。”

    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尤其是二姨家。

    乔已明虽然不够精明,但基本的判断还是有的。

    比起乔已明的硬抗,二姨夫妇的态度更为坚持。

    随后,每每乔已明来父母的房间必会碰到二姨夫妇,话题自然是入股做生意。

    无论二人说的如何天花乱坠,乔已明一直非常坚定的拒绝,不仅如此,在母亲私下劝的过程中,乔已明依旧不肯点头。

    气的乔母不禁道:“你怎么和你爸一样倔?你现在年轻可以吃几年青春饭,等你年老呢,你没有点资本握在手里怎么活!你二姨的公司盈利好,咱们只要入股他们的公司,以后衣食无忧啊!”

    面对母亲的怒容,乔已明依旧是拒绝,“未来的事情我有打算,妈你就不要担心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