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很快有人便发现酒店内原本就有非常多的娱乐设施,其中便有一家酒吧。这家酒吧坐落在地下一层,不仅有乐队表演,而且24小时营业,更为令人欣喜若狂的是,酒吧的账单可以挂靠在房间号,等到退房结账时一起结算。

    “走,咱们下去!”

    “对,先开一**82年的拉菲!”

    “****娘的,喝!”

    “哈哈哈,走!”

    表姐夫一呼百应,众人更是仿佛找了可以宣泄的渠道,二十多个人雄赳赳气昂昂的向酒吧走去,想要来一场彻夜的狂欢。

    第二天,乔已明正常进行工作。

    说起来,除去第一天乔已明能请出整整一天的假之外,余下每一天他都有繁重的工作在身,有时工作时间更是长到从早晨五六钟开始,持续到深夜一两点钟。

    不过即便工作如此繁重,只要有时间乔已明就一定会来酒店。

    至于原因,自然是希望尽可能多的陪伴在父母身边。

    当然,为了让父母尽可能的,哪怕在自己工作的时间依旧享受帝都的时光,乔已明给了父母一笔数额不小的钱,只为让他们可以随意的四处玩。

    不过即便如此,乔父乔母依旧每日待在房间里。

    乔已明父母来帝都的第三天,乔已明终于完成了当天的工作,他赶忙打了一辆出租车往酒店赶。

    此时,已是傍晚时分。

    乔已明原以为见到亲戚后,他们必然“指责”自己一番。没想到,他压根没有见到亲戚的身影。虽然乔已明好奇他们哪里,但不见到他们于乔已明而言是一件好事,他自然不会多嘴询问。

    乔父乔母刚刚吃完晚餐,见到乔已明后倍加心疼,直呼工作忙便不用来看他们。

    乔已明笑笑,只说不累。

    “饿不饿,要不咱们再出去吃点?”乔母建议道。

    乔已明摇头撒谎道:“不用,我在车上吃过。”

    一家三口在房间内聊天的开心,哪怕聊天是日常的琐事,却因为团圆而变得格外有趣。

    谈及最近的生活,乔母得意的说:“等等,我给你拿样东西看。”

    见母亲起身去卧室拿东西,乔已明则悄悄的问父亲:“爷爷奶奶怎么没有过来?”

    原来,这次帝都之行原本有乔已明的爷爷奶奶,只是不知为何临行前改为大舅夫妇。当然,最终则成了42人的庞大阵容。

    “你爷爷奶奶害怕过来耽误你工作,所以没来。”说着乔父悄悄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卡,塞给乔已明,“这是他们让我给你的饭钱,让你一定好好吃饭。”

    朴实甚至有些不合时宜的叮咛,却令乔已明心中无比的感动。比起姥姥姥爷见面就问钱,甚至理所应当的侧面要钱,爷爷奶奶无疑给予乔已明更多的能力。

    只不过感动之外,则是酸涩与无奈。

    乔已明自然不会收爷爷奶奶的银行卡,他连忙道:“工作室管食宿,吃的东西很好,我不用钱。”

    “那你拿着自己买点需要的东西,你爷爷奶奶再三叮嘱我必须给你。快,快收起来别让你妈看到。”乔父连声催促道,目光则紧紧的盯着卧室的位置,生怕被老婆发现。

    乔已明虽不想收,但听到母亲渐渐变大的脚步声,只能收起来。不过心中,则打算下次回家把银行卡还给他们二老。

    “你们两个说什么?”乔母抱着自己绣了大半的十字绣,好奇的看向神神秘秘的父子二人。

    “没说什么,就是明明刚刚问我,咱们在这里住的怎么样,我说挺好的。”乔父抬头看向妻子,笑呵呵的回答。

    或许是因为乔父老实了一辈子,所以乔母不疑有他,当即兴高采烈的对乔已明说:“这套房可真好,比咱们家的都大。对了,你看看这就是我绣的十字绣,怎么样不错吧,听说能卖好几百快。”

    看着超长的十字绣,乔已明不禁有些心酸的说,他连忙劝道:“妈,我现在能赚钱了,你不用再绣这些东西,太累眼。”

    “不累不累,这有什么累的,咱们家生活比以前好多了!”乔母笑意融融,丝毫不觉得辛苦。比现在辛苦的生活,她过了太多年真正的苦日子。现在的生活对她而言,明明就是好日子。

    “你呀,还年轻,这钱要省着花。”乔母语重心长道。

    一墙之隔的隔壁,乔已明二姨家的表妹正在对乔已明的姥姥姥爷说:“姥姥,你是不知道,小明哥特别有钱。我听说,他们的周边供不应求,一张海报都卖好几十呢!”

    “海报?”惠姥姥不懂。

    “就是我贴在墙上的!”

    “呀,那不就是张纸?!”惠姥姥大为吃惊,她不禁确认道:“那东西能卖好几十?”

    “当然!而且是市无价!”表妹吃着最新鲜的黄瓤西瓜,肆意吹着乔已明的收入,只为自己的小目的,“姥姥,你看表哥这么有钱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想要什么就要什么。可是我呢,今年夏天都没有买衣服呢!”

    说着,表妹失落的低下头。

    惠姥姥笑着问:“那就买两身?”

    “两套可不行,怎么也要来个八套十套吧,还有和我一起来的闺蜜,她是我最好的朋友!”见姥姥答应,表妹当即狮子大开口。

    “好,咱们都买!”惠姥姥一口答应,同时拿了好几百出来。

    可惜,表妹却一点都不开心,她不悦的嚷嚷道:“乔已明的一身衣服都要好几万呢!我凭什么买几百块钱的衣服,我要名牌!”

    “好好好,买名牌,咱们买名牌!”惠姥姥最疼这个外孙女,当即答应。

    虽然惠家两位老人自然没有钱给外孙女买名牌衣服,但是外孙有钱啊!

    之前乔已明给父母的不菲旅行费用早已落入惠姥爷惠姥姥的腰包,看看现在的酒店的环境,再联想到儿女们说过的艺人动不动就几百万几千万的收入,惠姥姥理所当然的敲开了女儿的房门。

    她是乔已明的姥姥,她不信乔已明敢不给自己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