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食堂餐厅内,不少面试者与工作室的正式员工聊得格外投机。

    当然,这种投机的前提是面试者好奇工作室的福利待遇,工作室员工则乐于炫耀。

    看着食堂餐厅内一片羡慕之声,毕书香不禁挺了挺胸膛,有一种与有荣焉的自豪感觉。工作室之所以如此好,自然是老板的功劳,现在她是老板的助理,只觉得骄傲到不行。

    当然,毕书香只是内心骄傲,为人处世一如既往的温和热情,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更明白狐假虎威要不得。

    这不,面对迎面走过来的同事,她笑着打招呼道:“来吃饭?”

    两个女孩原本与毕书香是真真正正的同事,三人曾都是前台的员工。只不过如今毕书香升级为老板的助理,她们二人在不久前的人事变动中,也因为表现出众而离开前台,成为后勤部的员工,算起来也能说是升职了。

    “嗯,香香你也是来吃饭?”其中一名女孩主动道。

    毕书香微微摇头,解释道:“我来为老板端甜品。”

    两个女孩恍然点头,随即她们去西餐窗口选择食物,然后回到等候区,与毕书香闲聊起来。

    “香香,你知不知道郝文珍的事情?”女孩们悄悄地问。

    毕书香一愣,下意识摇头,“不知道,她怎么了?”

    自从郝文珍从工作室离职后,毕书香便再也没有见过郝文珍,更没有打听过。一来没有时间,二来毕书香也不好奇。

    毕竟在毕书香看来,二人唯一的交集,大概就是都曾是前台的员工,以及郝文珍差点害死自己而已。

    见毕书香不知,两个女孩对视一眼,当即由一名女孩说:“事后,郝文珍被送到了警察局里,大概关了有一周左右的时间,也不知道郝文珍家里托了什么关系,反正郝文珍被放了出来。我们听说,郝文珍出来的时候脸色蜡白,眼神畏缩,整个人大变样!”

    “真的?”毕书香一愣,多少有些意外。

    不过除了意外,她倒是没有特别的感受,既不震惊,也不惋惜。

    事实上,毕书香内心特别的平静,甚至有一丝说不上来的窃喜。

    她虽然不太理解上次的事情到底是回事,但从老板与其他人的只言片语中,她也隐约明白郝文珍做了非常糟糕的错事,甚至可能对老板构成生命危险。

    再回忆当时自己栽倒在地的感受,回忆二人一起工作时郝文珍眼神中流露出的鄙夷与蔑视,毕书香的内心真的很难对郝文珍产生任何一丝怜悯,她甚至不禁看热闹不嫌事大的问:“后来呢?”

    见毕书香果然对郝文珍的事情感兴趣,两个女孩随即噼里啪啦将事情说全。

    原来,郝文珍在离开警局后,便在帝都消失。

    说是消失,其实是远走出国避风头。

    “她大概是觉得出国后,便不可能有人知道她做过的恶心事!”女孩恶狠狠的说,虽说他们不太明白郝文珍做了什么,但看那天的架势,事情一定非常严重。

    另一名女孩冷哼一声,不屑道:“郝文珍家里真是有钱,说出国就出国,你换做咱们这种普通老百姓。不要说出国,换个城市都会死!”

    “就是,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嚣张得很!”

    “要我说,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也不过如此。郝文珍是首都经贸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又怎样,你看看她成天那得意样,鼻孔都要飞到天上去了!做人做事,还是应该脚踏实地的干,不要总觉得学历代表一切。”

    “就是就是,咱们当前台的时候,郝文珍懒死了,什么都不做,连桌子都不擦。”

    两名女孩开始疯狂吐槽郝文珍,说起来她们与毕书香情况相似,学历都不高,家庭也很一般。当初与郝文珍一起前台的时候,没少受郝文珍的气。现在凑在一起,自然要好好说一说。

    不过即便二人如此八卦,但毕书香还是挺喜欢和她们在一起的。

    不单单是因为三人情况相似,更重要的是她们对待工作的态度也都非常的敬业。虽然有些碎嘴,但人特别的好,更实在毕书香买房的时候出了一份力,虽然金额很少,但毕书香特别感动。

    说着说着,一名女孩道:“对了,香香,你的原舍友被开除了你知道吗?”

    毕书香一愣,“不知道。”

    说起来,自从毕书香成为叶静嘉的助理后便搬离原本的房间,住到一间小单间。一方面是工作的变动带来的福利变化,另一方面助理区别于一般员工,单独居住有助于保护艺人的。

    “你也知道,她那个人成天愤世嫉俗,咱们这里待遇够好的了吧,她还哔哔哔的抱怨这,抱怨那。听说工作时也是斤斤计较,一点都不敬业。前段时间人事调动,她就被开除了。”

    毕书香微微点头,倒是不觉得意外,甚至有一种果然如此的感觉。

    正在此时,甜品被端了出来,毕书香连忙招呼道:“我先走了。”

    “好的,下次聊。”

    “小心点,注意安全。”

    三人分道扬镳,毕书香提着甜品上楼,二人则准备吃午饭。

    楼上的一间临时餐厅内,叶静嘉、顾白正在与p、苏宇以及n一同进餐。

    n常年不住工作室,苏宇与六个大男孩倒是住在工作室,但因为工作忙碌,与叶静嘉几乎没有太多的接触。此次一行人聚在一起,算是非常难得的相见。

    午餐虽丰盛,但量适中。

    众人讨论的话题,自然集中在上午的面试中。

    心直口快的叶怀信,第一个开口问:“bss,为什么面试时选择无领导小组讨论?”

    此话一出,一旁的叶怀瑾当即踹了叶怀信一脚,眼神充满警告。

    只可惜叶怀信本人满不在乎,他甚至大喇喇的看向叶怀瑾,抱怨道:“你踹我干嘛!”

    “”

    因为你蠢啊!

    一旁的n不禁轻笑一声,至于叶静嘉则是面容含笑,丝毫没有不悦。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