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不得不承认,此时此刻她非常庆幸自己与荆燃见了一面,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开心与激动。这是第一次有人肯定她关于princey的想法!

    更重要的是,荆燃不仅仅是肯定,而且给予她实质性的意见。

    虽然意见非常的简单,但对于叶静嘉而言则是一种动力。

    这种被人相信,被人肯定,被人鼓舞的感觉如此的熟悉,但同时却又如此的陌生。叶静嘉万万没有想到,支持自己的人竟然是与自己只见过两次面的荆燃!

    荆先生见女儿的脸上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他的内心也得到一种满足。

    荆先生原本想默默帮女儿将princey的事情处理妥,可是他想了想,不禁有所则重点的提醒道:“不过,你也要注意成员家人们对他们的影响。有些时候,艺人作出的决定,不单单是他自己的意愿,更存在被逼无奈的情况。”

    说到这里,荆先生眼中掠过一丝低沉。

    不过因叶静嘉正沉浸在有人理解的喜悦之情中,以至于没有觉察到荆燃的不妥。她想了想,不禁点头道:“我明白。六位成员的家庭构成确实不同,可能存在隐患。”

    叶静嘉认为荆燃的提醒非常有必要,毕竟据她目前所知,乔已明的家人格外重利。乔已明或许并不会做出背信弃义的事情,却保不准他的家人会如何选择。

    想到这里,叶静嘉更加深以为然。

    她突然觉得,许多无法与别人分享,或者说别人无法理解的想法,若是说给荆燃听,他是可以听懂的!

    不仅可以听懂,他甚至支持自己的想法。

    这种感觉令人陶醉,叶静嘉不禁道:“princey虽然看似吃青春饭,但实则各个仁怀绝技。比如阿瑾与阿信,阿瑾虽然不善言语,但是在表演方面非常有天赋,说不定可以成为真正的演员。阿信看似活泼过头,但极有交际能力,未来可以向主持与综艺方面发展。队长韩肃的话……”

    因princey的事情,二人聊天越发投机。

    时不常的,甚至会发出笑声。

    一旁的楚楚内心震惊不已,她从未见过先生笑得如何温柔与爽朗。她甚至一度觉得,现在的先生不是她平日里见到的先生。可是见小姐笑得同样开怀,她仿佛理解了些什么。

    二人边吃边聊,叶静嘉随即转入正题:“姐夫那边的事情已经基本处理完成,剩下的琐事他在慢慢收尾。”

    “那就好。”荆先生点头面带微笑道,“亓恺的个人能力优异,我相信他一定可以做好。”

    提及亓恺,叶静嘉自觉有许多话可以说,不过最终她却只道:“姐夫不仅个人能力很强,而且对姐姐非常好。我不求他们的人生大富大贵,只希望他们的人生平安顺遂。”

    说着,叶静嘉对荆燃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荆先生自然明白女儿的意思,他端起酒杯微微点头道:“一定。”

    叶静嘉端起酒杯,与荆燃碰杯。

    亓恺的话题转而带过,双方明白对方的意思。

    叶静嘉希望姐姐姐夫的人生平安顺势,荆先生则答应女儿的要求,不会再过多的参与亓家的事情,放手让亓恺自己去做。同时,他却会暗中保证亓恺夫妇的安全。

    叶静嘉抿了一口果酒,不禁微微垂下眼帘。

    无论如何,她确实利用了荆燃。

    只听荆先生再度开口:“电影男主角的事情,你想让谁来演?”

    叶静嘉有些意外的抬起头,她理所当然的说:“随意,只要导演觉得合适便好,至于具体是谁,我没有额外要求。”

    “好。”荆先生微微点头,明白女儿的想法。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直至在临近结束的时候,叶静嘉再度开口,只不过这一次的内容,多少有些出人意外。只听叶静嘉道:“你,要不要与母亲见一面。”

    说完,叶静嘉看向荆燃。

    荆燃与叶静嘉想象中的有很大的不同,一顿饭不到的时间,她对生父的观感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加之是自己选择主动希望得到生父的帮助,便不可能当做一切没有发生。

    上一辈的爱恨情仇或许与自己无关,但叶静嘉认为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比如现在,她认为自己应该充当桥梁,给生父与母亲一次见面的机会。

    当然,这并不代表叶静嘉接受生父,更不代表,她过去的想法被推翻,不认可继父,而将母亲与生父推做一对。

    叶静嘉的想法很简单,有些事情需要给双方一次机会,至于如何选择,决定权在母亲的手中。

    毕竟,这一天早晚都会到来。

    叶静嘉相信,生父不会勉强母亲作出被迫的决定。

    叶静嘉本以为生父会同意,毕竟他对自己都如此的千依百顺。那么他对自己的生母,自然也应该有感情的吧。即便,当年是母亲主动离开的他……

    “不用了。”荆先生一愣,随即笑着摇头,他说:“嘉嘉,谢谢你的好意,不过现在已经很好。她拥有了新的人生,我不想打扰她的家庭幸福。”

    荆燃的态度温和且平静,他的目光悠远,且带着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怀念。

    叶静嘉无比的意外,她不禁眉头一簇,脱口而出:“你们当年?”

    “你想知道吗?”荆先生笑着看向叶静嘉。

    叶静嘉本想摇头,但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她依稀能猜到些什么,但是她不确定。

    荆先生挥挥手,示意其他人先下去。

    见状,楚楚鞠躬后,带着两名服务生离开。

    待四周空无一人后,荆先生开口,“过去,是我对不起你,与你的母亲。”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仿佛有说不尽的内情。

    叶静嘉隐约了解父母的过去,她隐约知道,是母亲主动的离开生父。但是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叶静嘉并不清楚。不过即便她不了解,但看看荆燃的家世背景,也能隐约猜到不外乎是因为门不当,户不对之类爱恨情仇。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