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亓父答应了亓恺,同意让权给他。

    不过与此同,他要求立刻出国。

    “好。”亓恺一口答应下亓父的要求,他很清楚父亲想出去躲清闲,当然他也希望父亲出去。不过,他将准备好的一份文件递给父亲,笑着说:“在此之前,我希望您可以帮我一个小忙。”

    亓父低头一看,眉头微蹙,不过随即在文件上龙飞凤舞的签上自己的大名。

    如此一来,事情盖棺定论。

    经过重重困难,亓恺终于虎口夺食,将权利握在自己的手中。

    “合作愉快。”亓恺满意的收回文件,笑着伸出手。

    看着亓恺伸出的手,亓父却没有与之握手的意愿。

    愉快吗?

    不,当然不愉快。

    亓父怎么可能愿意放弃唾手可得的一切,他之所以选择与亓恺合作,不过是无奈之举!

    如今亓恺与亓皓双双握着自己的把柄,他心知自己必然不可能掌权。既然权利不能属于自己,那么自己手里的资产当然不能分给任何人!亓父理所应当的选择与亓恺合作,毕竟亓恺的要求只是权,而且目前看起来亓恺的能力远胜于亓皓。

    若是自己答应亓皓,恐怕依旧要来过亓恺这一关。

    想到这里,亓父深深皱眉,心烦意乱,恨不得回到过去将两个孩子掐死!!!

    “父亲?”亓恺再次伸了伸手,微笑着提醒道。

    亓父终究,将自己的手放在了亓恺的手中,深深的叹了口。

    可惜,为时已晚。

    随后,亓恺离开亓父的病房,转而去其父祖所在的医院,亓祖父目前正在另外一家医院监护。

    亓祖父虽然重病,但头脑始终清晰。

    见到亓恺后,他不禁眉头紧皱,担忧不已的问:“你的头。”

    他的声音是如此的虚弱,眼眸中却是满满的担忧。

    他明明是亓家的掌舵人,可是此时此刻,他如同一位普通的祖父一般,关切的伸出手,试图去摸一摸孙子包裹着纱布的额头。

    亓恺顺势蹲下,只为让祖父看的更清楚,“祖父,只是一点意外,我没事。”

    看着亓恺温柔的眼神,亓祖父哪里不明白。

    他也是从年轻的时候走过来的,他也经历过各种风风雨雨。但是,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轻柔亲昵的摸了摸亓恺没有被包扎的头顶,慈爱却无奈的说:“钱帛动人心,权势亦然。”

    亓恺微微点头,没有深说,不过他随即握住祖父的手说:“祖父,我今天来,只想告诉你,父亲答应让权给我。”

    听到这则消息,亓祖父不禁瞪大眼睛,紧紧握住亓恺的手,充满喜悦的连声道:“好,好,好!”

    亓祖父的精神因为这个消息突然好了许多,原本病态的面容也渐渐明朗起来。他看向亓恺,一脸满意的说:“以后,亓家就要交在你的手上,你要,好好的发扬家族不让人先祖们失望。你记住,水能载舟亦能覆舟,族人亦然。你只要全心全意的为家族付出,没有人会与你背道而驰。但你若为了一己私利,将家族抛之脑后,那么等待你的必然是灾难。”

    “祖父,您放心,我绝对不会辜负您的希望。”亓恺紧握着祖父的手,认真保证道。

    祖父精神的好转明明是好现象,但不知怎的亓恺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心酸与苦楚。

    他很清楚,祖父之所以勉强支撑,忍受无尽的痛苦,便是为了自己。为了让自己能够立起来,为了让自己能够在亓家有一席之地。

    看着如今日薄西山,却依旧为自己操心的祖父,亓恺的眼中隐隐含着泪水,他不禁微微低下头,转移话题道:“祖父,君君怀孕了,等年底的时候孩子就会出生。到时候,您一定要为我们的孩子取一个名字,正如当年的我一样。”

    “当然!”听到孙媳妇怀孕的消息,亓祖父的笑容不禁更大,他吃力的点头,笑着叮嘱道:“好好对她,她是个好孩子,帮了你很多。不要,不要学你父亲。”

    “我明白。”

    “记住,亓家人……”

    病房内,亓祖父叮嘱了亓恺许多。

    虽然没有隆重的仪式,没有热烈的掌声,更没有族人的见证,但是二人正在进行的,则是两代亓氏掌权人权利的更迭过程。

    亓祖父不敢耽搁,他躺在病床上告诉亓恺许多只有掌权人方能知道的事情与内幕。与此同时,他也尽可能的将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以及自己在掌权过程中得到的经验与教训通通传递给亓恺,希望他少走弯路。

    等亓恺走出房间时,天色已暗,他的口袋里放着象征亓家权势的印章。

    从今天开始,亓恺正式掌管亓家。

    当然,为了令亓恺更为名声延顺。

    当晚,亓氏家族发出通知,明天上午将在亓家召开家族集会,所有族人必须到场。家族集会通知的太过匆忙,不过即便如此,所有族人依旧到场,除去极个别的以外。

    当然,亓祖父,亓父以及亓恺更是悉数到场。

    在集会中,亓祖父越过亓父,将责任与权力传递给亓恺的事情公之于众。

    越权传递的解释,便是亓父身体不适,亓恺却勇于担当重任,故而,最终亓家主将亓家,托付到亓恺的手中。

    此话一出,台下叽叽喳喳不停。

    所有人都知道亓恺与亓皓的争斗,谁也没有想到的是,亓恺不禁赢了亓皓,更战胜了他的亲生父亲。

    一时间,台下嗡嗡呀呀,台上的亓家三人虽面色如常,但实际,亓父的内心早已怒火滔滔。不过,他不得不坚持坐在这里,因为他知道,若是他敢反对,亓恺绝对有后手。

    亓家权利的传递,不单单是一种行事上的传递,更重要的则是族人之间的认可与肯定。

    亓恺明白自己的辈分也好,能力也罢,都不足够令人信服。为了让自己的位置更加名正言顺,他承诺道:“关于流失的资产,我一定会为亓氏全部追回。若是没有追回,我亓恺无颜承担如此重任,自当退位让贤!”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