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惜,亓父想错了,亓恺并不怕所谓的失去权势。

    他怕的,只是失去妻子儿女,失去家人,失去来之不易的幸福与温暖。

    人各有志,亓恺的志向从来不是亓家,而是属于他与顾湘君的温暖心小家。

    “鱼死网破吗?”亓恺看着父亲,不禁微微摇头。他的眼神一如既往的平静,丝毫没有被亓父的话语威胁道。不仅能如此,他甚至笑着说:“当然,父亲你说没错,如果你不掌权,我自然不可能越过你去。”

    虽然亓恺承认,但是亓父的内心不知为何依旧充满了担忧与忐忑,只因在亓恺的语气中,他丝毫听不出忐忑与担心。相反,亓恺的语气是如此的轻松随意,仿佛闲聊一般。

    难道,他真的不在乎?

    亦或者是说,他另有准备?!

    想到这里,亓父心中猛沉。

    果然,只听亓恺说:“只是不知,未来接替祖父位置的堂叔会不会想将你从亓氏中贪污来的钱收回去呢?父亲,你说如果我举报,他会不会重用我?”

    听到这里,亓父猛地坐起身子,瞪大眼睛看向亓恺,怒斥:“你!……哎呦!”

    亓父的骤然起身,令缝合的伤口有些撕裂,他不禁下意识的躺在床上轻捂着伤口,哀嚎一声。

    亓恺依旧居高临下的看着亓父,他的表情依旧温和,只是在亓父疼痛的表情衬托之下,不知为何透漏出一种可怕的冷漠。

    “父亲,我给你最后一天的时间考虑。明天这个时间,我希望你可以给我你的答案。”亓恺面带微笑的,一字一句道:“当然,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如果你愿意让权给我,过去你做过的一切既往不咎。如果当权的是别人,那么你就不要怪我为了今后自己的未来,而大义灭亲了。”

    亓恺将话直接说透,不愿意再虚与委蛇,他不忘补充道:“对了,谋杀之类的事情,您就不用费心来做了。我已经请好保镖,那些人绝对不可能成功。”

    亓父因伤口撕裂的剧痛,额头隐隐冒着冷汗。不过比起疼痛,亓恺对他下达的最后通牒,更是令他头痛到炸裂。亓父忍痛抬头看向亓恺,孤注一掷的说:“我的事情,亓皓也知道!”

    原本打算离开的亓恺因为父亲的一句话,不禁停下脚步,他摇头笑着问:“难道,你想让我帮你解决亓皓?”

    亓父看着亓恺,没有说是,却也没有拒绝,只忍着痛,咬牙切齿的说:“如果他将事情抖出来,我也不可能掌权,更不可能让权给你。到底怎么做,你应该心里清楚。”

    亓恺啧了一声,随即微微点头道:“父亲,你真的很聪明。之前想利用亓皓除掉我,现在则想利用我除掉亓皓。无论我们谁成功,受益的总归是你。但是,所有的风险都由我们来背负。”

    “你做不做。”亓父没有否认,双眼直勾勾的看向亓恺,等待亓恺的答复。

    他知道亓恺与亓皓不同,但是他不信,不信亓恺不想借机除掉亓恺!

    “如果不是因为亓皓,你也不会有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亓父见亓恺不为所动,不禁狠狠的戳了一下亓恺的痛处。

    是啊,如果不是亓皓,自己的第一个孩子必定是由他与妻子孕育而成。

    想到这里,亓恺确实恨亓皓。

    不过,他勾起嘴角,冷笑道:“我只做我应该做的事情,剩下的事情,与我无关。”

    语罢,亓恺走出房间。

    看着渐渐关闭的病房门,亓父突然拿起桌子上的花**,狠狠地砸向亓恺留在房间内的轮椅。

    哐的一声,玻璃四溅,原本娇艳可人的鲜花,可怜吧唧的散落在地上,轮椅上,一片狼藉。

    走出的亓恺虽然听到病房内的声音,不过他没有回头。

    亓恺不知道父亲会如何选择,更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成功,不过他已经将一切准备妥善,剩下的一切便要交给命运。亓恺不禁掏出手机,翻看相册内自己与妻子的合影。

    每每看二人的合影,可以给予他无限的力量。为了妻子,为了妻子腹中的胎儿,他会拼尽全力,争取最终的胜利。

    亓恺摸着自己头上的厚厚纱布,不禁轻声道:“至少,我会活着陪伴你们。”

    当晚,亓恺意外的接到了楚楚小姐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楚楚,再次向亓恺伸出了援助之手,表示荆先生愿意帮助亓恺顺利掌权亓家,不需要太过周折与麻烦,只需要几天的时间而已。

    “谢谢先生的好意,不过暂时不用了。”亓恺在婉拒的同时,感谢道:“谢谢一直以来先生给予我的巨大帮助,这一次,先生更是救了我的命。如果没有如此优秀的外科专家,只怕我已经不在。如果没有亓骞的及时出现,此时的亓家一定没有我的立足之地,真的非常感谢。”

    等亓恺将话说完,楚楚不禁解释道:“亓恺相似,您不用特意感谢。先生这样做,并非为了你。”

    楚楚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令亓恺愣在原地。

    他恍然明白,怪不得有专家,怪不得亓骞会帮自己。原以为是荆先生善心,现在看来,只怕是叶静嘉亲自去找荆先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不然日理万机的荆先生哪里会记得自己。

    一时间,亓恺不知道自己能说什么。因为他非常的清楚,妻妹叶静嘉原本并不打算与荆先生有太多的交集。或许因为自己,迫使她不得不违心的去找荆先生。

    “我明白了。”亓恺思量再三,只说了这样一句。

    楚楚微微点头:“好的,你的想法我会转达给先生。祝你早日康复,晚安。”

    “再见。”

    挂断电话后,亓恺看着手机想入沉底。他几次想拨打叶静嘉的电话,可是思前想后,他决定放弃。

    因为除了感谢,他不知道自己能够说什么。可是口头的感谢显得敷衍,而且他很明白,叶静嘉做的一切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自己的妻子,顾湘君。

    或许,最好的感谢便是更加爱自己的妻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