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思前想后,最终决定通过请客吃饭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荆燃的感谢。虽然非常俗气,但除此之外,叶静嘉想不到其他更为合适的方法。毕竟,无论送什么礼物于对方而言都不值一提吧。

    相比之下,或许自己的主动邀约,对方会更为开心。

    想到第二次拨通感谢电话后,对方声音中透漏出的欢喜,叶静嘉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荆燃真的很好满足,甚至比顾白更容易满足。

    “好。”果然,荆燃惊喜的一口答应,他生怕叶静嘉反悔似的开口说:“捡日不如撞日,不如今晚?”

    “!!!”叶静嘉尴尬的一笑,不禁婉拒道:“不好意思,今晚我没时间。”

    叶静嘉倒不是故意拖延,而是她今晚确实没时间。

    今晚,叶静嘉定好去看戚茗轲的表演。

    “那,你什么时间可以?”明明是日理万机的荆燃,却将选择时间的权利交给叶静嘉,甚至是无条件的配合道:“我最近都有时间,你尽可以选择。”

    叶静嘉看了一眼手边的日历,想了想问:“后天中午你有时间吗?不如,我们一起吃一顿午餐?”

    “当然可以。”荆燃一口答应下来,他随即兴冲冲的问:“嘉嘉,你想吃什么?”

    “我都可以。”叶静嘉生怕荆燃口味挑剔,主动将选择权交到他的手中,笑着说:“你来定吧。”

    荆燃想了想,点头道:“也好,那就我来定”

    二人确定大体时间后,因叶静嘉那边有急事,不得不挂电话。不过方便确定具体的地点与时间,叶静嘉主动表示二人今后可以通过微信联系,并在挂断电话前表示,自己等一会儿会用微信加荆燃的微信号。

    从来不玩微信,甚至没有微信的荆先生,在挂断电话后,不得不将工作暂时放在一边,将楚楚叫进来。

    “后天中午我将与嘉嘉共度午餐,你安排一下时间。”荆燃看向楚楚吩咐后,同时问:“你知不知道哪家餐厅好吃?”

    楚楚一愣,想到后天中午先生的工作安排,不禁提醒道:“可是,后天中午您约了宣刚见面。”

    若是旁人,楚楚自然会识趣的安排。但宣刚的情况有些不同,毕竟他与亓骞有着极好的私交,或许会对小姐有所帮助。楚楚不敢私自觉得,以防先生不悦。

    荆燃却是理所当然的说:“通知他,改期。”

    “可是,您最近一个月午餐时间都已经排满。”楚楚提醒道。

    荆燃眉头皱都不皱的说:“改为晚餐。”

    虽然楚楚非常惊讶于荆先生会打破传统,与人共度晚餐谈工作。但是,想到小姐对于先生的重要性,她连忙道:“是,我明白了。餐厅的话,您认为西餐如何?”

    荆燃微微点头,勉强同意。

    “先生,如果您没有其他的需要,我先出去了?”楚楚恭敬的问。

    荆先生咳嗽了一声,开口道:“微信,怎么使用。”

    !!!

    楚楚:先生,您不是从来不用微信的吗?!您不是最爱纸张吗?!您不是喜欢用毛笔写字吗?!您到底怎么了?!Σ(°△°|||)︴

    面对荆先生突然要求玩儿微信,一向淡定的楚楚都表示自己受到了严重的惊吓!

    不过,实际上楚楚面带得宜的微笑,询问道:“先生,我先为您下载软件,您想将微信安装在哪部手机?”

    这边,荆燃为了与叶静嘉见面各种准备。

    另一边的叶静嘉,则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亓恺与顾湘君的身上。

    被强行拿走手机,且因手机辐射而再也碰不到电子设备的顾湘君以为亓恺真的是在忙工作,每天的生活便是养胎。她丝毫不知亓恺真是情景,准确的说,没有人敢告诉她,她更是充分相信叶静嘉。

    只是时不常的顾湘君想要手机,叶静嘉不得不想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归还,这一点实有些心累。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亓恺已经醒了过来,叶静嘉相信再过不久,他就可以康复出院,自己也不用再撒谎骗姐姐。

    不得不说,亓恺虽然头部受伤,但他依旧敬业,并没有因为眼中的伤势而放弃工作。

    相反,在确定身体没有大碍后,他便开始工作。

    当然,他工作的第一件事,便是询问在他昏迷期间亓氏内部发生的事情。在亓恺听完第二天董事会议中发生的惊天大事后,他并没有太过震惊,相反他的表情非常平静。

    哪怕得知小叔亓骞为自己出头后,他也只是点点头而已。

    不过,当天下午亓恺约亓骞在医院见面。

    接到亓恺的邀约后,亓骞爽快的赴约。原因很简单,他很好奇,亓恺与宣刚的大股东到底有什么关系?

    这一次见面,大概是二人的第一次单独见面。

    过去,亓恺与亓骞毫无联系。

    “谢谢。”一开口,亓恺便是真诚的感谢。

    亓骞坐在椅上上,微微摆手,浑然不在意的说:“我之所以在董事会说那些话,是因为我在还别人的人情,与你无关。”

    亓骞的所作所为确实与亓恺无关,他也不需要亓恺感谢自己,没意思。

    “我知道。”亓恺微微点头,他开门见山的说:“此次请十四叔过来,是因为我个人需要您的帮助。”

    当然,亓恺随即将需要亓骞做的事情说出来,“我希望,十四叔可以帮我稳定我父亲在家族中的地位,不要别人篡位。”

    亓骞微微挑眉,颇感意外的瞪大眼睛看向亓恺,“你竟然是孝子?”虽说亓骞讲究门当户对的婚姻,却不崇尚愚孝。

    面对亓骞的问题,亓恺倒是不隐瞒,他轻笑一声,温和的解释道:“若是父亲下台,我便没有什么机会了。”

    “你以为他上位,便有你的机会?”亓骞恍然的同时,不禁嗤笑一声,只觉得亓恺单纯。

    亓恺微微摇头,只说,“我自然有办法。”

    亓恺手中握着大把大把有关父亲的不利证据,他相信,有继母与亓皓的前车之鉴,父亲会同意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