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视频内容便是亓皓与他人交易,要求暗杀亓恺夫妇的过程,以及转账截图、照片等种类繁多的证据。

    视频尚没有播放完,众人心中已经有了想法。

    当视频播放结束后,绝大多数人选择看向亓父,等待他的回复。

    是否将亓皓交给公安机关,需要有人作出决定,这个人自然应该是亓父。

    与此同时,亓皓也正在看向父亲。

    与旁人不同,他的眼神中充满期待。事到如今,他很清楚父亲是他最后的依靠与保障。只要父亲保下他,一切仍有希望。只要父亲没有放弃他,一切并非已成定局。

    贪污公司的资金如何,谋杀亓恺又如何,只要父亲保下自己,他一定有办法翻盘!!!

    亓皓充满期待的看向父亲,想到昨晚父亲对自己的态度,想到刚刚父亲的以退为进,他坚信这一次父亲依旧会站在自己身边。

    可惜,亓皓猜错了。

    这一次,亓父没有再理会儿子。

    事到如今,他深知自己无力回天,不仅如此,只怕再牵扯下去,自己的地位都将不保。只见,亓父终将头低了下去,没有理会儿子求助的眼神。他深深的叹了口气,随即挥挥手,表示自己不会再去插手。

    瞬间,亓皓的脑子轰隆一声作响,他连退数步,惊愕无比,他不知能说什么,更不知道能做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父亲不管自己?

    明明自己是被父亲授意解决亓恺,为什么现在父亲撇下自己???

    亓皓陷入了崩溃,他呆呆的看向亓父一时间竟有些失语。

    见亓父不开口,自然有人蠢蠢欲动,不过亓骞没有给任何人这个机会,他率先开口道:“如果警察介入,恐怕对于企业的形象产生不利影响。不如这样,我们将亓皓从亓家除名,然后把他名下所有的资产没收充公,如何?”

    听到“充公”二字,所有人都眼前一亮,当即纷纷点头。

    “不错,这个想法很好。”

    “是啊,都是一家人,何必让警察介入,得饶人处且绕,如此甚好。”

    “亓皓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坐牢的事情便免了吧。”

    众人纷纷开口,积极的表示自己大度的不与亓皓置气,同意亓骞的观点,一副好脾气的模样,但实则在意的不过是充公而已。

    原本事情基本已经确定,却只见呆若木鸡的亓皓突然怒吼道:“凭什么!凭什么没收我的财产,谁也不能动我的财产,谁也不能!!!”

    说着,亓皓发疯一般冲向亓骞。

    可惜,他尚没有冲到亓骞面前,便被亓骞一拳头打倒在地!!!

    比起白斩鸡亓皓,亓骞自小喜欢运动,最近尤其喜欢拳击。他一拳下去的力度,不亚于专业拳击运动员的力量!

    可怜的亓皓痛苦的在倒地,身体不断翻滚着,哀嚎不止。只见他虽捂着鼻子,鲜血一点点的顺着他的手流出,淡淡的血腥味开始在空气中蔓延。

    场面有些尴尬,却见当事人亓骞毫不在意的整了整衣服,在哀嚎的伴奏下继续道:“至于亓皓的母亲”

    亓骞看向亓父,亓父看了一眼疼的在地上打滚的儿子。想到亓氏,想到自己,他终究选择闭着眼睛,疲惫的说:“我们会离婚。”

    “不!爸,你不能!”剧痛中的亓皓听到父母要离婚,只觉得五雷轰顶,当即尖叫道。

    可惜,亓父没有再理会亓皓。

    “大哥,你终于做了一次正确的决定。”亓骞则是颇为满意的点点头,笑着道:“小妾扶正终究不成体统,小妾之子更是上不得台面。我看亓皓以后便不要姓亓,以免他打着亓氏的名号出去为非作歹,你们觉得如何?”

    “不!!!!!!!!!!”

    “好。”

    在亓皓绝望的尖叫中,亓父则是点头答应。

    事到如今,他不得不做出断尾自救的决定。

    看着会议室内一双双虎视眈眈的眼睛,亓父做出最正确的决定。无论亓皓如何,他不会放弃亓家。

    原本应该处理工作的回忆,最终却成为亓家内部的家庭会议。

    无论如何,会议较为圆满的落下帷幕,亓皓母子的处理结果在亓骞的主导下顺利确定。

    当然,确定不是结束,实施才是真正的开始。

    在对待亓皓母子的问题上,所有持有企业股份的亓家人自然达成共识,更是空前团结的将这件事情作为亓氏企业的重中之重的大事。中午之前,亓皓与其母名下的资产便顺利被冻结。

    亓皓所有签署的文件作废,被二人安排进公司的员工则是被“请”到一旁单独调查,经手的工作全部暂停。只可惜,二人侵吞的大头早已被转移到亓皓之母兄弟姐们的公司,想要追回有着巨大的难度。

    面对这样的局面,亓氏的绝大部分董事希望走法律手段。虽然有些折腾,但至少有效果。

    此时,亓骞再次站出来说:“走什么法律手段,等法院判下来,黄花菜都凉了!再说,法院能判对方全部赔偿?你们别瞎操心,等着吧,亓恺有办法。”

    亓骞提及亓恺,众人恍然想起他的存在。

    说起来,亓恺遭遇不测的事情早已在亓家内部传开。不少人更是听说,亓恺这次情况糟糕,命不久矣。但是看亓骞现在的态度,仿佛并非如此?

    有人试探着关心道:“亓恺他的身体状况怎么样?”

    “现在在医院治疗,这两天不能出院,不过过段时间就能工作了。”亓骞回答的同时,转移视线道,“我们现在应该趁热打铁,先把那个妾氏和亓皓的解决掉再说。万一哪天大哥再被吹枕边风脑子犯浑怎么办?”

    “有道理!”

    众人纷纷点头,开始着手张罗亓父离婚的事情。

    若是告诉亓太太离婚的事情,她必然不肯。故而,亓家有人开车去接亓太太,只说有事情需要她。

    亓太太自然知道今天儿子与丈夫的打算,她满心欢喜的坐上车,兴冲冲的期待儿子成为丈夫唯一继承人的消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