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你这种货色竟然还敢和我玩儿心眼,嗤。”亓骞轻蔑一笑,拍拍手,便见不知何何时溜进来的一名不属于董事的亓家小辈起身,从身旁拿出一沓文件,自觉地开始一份一份的分发。

    亓骞则得意的昂着头,冷笑道:“你们看看,这就是扶正小妾的后果。甘愿当别人小妾之女,不过都是些贪慕虚荣的肤浅之辈。不要说尽心竭力帮助丈夫,不做丢人现眼之事便是难得!”

    没有人在意亓骞在说什么,会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都下意识的集中在文件中。文件的内容简单易读,众人轻而易举的抓住重点——私吞、强占、非法挪动。

    看着文件中的一条条,一行行,众人只觉得触目惊心,尤其看到最后,不少人的内心已经怒火中烧,恨不得将对方暴揍一顿。

    亓恺亓皓兄弟二人夺权龙虎之斗,虽激烈,但大多数股东,甚至是亓家人压根不怎么在意,更不想掺和。

    但是!

    亓氏企业的资产他们则不能不管,不仅要管,而且必须防止它们落入外人手中!

    看完文件后,在场的股东的脸色渐渐难看起来,他们看向亓皓时,眼神变得愤怒。就连往日与亓皓沆瀣一气的董事,此刻也变了脸色。

    原以为跟着亓皓有肉吃,没想到他们连肉汤的渣渣都没得到。如今的亓皓尚且如此,若是他上位后还不知道亓氏会变成什么样子!

    亓氏企业的资产不单单属于亓家家主,更属于亓家的每一个人。

    亓家之所以可以发展到今天的规模,非常重要的一点是,亓家从来不是一个“自私”的家族。

    企业与家族虽由族长管理,但实际上他只是负责管理亓家,并没有霸占亓家的全部,亦没有占据亓家的绝大部分股权。家主手中的股权虽比绝大多数亓家人多,但并没有到一种极致。

    正因如此,绝大多数的亓家人在亓氏都有股份,虽然股数有多有少,但足够他们每一个人不工作也可以幸福的生活。正因每年丰厚红利与股利,故而令亓家的发展一直相对平坦顺利。

    于绝大多数亓家人而言,权利与他们无缘,他们可以不争,不管,不问。

    但是!

    亓家的资产是公有资产,亓皓的母亲胆敢侵吞数额如此庞大的一笔资产,罪无可恕!

    只因,那些资产应该是属于他们的!!!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亓皓与亓父的脸色已经越发愤怒,脾气暴躁者更是拍案而起,怒吼声在会议室内不停的回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十几个亿去哪儿了!!!”

    龙有逆鳞,触碰者死。

    于亓家的股东而言,亓氏的资金便是他们的逆鳞,要他们的命。

    谁敢动他们的命,他们就要谁的命!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见事情败露,亓皓不管三七二十一,第一反应是推卸责任,他曾见过亓恺的文件,连忙说:“虽然我确实做了一些错事,但那只是因为我的好胜心作祟,一时迷了双眼!其它事情与我无关,我不知道!”

    “你有脸没有?”有人嘲讽的看向亓皓,“如果没有,那签字是谁签的,批条是谁给的?”

    原来,这份文件与当时亓恺给亓父的文件有所出入。此时的文件内,已经将亓皓与其母合力做的事情写的清清楚楚,而非再是分开的状态。这一次,亓皓再也没有办法推卸。

    有人直接将狠话撂下:“亓皓我告诉你,把钱补上,不然这件事情咱们没完!”

    “怪不得十四说你是小娘养的,真是说的太对了,吃里扒外的东西,当年就不应该同意将你领回来!”在嘲讽亓皓的同时,有人借机嘲讽了亓家老大。

    亓父心中顿感不妙,说话之人是他堂弟的儿子。

    这位堂弟,便是隐形竞争者之一。

    过去他不显山不露水,现在抓住机会果然开始进攻!

    亓父心中一沉,心知此时已经大事不妙,他当即眉头一簇,嘴角微抖,看向亓皓后,却久久没有说话。

    亓皓正期待父亲为他辩驳,可是父亲的态度令他顿感不妙,尤其是父亲眼中翻江倒海的怒气更是令他心生恐惧,“爸……”

    随着亓皓的话因刚落,“啪”的一声巴掌响彻会议。

    瞬间,亓皓的脸红肿了起来,可见亓父是下了十成十的力量。

    “不要叫我爸!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亓父看向亓皓,怒斥道。他双眼猩红,如同发了狂的雄狮一样,怒吼道:“你竟然敢作出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你还知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你姓亓!!!”

    吼到最后,亓父的声音已经有些破音。

    “不是的,爸,你明明……”亓父的一巴掌彻底将亓皓扇晕了,他无头苍蝇一般的连忙反驳。昨晚父亲明明时候相信自己的,为什么现在却不肯再维护自己?

    可惜,亓父没有再给他机会,当即摇头道:“你太令我失望了,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滚出去,你给我滚出去!”

    亓皓心中一震,却恍然明白了什么。

    不过,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事到如今,他只能暂时离开。更为重要的是亓恺的事情,只要亓恺死,一切便仍有希望。想到这里,亓皓转身打算离开,以退为进。

    可惜,万事不能如人愿。

    “等等。”亓骞起身拦住了亓皓的去路,他冷笑道:“怎么,你雇凶杀人的事情想如此简单的揭过?”

    亓皓死死的看向亓骞,咬牙切齿的说:“我没有!”

    他不懂今天亓骞为什么咬住自己不放,明明他平日从来不赞誉家族内的事情,今天是发了疯吗?

    “是不是你,我们看几段视频便见分晓。”亓骞耸耸肩,轻松道。

    随即,自然有人打开会议室的电子设备,开始放映先前准备好的影片。

    有些事情,既然要做,自然要做到底,做到最好,做到不留遗憾。

    亓骞用手撑着头看着视频的内容,只觉得有意思。

    至于亓皓,他整个人的后背瞬间湿透,满脸绝望。

    完了。

    一切都完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