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忆当时的情景,叶静嘉仍不寒而栗。

    在此之前,顾白、亓恺与叶静嘉,曾设计多方案。不过因为不知道对方具体如何下手,所以在细节的处理中确实存在欠缺。直至收到毕书香短信,叶静嘉与顾白才恍然明白,连忙决定具体如何准备。

    首先,为了叶静嘉的安全,顾白找来假扮叶静嘉之人,以观后续。

    至于假扮之人,虽从背影看与叶静嘉似乎相距不远,但实际上是一名少年。

    此人是魏久找来,虽然刚刚成年,但据说武艺不凡。

    至于卫生间的声音则是依顾白要求,提前录制。录制时叶静嘉与顾湘君都觉得有些多此一举,一网打尽就是,录什么音?

    可事实证明,顾白确实有先见之明。

    因为提前准备,卫生间的声音成功骗过了打头阵的郝文珍,令她相信叶静嘉确实在房间,进而进行下一步计划。

    只可惜了毕书香,意外被****所迷,晕掉在地。

    幸好****不是有毒气体,后经医生检查,郝文珍身体无碍,吸了吸氧气便活蹦乱跳。随后,她已经主动负责监视郝文珍的一举一动。

    “郝文珍,你知道他们利用****的原因吗?”叶静嘉看向郝文珍,她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如果当时我在卫生间晕倒,他们进来后等待我的便是死亡。”

    如今想来,对方利用****的原因,不外乎是希望杀人的事情进展顺利。

    其实,叶静嘉确实想过,除了毕书香之外,对方或许还有其他安排。但她却万万没有想到,郝文珍竟然是亓皓安排在工作室内的另一枚暗钉!在叶静嘉的眼中,郝文珍虽然傲气,但不应该作出如此腌臜的事情。

    郝文珍真的是太令叶静嘉感到失望,太糟糕。

    “我没有,我没有!”郝文珍尖叫道,她瞪大眼睛看向叶静嘉,疯狂的尖叫反驳道:“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没有想过要杀人!我没有!”

    可惜,叶静嘉已经没有心情再去理会郝文珍。

    她握着郝文珍的手机走了出去,手机内的短信,自然是今后是我证据。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报警!!!”见叶静嘉要走,郝文珍当即挣扎着对门口狂吼,声音凄厉刺耳。

    可惜,叶静嘉没有停下脚步。

    走出房间后,叶静嘉将温峥辰叫了上来。

    因近日特殊,叶静嘉特意将温峥辰留在工作室内,只不过原因没有提及。

    此刻,事情基本尘埃落定,叶静嘉便简单的将事情一提。亓家的事情一带而过,重点是郝文珍。

    听到郝文珍作出这种事情,温峥辰先是愤怒与震惊,随即有些自责的开口道:“或许,是我的错。”

    叶静嘉隐约明白温峥辰的想法,不外乎是因为将高学历的郝文珍安排在普普通通的岗位,令郝文珍心怀不满,继而报复。但是,叶静嘉不敢苟同。

    她看向温峥辰,笑着说:“你有什么错?将她分配在前台,是经她自己同意的。难道只因为她是高材生,我们便必须将她安排在重要部门担任重要角色?”

    说着叶静嘉笑着摇摇头:“学历不代表一切,我们要的是能力与人品。显然,她的品行并不好。当初你没有将她放在重要岗位是非常正确的选择,若不然还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再者,我们没有重用她是因为她的性格确实不适合从事这一行,如果她不满现状随时可以辞职。现在恩将仇报,难道还有理了!”

    叶静嘉冷笑一声,不以为然。

    温峥辰微微点头,可是在他心中,确实觉得自己做一个错误的决定。

    如果当初他没有将郝文珍放在底层磨炼性格,而是呆在身边慢慢培养,或许便不会发生今天的事情。不过终究,事情已经发生,无法再改变什么。

    只可惜郝文珍,好好的女孩,却沦落到了今天。

    “你打算将她如何处理?”温峥辰心中叹息的同时,不忘问出关键。

    叶静嘉说:“等事情结束后,把她送去警局,由警察来处理吧。”

    “也好。”

    处理完琐事后,叶静嘉回到姐姐的房间。

    卧室内,顾湘君正在卧床养胎,袁圆陪在一旁。

    她见到叶静嘉后,眼睛一亮,连忙焦急的起身问:“亓恺他怎么样?”

    叶静嘉没有给予回答,她挥挥手示意袁圆出去后,走向顾湘君面前,一边示意她躺好,一边欺骗道:“姐夫他无碍,虽然确实有人袭击了她,但事实上他只是受了一点轻伤。”叶静嘉

    顾湘君紧紧握着叶静嘉的手,担忧的问:“真的?”

    “当然是真的。”叶静嘉笑着双手握住姐姐的手,诚恳的说:“姐,姐夫真的没什么大事。难道你忘记,他身边有保镖了吗?”

    确实,顾湘君微微点头,却不死心的说:“那你把手机给我,我和他同个电话。”

    叶静嘉摇头,微笑着解释道:“这,恐怕不方便。姐夫虽然人没有事,但为了安全考虑正在接受检查。检查结束后,他还要为了明天的事情忙碌。姐,我觉得我们还是应该给姐夫一点空间。我担心打完电话后,姐夫会担心你。毕竟你看,我们这边发生的事情听起来多可怕。”

    听到妹妹如此解释,顾湘君不禁微微点头,她确实不希望丈夫担忧自己的情况。

    她微微点头,只是下意识重复道:“真的没事?”

    叶静嘉面不改色心不跳的继续撒谎,“当然,难道你不相信我吗?姐,你就放心吧,解决完事情,明天姐夫一定会回来看你。”

    得到这一句保证,顾湘君终于安心。

    只可惜,第二天亓恺并没有回到工作室。顾湘君原本想去见亓恺,但叶静嘉劝阻道:“姐夫正在利用昨晚的事情向亓皓下手,如果姐姐你出去,功亏一篑怎么办?”

    这一次,叶静嘉没有说谎。

    亓恺确实在向亓皓下手,只不过下手的人不是他本人,而是另外一位亓家人作为亓恺的代表。

    按道理,亓恺应该喊那人一声十四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