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叶静嘉拿着郝文珍的手机稍微往前翻一翻,便见之前曾有一笔五十万的转账进项,她扭头对毕书香似笑非笑的打趣道:“虽说郝文珍是名校毕业,但谈判的水平明显不如你。她只要来三百五十万,你却要到一套房产,怪不得你们做出不同的选择。看起来,高分低能这个词,有时候不见得完全是偏见。”

    叶静嘉夹枪带棒,无非便是在嘲讽郝文珍作出了错误的决定!

    至于郝文珍呢,她猛地抬头看向毕书香,她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白,万万没想到,毕书香竟然与她情况类似,只不过,她们一个人选择背信弃义,一个人选择坚持本心。

    不同的选择,造就了今天不同的结果。

    至于令他们作出选择的人,便是亓皓。

    原来,当初毕书香接到的一通电话恰是来自于亓皓的安排。

    对方一开口,便给予毕书香重金承诺。

    当时的毕书香承认自己确实心动过,但是想想工作室给予自己的机会与信任,她毅然决定放弃。不过话到嘴边,毕书香灵机一动改口为答应,想套一套对方的话。

    不过她的答应较为有技术含量,直接便是狮子大开口,要高价。

    在毕书香与对方的讨价还价中,对方最终答应了毕书香的要求,承诺会给毕书香一套三环内的三居室,与此同时他们也要求毕书香必须完成任务。

    面对诱人的房产,毕书香没有动摇,她依旧选择将事情告之叶静嘉。

    只可惜对方的目的是什么,毕书香却毫不知情。

    不过,聊胜于无。

    在毕书香的提醒下,联系到毕书香的工作性质与内容,叶静嘉与顾白、亓恺设计出多套应对方案。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叶静嘉特意叮嘱毕书香,“如果对方有任何试探性的行为,一定要答应。”

    可

    或许是毕书香糟糕透顶的家庭环境迷惑住了对方,或许是对方对穷人的道德观念存在偏见与轻视,随后的时间,对方对毕书香竟然没有进行任何试探。

    直至事发前十五分钟,毕书香再次接到了对方的电话对方要求毕书香申请去十五层。

    在电梯中,毕书香遇到了郝文珍。

    叶静嘉看向郝文珍,冷笑一声:“你知道如果一个人的履历中出现犯罪记录,会对他未来的人生有何种影响吗?你知道,如果这项纪录是杀人未遂,将对他个人造成什么严重后果吗?你知道,如果我将你交给警察,等待你的将是什么吗?”

    回答叶静嘉的,是郝文珍越发激烈的呜呜声,她拼命的摇头,眼神中满满都是惊恐与害怕。

    不要,不要将她交到警局,不要!!!

    郝文珍不敢相信如果自己被交到警局等待自己的将是什么,她完了,她一定完蛋了!郝文珍越想越怕,豆大的汗滴滑落在地,脸色渐渐惨白如墙,整个人更是不由自主的疯狂抖动起来。

    “怕了?”叶静嘉低头看向郝文珍,不喜不悲的说:“你知道,为什么你一直在前台,而与你原本工作岗位相同,学历却不如你的毕书香可以成为我的助理吗?”

    被捂着嘴的郝文珍自然无法回答,当然叶静嘉也没有期待她的答案。

    “因为她很聪明,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从来不会好高骛远,每一件事都踏踏实实的做好。更不会为了一点点的钱,作出这种丧心病狂,惨绝人性的事情!”叶静嘉猛地扭头看向郝文珍,眼中满满都是愤怒!

    起初,接到命令的毕书香完全不懂对方的目的到底为何,直至她在电梯内遇到了郝文珍。

    毕书香不算特别精明的女生,却也不傻,尤其是在现在特殊的时刻,她压根不相信郝文珍的话。

    不过,她没有打草惊蛇,而是将计就计。

    二人来到叶静嘉的房间后,毕书香时刻关注着郝文珍的行动。

    期间,郝文珍想去卫生间更是被毕书香及时的制止。

    虽然毕书香不确定老板的计划是什么,但基本的判断力她还是有的,卫生间内十有**没有老板。

    不过,百密一疏。

    当时郝文珍手里抱着一个箱子,当她将箱子放下离开后,不等毕书香反应过来,便脑子一混,倒地不醒。

    与此同时,一群穷凶极恶之徒,凭借郝文珍的帮助抵达十五楼,又因郝文珍留了一条门缝,轻而易举的举着尖刀闯入客厅。

    幸好,等待他们的不是昏倒的三名瘦弱的女人,而是一群武力超凡的男人。他们瞬间将这帮不速之客一网打尽,同时有人拦住了想坐电梯逃脱的郝文珍。

    至于郝文珍抱着箱子,后来也被解密,其中有一**高浓度密封。她在放下箱子的时候,通过小机关偷偷打开了**盖,的麻醉效果令毕书香不过片刻便摔倒在地上。唯一庆幸的是,毕书香的身体没有大碍。

    期间,最令叶静嘉的愤怒的是,那些歹人的目的不是绑架姐姐,而是杀死姐姐。

    想到他们身上带着的尖刀,直至他们此行的目的,直至现在叶静嘉仍感到后怕。

    若是没有毕书香的提前提醒,若是魏久没有留在帝都,若是他们没有做好充分的多方面准备,那么等待她,等待顾湘君的将是什么?

    逃过一劫的叶静嘉不懂的看向郝文珍,她伸手撕开郝文珍嘴上贴的胶布,冷声问:“你知不知道的作用是什么,你知不知道将一群歹徒放上来,对于我们意外着什么?”

    “不,不,我不知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郝文珍一脸惊恐的解释,她拼命的摇着头,眼泪狂流,不停的哀求道:“求求你,求求你不要将我送到警局,我错了,我错了!”

    看着郝文珍痛哭流涕的样子,叶静嘉丝毫没有心软,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她冷笑一声,“郝文珍,你真的太天真了。差一点我们便因为你而死,你明白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