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二人抵达十五楼后,毕书香走向叶静嘉的房间。她敲了敲门,只听屋内传来叶静嘉的声音:“毕书香?”

    “是,我是毕书香。”毕书香回答道。

    “等一下!”过了大约半分钟的时间,只听有人快步向门口走来。门锁一落,便再次听急促离去的脚步声,“你等我一下,我有点急事需要处理一下。”

    “好的。”毕书香点头后,推开房间。

    只见,在房间拐弯处只留下叶静嘉一抹背影,不过只是短短一秒钟,随即她消失在毕书香与郝文珍的视线中。

    二人将视线收回,只见屋内空无一人,唯有茶几上摆放着两个咖啡杯,以及一盘小饼干。

    郝文珍没有理会毕书香,她抱着箱子向卫生间走去,口中则说着:“老板,袁经理让我将一箱东西送上来,说是为亓太太准备的日常用品,您看我放在哪里合适?您这里,还是亓太太的房间?”

    “随意。”

    叶静嘉的声音,从卫生间内清晰的传出,除此之外,还有呕吐的声音。

    “姐,好些了吗?要不要喝杯水?”

    “没事,呕”

    “有没有好一些,怎么吐得这么严重?要不要去医院看看,你都吐了一天了。”叶静嘉的声音担忧不已,轻轻的拍背声隐隐约约的传出。

    郝文珍抱着箱子站在门口,想了想正要腾出一只手,推开卫生间门时。

    “你想做干什么?”突然冒出的呵斥声令郝文珍心头一颤,她下意识扭头,只见毕书香站在不远处不悦的看向自己。

    郝文珍的手宛若触电一样缩回来,不过面上却是淡定的解释道:“我担心亓太太的状况,希望能帮助到她们。”

    毕书香微微点头,却说:“老板不喜欢私自员工私自在她的房间走动,而且如果有需要老板会喊我们。”

    见状,郝文珍只得抱着箱子走了出来,不过她走起来非常的缓慢,仿佛心事重重。

    在毕书香的注视下,郝文珍弯腰将箱子放在地上,随即起身,扭头高声喊道:“老板,东西我放下了,我先走了?”

    “嗯,好。”

    郝文珍不禁看向毕书香,“你呢?”

    毕书香皱了皱眉,想了想摇头说:“我,等一会儿吧。”

    见此,郝文珍没有强求,她转身走了出去。

    不过,在她刚刚走出出房间,将门关上的瞬间,只听屋内噗通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倒地一般。

    郝文珍攥了攥拳头,只当什么都没有听到,然后向电梯走去。

    站在电梯门口,她按动按钮。

    电梯一层层的缓缓上来,等电梯门打开后,只见电梯内是一群完全陌生的成年男人,他们各个带着口罩帽子,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更没有人知道他们从哪里来。

    可是他们便如此堂而皇之的进入了电梯内,而且因为郝文珍顺利来到十五层。

    见到他们后,郝文珍丝毫不觉惊讶,她自觉的让开通道,在所有人走出电梯后,上了电梯,然后按动了一楼的按钮。

    看着渐渐关闭的电梯门,郝文珍不禁微微一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快感。

    与此同时,郝文珍的行李,正打包好放在她的房间内。

    再见了,叶静嘉工作室。

    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欠我的。

    下午下班时间,亓恺依旧在工作。

    亓氏集团的大楼内,员工们陆陆续续的关闭电脑,离开亓氏,当然也有加班的员工留下继续工作。

    温暖的太阳渐渐落山,清冷的月亮则缓缓爬山夜空。

    过了许久,亓恺终于抬起头,他揉了揉脖子,下意识看向办公室外的办公区,只见那里灯光通明,至少有十几名员工依旧在加班中,可见其辛苦程度。

    亓恺想了想,起身向外走去。

    人有三急,亓恺亦不例外,他起身去卫生间。

    夜晚七八点的时间,本应是家家户户都在享用晚餐的时刻。

    不过,今晚的亓家却格外不同。

    自亓父从公司回来后,便直接进入书房,自此再也没有出来。

    亓太太觉得丈夫今天的态度不太对劲,但凭借她对丈夫多年的了解,没有贸然上前,而是将亓皓叫到一旁悄悄打听,“是不是亓恺做了什么事情,惹你父亲生气?”

    亓皓眉头紧蹙,微微摇头,低声道:“亓恺将咱们的事情,捅到父亲那里去了。”

    “什么!?”亓太太瞬间惊声尖叫,心脏狂跳。

    亓皓连忙提醒:“小点声!”

    这时的亓太太哪里还能顾及什么小不小声,她瞪大眼睛看向儿子,慌张至极的问:“你,你爸怎么说!?”

    亓皓倒也不隐瞒,将今天上午在父亲办公室内发生的所有事情都告诉了母亲,一并猜测道:“这件事情,爸绝对不会善终,你想想怎么办吧。”

    “我能怎么办?”亓太太根本不知道应该如何做,她从来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情况暴露会怎么办。不过她很清楚,依丈夫的性格,只怕自己不能善终,只怕自己不能在当亓家的太太!

    亓太太越想越怕,不禁埋怨道:“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如果不是为了让你有后台,我怎么可能这么做!”

    听到母亲的抱怨,亓皓无比的心烦,他挥手打断母亲的话:“算了,走一步看一步,现在父亲将事情告诉我们,应该就是不希望我出事。先将亓恺处理掉,以后的事情,以后再吧。”

    “对对,都是亓恺的错。”自觉找到元凶的亓太太不禁怨恨道,“这些年他可真是害苦了咱们,装作不在意的样子,还不是与人狼狈为奸!”

    正在此时,亓皓的手机响了,他接到了电话,不禁面上一喜,没有再理会母亲,而是连忙走向父亲办公室。

    敲开门后,亓皓难以笑意的激动道:“爸,事成了。”

    亓父猛地抬头看向亓恺,眼中的惊喜一闪而过,“真的?”

    “绝对没错。”

    当晚,亓氏发生了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亓家的嫡长孙亓恺,在如厕时别人用重物击中头部,危在旦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