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亓恺的咄咄逼人,想起亓恺身后的荆家,亓父的脸色越发阴沉。可是因畏于亓恺手中的证据,他终究服软只说了一句:“我想想。”

    “也好。”亓恺起身,点头道:“那我等您的消息,下次的董事会之前如果您不作出决定,我就只能麻烦各位董事帮您作出决定。”

    “你!”亓父当即怒目而视亓恺,只因刚刚的董事会议暂定后,约定明天继续。

    可以说,留给他的,只有不到24小时的时间。

    24小时能做什么?

    妻子可以换,儿子可以生,但是权利稍纵即逝,这是他唯一的机会!

    在亓父眼中,亓家已经是他的囊中之物,谁也不能取代他,更不能妨碍他的未来!

    亓恺走出亓父办公的时候,内心非常平静。

    成败在此一举,若是成功自然皆大欢喜,若是失败

    亓恺不去想失败,他知道自己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不仅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妻子,与未出世的孩子。

    亓恺走后,亓父立刻将亓皓叫到办公室内。

    亓皓进来后,亓父二话不说,将亓恺给他的资料摔在亓皓的脸上,怒喝:“蠢货,看看你们做的蠢事!”

    当亓皓捡起资料,看完后,不禁脸色大变,慌忙的解释道:“爸,不是的亓恺在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他”

    “不用再解释。”亓父粗鲁的打断亓皓的话,冰冷的下达最后通牒:“这件事情必须在明天召开股东大会之前解决,若不然,你不用再留在亓氏,你的母亲也不用再留在亓家。”

    亓皓心头猛跳,心中恨极了亓恺。

    不过,幸好父亲依旧重视自己,给了自己机会。

    亓皓紧紧握着手中的文件,眼中泛着凶光,只要将亓恺铲除,一切证据便会消失,亓家必定还是他们的。

    想到这里,亓皓随即保证道:“您放心,亓恺与他的妻子都不会看见明天的太阳。”

    亓父微微点头,“去吧。”

    在亓恺转身离开的瞬间,错过了亓父眼神中的冷漠。

    亓父本以为妻子做的事情只是妻子个人行为,但从亓皓的表情来看,只怕他也参与其中,若不然他为何不疑惑?

    这样想着,亓父心中也有所打算。

    回到办公室的亓恺,立刻接到消息,得知亓父将亓皓叫去了办公室并不令人意外,可以说是情理之中。亓恺更是早已猜到亓皓一定会狗急跳墙,对付自己。

    所以,他在昨天便将妻子安排在妻妹的大楼。

    只要想到妻子安全,亓恺便不觉得有后顾之忧。

    宜嘉大楼的十五楼内,叶静嘉与顾湘君正坐在房间的客厅内正喝着热牛奶。

    不过温暖的牛奶,却也暖不热二人的心,顾湘君更是担忧不已的一再看手机。

    “姐,别担心,你要相信姐夫。”叶静嘉伸手握住顾湘君的手,安慰道。

    顾湘君微微点头,她相信。

    只是

    “我怕,他们会对他下毒手。”顾湘君不禁叹了口气,惆怅道。

    叶静嘉摇头劝道:“姐夫只要呆在亓氏的大楼,就不可能出事。除非”

    “除非什么?”顾湘君不禁紧张的看向妹妹。

    “除非姐姐你出事,迫使姐夫不得不主动离开。”叶静嘉握住姐姐的手,认真的说:“所以,姐姐你一定要留在这里,谁叫你,你都不能出去而且要与姐夫保持联系。”

    顾湘君却没好气的抽开手,“这还用你说!”

    若不是猜到亓皓可能采取的行动,她哪里会留在妹妹这里。想到这里,顾湘君不禁摸了摸小腹。

    与此同时,亓恺的工作照常,日程依旧,只不过堂堂的经理竟然喝自备的**装矿泉水,也真是大开眼界。

    上午,一切风平浪静。

    中午,叶静嘉与顾湘君吃的是之前温峥辰烹饪好,冷藏在冰箱的美食。

    至于亓恺,则是吃自带的硬面包。

    虽然之前有秘书询问是否需要为亓恺准备午餐,不过亓恺拒绝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切看起来与平日的每一天,没有任何区别。

    不过,下午四点多,顾湘君的手机突然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不禁微微蹙眉,打来电话的是一位与她关系不错的朋友曼曼。论起渊源,二人是大学同学舍友,后在同一家公司工作,关系不错,时常出来小聚。

    电话接通后,对方称请顾湘君吃饭。

    顾湘君婉拒道:“改日吧。”

    “不行,我有特别重要的事情向你们宣布!”曼曼充满喜气洋洋的说:“我已经预定好包间啦,婷婷和小茹都已经答应下班后过来,你也记得一定要来哦!”

    不给顾湘君任何拒绝的机会,对方挂断了电话。

    顾湘君握着手机,微微皱眉。

    婷婷与小茹,便是顾湘君大学时的另外两名室友,四人的关系在大学时就相处的不错,步入社会后依旧保持着稳定的联系,可谓难得的情谊。

    顾湘君握着手机,心思百转千回。

    不过片刻,婷婷便通过微信告诉顾湘君:曼曼今天叫我们吃饭,是因为她终于怀孕啦!

    顾湘君知道自己应该为结婚多年却一直没能怀上孩子的曼曼感到高兴,可是,她高兴不起来。顾湘君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腹部,轻声道:“亓皓,真狠。”

    从厨房端着水果出来的叶静嘉不禁问:“什么?”

    顾湘君没有解释,只是看向叶静嘉,有几分忧伤的说:“如你们所料。”

    亓皓利用了顾湘君的朋友,只为将她骗出去。

    “不止。”叶静嘉微微摇头。

    十分钟后,宜嘉大楼内的毕书香接到了一通电话。

    听完电话后,毕书香点开手机,申请去十五楼。

    同意。

    毕书香坐上电梯按动十五楼按钮,电梯缓缓上升,在八楼时只见郝文珍抱着一个纸箱上了电梯,她扫了一眼电梯按钮,有些惊讶的说:“你也去十五楼?”

    毕书香微微点头,没有多嘴。

    郝文珍笑着说:“好巧,袁经理让我将这些东西送上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