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亓父没有接。

    妻子的小打小闹,其实他心中早已有数。不过在他看来,那些事情不过是小事,只当给赋闲在家的妻子找点事情做,发点零花钱,根本不值一提。可是现在亓恺将事情摊在说面上讲,分明是不给自己面子!

    难道自己会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在做什么?

    可笑!

    亓父心中不喜,只觉得自己的权威被挑战。

    不过亓恺并没有因为父亲的冷脸而退缩,他再次递了递,见父亲依旧不接,唯有笑着道:“如果您不看,那我只能请各位叔伯们看一看了。”

    “你!”亓父虽极为愤怒儿子敢威胁自己,不过他终究还是将文件接了过来。

    亓父刚愎自用,认定文件袋内的事情与自己知道的完全相同。他一目十行的匆匆略过,只当走个过场,内心思考的全是如何给这个目无尊长的儿子一点教训,让他长脑子。

    不过看着看着,亓父那原本不以为意的脸色渐渐认真起来,从不悦转变为惊愕,再后来则是愤怒。

    最终,他将文件夹往桌子上啪一拍,心中怒火冲天!

    亓父一直知道妻子在他的背后小动作不断,却没想到自己看到的竟然只是冰山一角!!!

    岂有此理!

    岂有此理!!!

    亓恺见父亲发怒,便顺势火上浇油,“所有的资料您都可以去查,我相信您会有答案。”

    原来,亓恺给亓父的资料,是亓父第二任妻子利用亓太太身边带来的便利,将亓氏的钱转给其家人名下账户的证据。说起来,这些事情亓父确实隐约有所耳闻,不过他始终不以为意,只当是零星的一点好处。

    亓家吃肉,妻子的娘家跟着喝点汤也不算是什么大事。

    没想到,妻子不满于喝汤,而是在啃亓氏的肉!

    亓太太从一开始的小打小闹,安插自己人在公司,到一步步搬空外地的子公司的全部资产,可谓之步步惊心,运筹帷幄。期间,她甚至为自己娘家人的公司提供便利,将廉价至极的原材料以高出成本价几十倍的价格卖给亓氏企业,赚取暴利。

    粗略一看,这些年来亓太太竟然挪走亦或者是骗走了亓氏少说十位数的资产。

    可恶!

    可恨!

    亓父阴沉着脸,看向亓恺。

    亓父虽然愤怒至极,却没有被冲昏头脑,他将资料一放,绷着脸,问,“你想要什么?”

    他的继承权看似牢靠,实则仍有风险,妻子侵吞公司财务的事情一经曝出,必定会有其他人趁机抨击自己,企图上位。所以,亓父很清楚,自己的当务之急是封住亓恺的嘴。

    亓恺温和的,慢条斯理的说:“我的目的,您应该清楚吧。”

    要亓氏?

    亓父眉头微蹙,没有拒绝,而是有余地的说:“未来,不是不可能,前提是我能成为家主。”

    亓恺知道父亲在威胁自己,如果父亲不是家主,自己必定不可能成为下下任的接班人。

    只可惜,亓父大概想错一件事情,亓恺对于亓家并没有那么渴望,哪怕父亲被人踢下台,他依旧不觉得可惜。在亓恺心中,只要不是亓皓掌家,其实谁赢得最终的胜利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不过现在亓恺自然没有如此说,他正经起来,严肃道:“我是说,现在。”

    亓父一愣,当即怒目而瞪,拍案而起,“大胆!”

    亓家的掌舵人一向是一代传一次,亓父好不容易熬死了自己老不死的爹,怎么可能不过一把掌权者的瘾!亓恺简直是痴心妄想!!!

    亓恺早已猜到亓父的态度,他不急不躁的说:“我的这位继母野心大,弟弟野心也不小。”

    说着,他从文件夹中抽出第二份文件递给亓父,“我想,这些资料您也会喜欢。”

    这一次的主人翁,从亓父的第二任妻子,变为他的第二个儿子。

    亓皓在与亓恺的竞争期间,为了达到打压亓恺的目的,不择手段。最令人震惊的是,他将亓氏的内部资料泄露对头公司,只为让亓恺的接话作废。

    在亓皓的帮助下,亓恺的计划确实失败,但带来的后果,对亓氏更是致命一击。

    看着一张张证据,亓父反倒是没有刚刚的紧张与忐忑,他冷笑一声,不以为意道:“你以为,我会为了他们让位?”

    “当然不会。”亓恺摇头,他自然清楚,若是事情爆出父亲定会壮士断腕。

    至于亓恺提及继母与亓皓,也不过是为了抛砖引玉,他见司机差不多,终于开口道:“之前的两份文件不过是甜品小菜,最重要的一份当然是与您有关。若不然,我也不敢提出如此不敬的要求。”

    亓父猛地抬头看向亓恺,愤怒至极,同时内心也几分惶恐不安。只因他不敢说自己没做过任何对不起亓氏的事情,尤其是见亓恺言之凿凿,想到刚刚关于妻子与儿子的证据,他更为忐忑与担忧。

    不过很快,亓父冷笑一声,眯着眼睛阴沉沉的说:“你真是好手段。”

    亓恺仿佛听不出亓父口中的嘲讽,笑着说:“哪里,不过是一点无奈之举。我不希望您再日夜操劳,更不希望亓氏在未来换姓而已。”

    亓父嘴角露出一丝阴冷,心中虽忌惮亓恺,但他嘴上却说:“我百年后可以将亓氏传给你,只不过现在,你不用做梦。若是你将事情闹大,后果你自己考虑清楚。”

    允诺加威胁并没有令亓恺立刻答应,当然他也没有再将资料袋递给父亲,只坚持道:“爸,您年事已高,安度晚年有益于长寿。至于其他的事情,自有人帮我承担,不会出事。”

    亓恺的目的,自始至终都是逼父亲退位让贤。

    亓恺虽与父亲接触的时间不长,但因与母家的关系还算不错,所以从他人的只言片语中,较为了解父亲的性格。他很清楚,父亲绝对不会因为资料而高看自己,相反,事情闹到这个地步,待他上位不单单会处理亓皓,更会将怒火的牵连到自己的身上。

    故而,从一开始,亓恺就是抱着破釜沉舟的想法。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