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面对这个问题,叶静嘉笑了,她反问:“难道我应该主动说我知道,你是我的生父?”

    叶静嘉的语气依旧平静,甚至带有一丝笑意,与荆燃的紧张形成鲜明的对比。

    此时此刻,荆燃早已不再是无所不能的荆家掌门人,只是一名普通的,近女儿情怯的父亲。

    见女儿如此开口,荆燃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最终他只说了一句,“坐吧。”

    叶静嘉点点头,坐下,随后荆燃落座。

    叶静嘉很清楚此次生父找自己的目的,与其两个人磨磨唧唧,她选择更为直白坦率的将话题说开,她主动开口道:“我知道你是我的生父,我也很感谢你对我的付出,谢谢你当我在国外遇到危险时将保镖派来保护我的安危,谢谢你送给我的珍贵礼物,谢谢你在姐姐婚礼时送来的花篮,谢谢你安排我参加武术训练,谢谢你为我争取这次的演出机会。”

    面对女儿一连串的感谢,荆燃只觉又惊又喜,正要开口时,却听叶静嘉话锋一转,“但是,正是因为我们之间的关系,令我,与我身边的人出现了一系列严重的问题。我想,你一定知道我差点被设计出车祸,幸好因为某些原因我躲过一劫,但是我的员工却因此住院,直至现在都没能完全康复。”

    不仅是阎卜成的车祸,之前在同一天,在工作室内的艺人与员工身上发生的一连串事情,都与叶静嘉是荆燃女儿的身份,脱不开关系。正因叶静嘉知道元凶的对手是生父,故而她忍气吞声,没有报复。

    因为她没有能力报复,更不想与荆家扯上关系。

    没有抱怨,没有愤怒,女儿的一字一句明明理智且平淡,却如尖刀一般割着荆燃的心。

    终究,都是他的错。

    一向运筹帷幄,高高在上的荆先生没有任何狡辩,更没有推卸责任,充满歉意与自责的说:“对不起。”

    “不,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知道这一切也不是你愿意看到的。”叶静嘉微微摇头,她虽然愤怒于自己被殃及,但她并不会将怒火发泄在生父身上。叶静嘉开口,说出她此行的目的之一:“不过,我希望这次的男主你不要出演了。”

    荆燃当即反驳:“不,我……”

    不等荆燃说完,叶静嘉已经笑着打断他的话,“身为荆家的家主,当戏子供人观赏调笑恐怕不是一件好事吧。再者,哪怕我们一起拍戏,也不会改变什么。”

    听到这里,荆燃心中一惊。

    只见女儿微微抿嘴,说出他想象中最糟糕的结果。

    “虽然很感谢你为我的付出,但是真的对不起,我没有办法认同你是我的父亲。当然,血脉无法隔断我们在生理上的父女关系,但是在我心中深处,我只有一位父亲,他是顾建诚。”

    叶静嘉看向荆燃,毫无保留的,将内心话说给他听。

    当然,这也是叶静嘉此次前来的最关键目的。

    之所以不认下荆燃为父的原因很简单,在她这些年的时光中,是顾建诚担当起了父亲的角色,为她在帝都买房,为她劝诫母亲,甚至为她调解母亲与顾白的关系。

    更为重要的是,真正的叶静嘉早已死去。如果她没有重生在叶静嘉的身体里,那么叶静嘉只会存在于一块墓碑下。

    虽然在许多事情中叶静嘉确实是感谢荆燃的帮助,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会接受荆燃为父亲。

    所有的恩情,只当荆燃向死去的叶静嘉赎罪吧。

    面对女儿的理智与平和,荆燃只能哑言,他希望女儿接受自己,却不愿强迫女儿作出违心的决定。

    最终,荆燃只能接受现实,他说:“无论今后你遇到任何困难与烦恼,我永远在你身后。”

    说着,荆燃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给叶静嘉。

    叶静嘉低头一扫,只见纸上只需要电话号码,她瞬间明白生父的用意。她本想拒绝,但见荆燃坚持,便选择接过,然后客气的说:“谢谢,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辞了。”

    说着,她已经起身。

    “我送你。”荆燃起身道。

    叶静嘉微微摇头,笑着拒绝:“不用。”

    最终,叶静嘉是独自一人走出房间。

    房间外,刚刚的女郎正在等待叶静嘉。

    见叶静嘉出来后,她将叶静嘉送出套房。

    叶静嘉离开后,荆先生坐回沙发久久无法平息内心的难过与痛苦。

    他早已猜到女儿不会立刻接受自己,可是他没想到女儿会如此的冷静与决绝,没有一丝余地。

    待楚楚回来时,荆先生正沉默的看着窗外。

    楚楚不禁开口道:“先生您放心,以后小姐一定会明白这些年您对她的付出。没有您,便没有小姐的今天。”

    荆燃微微摇头,终究是他为了家族,辜负了他们母女二人。

    “这部电影,我不会再演,你告诉俞容琨换一位男主角。”荆燃想了想开口道,如今,他只能力所能及的满足女儿的所有心愿。

    虽然,他非常希望有机会与女儿一同拍戏,走近她的内心。但是,他依旧会将女儿的意愿排在第一位。

    楚楚倒不意外,她点头说:“好的,我与俞容琨导演联系。”

    “告诉他,找德艺双馨的演员,尤其是人品与演技。”荆燃想了想,叮嘱。

    “是。”楚楚点头,明白荆先生的意思。

    另一边,叶静嘉走出房间后,忍不住微微摇头。

    她为真正的叶静嘉感到惋惜与悲痛,原本她应该拥有幸福美满的家庭。

    叶静嘉虽不知道荆燃与叶兰芝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为什么选择分开,但她知道的是,真正的叶静嘉死了,死于被人欺负。

    如果别人知道叶静嘉是荆燃的女儿,谁敢欺负她呢?

    她承认,她在为死去的叶静嘉打抱不平。

    哪怕是为了叶静嘉,她也不可能认荆燃。

    正在此时,另一间房间的温峥辰与毕书香也走了出来,温峥辰关心的看向叶静嘉。

    叶静嘉了然的点头,笑着说:“一切顺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