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原来,当晚的聚会确实是普普通通的大学同学聚会。

    只不过来的人并不多,加上顾建诚与刘胜凯也只有五人而已,而且五人都是男人。除了顾建诚是大学教授,其他四人中有三人是私营公司企业的老板,剩下一人是在某国有企业管理层工作。

    最初,五人确实只是吃吃喝喝叙叙旧,但随着气氛愈演愈烈,便有女性加入。

    “当时,我不好扫大家的兴致没有拒绝。不过,我也没有做出对不起你妈妈的事情。”顾建诚开口坦诚以待道。

    因顾建诚忠于婚姻与承诺,故而在对方有意动手动脚的时候,他刻意打翻酒杯,借机将身旁的女性“赶”了出去。既保全了同学之间的颜面,也没有做出越举的事情。

    原来如此,叶静嘉微微点头转而关切道:“那么,爸,在回门日的时候你与姐姐姐夫说了什么?”

    顾建诚叹了口气,抬头看向叶静嘉,“嘉嘉,你觉得人生什么最重要?”

    “活着。”叶静嘉不假思索的回答。

    活着才有希望,活着才有未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死过一次的叶静嘉格外珍惜生命。

    顾建诚非常认可的点头,他眼神缥缈道:“是,活着,人活着最重要,权财不过是过眼烟云。”

    说到这里,顾建诚没有再继续下去,只是拿起了书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有些凉的茶水,神色有些担忧,又有些低落。

    叶静嘉眉头紧蹙,揣测道:“难道,你在担心姐姐姐夫会出事?”

    顾建诚没有摇头,而是放下茶杯,严肃的说:“你知道亓皓的为人吗?”

    原来,在聚会进行到中后段,当所有人兴致提起来后,便开始闲聊各种见闻。其中,便有人谈及了亓家,谈及了亓恺与亓皓。

    在他们的话语中,亓家显然是极好的茶余饭后的谈资,内斗的戏码更是令人欲罢不能。所有人都将亓家当做有趣的谈资,唯有顾建诚真正在意。

    在这些帝都的小老板口中,亓皓是从小员工一路升到经理的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能力非凡,熟悉企业,办事能力极强。亓恺则不同,他只是一名从导演转行成为商人的新人,虽然能力学习,但为时已晚。

    两者放在一起比较,怎么说都是亓皓更占优势。

    不仅如此,亓皓更得亓父的喜爱,妻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反观亓恺,不得父亲喜欢,也没有强有力的妻家支持,平凡至极。

    “他们说,亓皓睚眦必报。”

    饭桌上,自然有人为顾建诚科普亓皓为人做事不折手段的各种事例。

    当然,对方举的都是小例子,却足以令人震惊。

    往往是一件件非常小的事情,却因得罪亓皓而最终造成悲惨的结局。一个个例子听得顾建诚触目惊心,忐忑不已。在亓家的家宴上他曾讲过亓皓,确实感觉到亓家人的关系并不好。

    听继父讲述当时情况的叶静嘉恍然明白顾建诚为什么相信那些人的话,因为他以为那些人根本不知道亓恺与他有何关系,更不知道顾湘君嫁给了亓恺,只当是饭桌上无意的聊天而已。

    不过,叶静嘉没有插话,而是继续听父亲讲。

    “我担心,君君和小亓会出事。”顾建诚终究说出了真正的原因,正如叶静嘉所猜测,顾建诚担心的不过是女儿女婿的生命安全,“初四时,我和他们谈论便是亓家现在的情况。”

    “因为他们现在亓家的情况不太好,所以爸你担心他们?”叶静嘉轻笑一声,语气却是笃定至极。

    她早就听说姐姐姐夫在亓家的状况不太好,她也能料到二人一定没有在继父面前报喜不报忧,而是将现在的情况坦诚以告。

    原本他们应该只是希望给继父打一针预防针,让他明白真是的情况。

    没想到,有人先下手为强,他们的“诚实”反而被人利用。

    顾建诚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势均力敌的状况令顾建诚心生担忧,亓父更喜欢亓皓的现实更令顾建诚忐忑不已,顾建诚问二人未来如何打算,二人没有回头路的计划令身份父亲的顾建诚不安至极!

    交流到最后,身为父亲的顾建诚不得不阻拦二人的想法,希望他们适可而止。

    “适可而止?”叶静嘉不禁摇头,她第一次发现继父很天真,或者说,对方的“洗脑”很成功,成功的让继父作出错误的判断。

    叶静嘉想了想,反问道:“现在姐姐姐夫真的可以适可而止吗?难道只要他们不争抢,亓皓就能放他们一条生路?”

    “早为自己准备一条后路,至少生存的希望更大。若不然,鱼死网破没有好下场。”顾建诚沉重的开口道。在看待许多问题时,顾建诚远比叶兰芝有远见,可是在这次的事情上,他内心只有一个简单想法:“我只希望,他们能好好的。”

    最基本,也是最卑微的愿望。

    正因顾建诚有着一颗对子女的拳拳之心,正是因为这份朴实的亲情被亓皓的人利用,故而令顾建诚失了水准。

    叶静嘉理解顾建诚的心情,毕竟在他的眼中,什么都没有姐姐的命重要,可是他显然在某些方面被那个刘胜凯设计给骗了。

    “没想到,刘胜凯他们的洗脑如此成功。”叶静嘉笑了,她不等继父开口,便不以为意道:“杀人?现在是法治社会,亓皓想杀死姐姐姐夫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再者,谁说姐夫不如亓皓。我可是听说,姐夫的能力不必亓皓差。不仅如此,姐夫的母家是在帝都是有名有姓的望族,而亓皓的母亲只是普通人而已。说起来,二人能力势均力敌。”

    顾建诚眉头紧蹙,忧心忡忡的说:“但是……”

    “但是什么?”叶静嘉认真的开口道:“爸,刘胜凯的公司与亓皓有股权关系,你想想他请你见面到底意欲何为?他们几人对你说的话真的可信吗?会不会是有意希望通过你达到牵制姐姐姐夫的目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