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光音的事情,说起来令人咋舌不已。

    临近上市的关键时期,光音突然传出有可能一分二,甚至是为三的重磅级消息。如今光音内部人人自危,都在另谋出路,有人试图另起炉灶,有人则着急忙慌的找下家,总而言之,原本音乐界的龙头公司,威严不在。

    “至于原因,内讧呗。”这日,阎卜成来到叶静嘉办公室汇报完工作,见顾白有事出门,叶静嘉闲到逗猫,二人便聊起光音八卦。

    叶静嘉不禁好奇的问:“内讧?”

    说起来,叶静嘉与光音的渊源颇深,所以对于光音公司的未来颇为上心。

    “你也知道光音内部大换血后就一直没有融合在一起,新上任的ceo压不住那帮老东西,许多派系趁机各自为政,相互夺权。这不,临近上市的一次股东大会不知为什么突然大吵了起来。据传吵得很严重,甚至动了手,还有人被送去了医院。”说着,阎卜成冷哼一声特别不屑道:“结果那位ceo倒好,见大事不好当场溜走了。事后虽然ceo出面调节过,但当时他都跑路了,能协调出什么来?加之那些人已经撕破脸,根本不可能重归于好。现在光音内部特别热闹,抢资源的抢资源,抢艺人的抢艺人,我听说那位上任不久的ceo已经拍拍屁股走人了。现在没有人愿意接受这摊烂摊子,啧啧啧,说不定明年就听不到光音娱乐这个名字咯。”

    看热闹的阎卜成三言两语将事情讲清楚,语气中充满了幸灾乐祸。

    叶静嘉则是微微叹了口气,颇有感慨道:“没想到,光音最后竟然落得这个下场。”

    “要我说,从光音放弃tony开始,这家公司就已经走下坡路,将苏宇派去商演更是说明这家公司要完蛋。”阎卜成倒是不觉得什么可惜,如果他是多愁善感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混到今天。

    阎卜成喝着咖啡,不知想到什么,转而开口道:“光音最大的败笔其实不是内部重组,而是真正的大老板放手。”

    说着,阎卜成的目光盯着叶静嘉的脸,一字一句的说:“你应该听说过光音的发家史,光音娱乐原本是家族产业,历经两代,到了第三代不知道什么原因,突然开始采用ceo制。ceo有好有坏,之前几任ceo确实有能力,可是新上任的ceo却让光音彻底颓败。”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工作室不会发生这种事情。”ceo什么的,叶静嘉不会考虑。

    得到理想的答案,阎卜成便也没有抓着光音的事情不放,毕竟光音如何与他们无关。当然,话也不能说的这么绝对,毕竟温峥辰正忙着接洽光音的人,希望能挖来好料。

    聊完光音的八卦,叶静嘉转而开始询问关于“小叶静嘉”的事情。

    只因,最近一段时间叶静嘉频频听到“小叶静嘉”的名字,她不禁好奇这位“小叶静嘉”到底是何方神圣。

    “她艺名樊伽尔,因外貌酷似你而出名。部分国内的中小厂商因为无法与你达成代言合同,故而退而求其次的选择与她合作。当然她本人也争气,无论是参加活动,还是出席站台都非常卖命,渐渐地便有了些名堂。”阎卜成介绍完“小叶静嘉”的基本情况后,不忘补充道:“不过,她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即便长得与你有几分相像,但演技远远不如你,花**罢了。”

    谈论起“小叶静嘉”阎卜成的语气非常平淡,甚至有些不屑。

    可见,这位“小叶静嘉”应该对叶静嘉的事业不会造成什么影响,不然工作室也不会坐视不理,看着她借用叶静嘉的旗号一步步走上来。

    听完樊伽尔的上位史,叶静嘉则不禁开口道:“没想到,我消失半年却有人热心肠的为我保持热度。”

    被猜中目的的阎卜成有点尴尬,不过他的脸上倒是没有什么羞愧的神情,反而大喇喇的说:“过去半年你一直不在圈内,而且吧,最近也不参加活动,有她在这不正合适吗?”

    留着“小叶静嘉”也是阎卜成与温峥辰讨论后的结果,虽然有些膈应人,但不得不说“小叶静嘉”樊伽尔的出现,从工作角度来讲,帮了叶静嘉的忙。

    见叶静嘉神色莫名,阎卜成想了想,主动开口试探道:“过段时间你的新电影就要上映,不如现在?”

    说着,阎卜成用手在脖子处比划了一下。

    叶静嘉摇头,勾起嘴角笑着说:“没关系,就让她再蹦跶一会儿,我觉得很有趣。”

    虽然叶静嘉要“感谢”这位“小叶静嘉”为自己维持热度,但是叶静嘉的头衔不是人人都可以用。哪能简简单单的将樊伽尔“咔嚓”,既然她愿意借用自己的名字,自己作为原主总要送给她些礼物,方能显现出自己是前辈。

    见状,阎卜成不禁摸了摸鼻子,看起来叶静嘉对于这位“小叶静嘉”很不满啊。

    叶静嘉倒不会将怒火牵连到阎卜成身上,毕竟他也是从工作的角度出发,看着阎卜成端着咖啡的手,她关心的问:“你的身体如何,听说钢板还没有取出来?”

    “嗯,没呢,医生说再等等,春节前才能取出来。”阎卜成摸了摸自己的锁骨,不禁道。手臂断了还好说,锁骨断了则要打钢板,只能等骨头长好后将再做手术将钢板取出。

    叶静嘉点点头,开口劝道:“如果身体不舒服就不要硬撑着工作,伤筋动骨一百天,何况是你这种情况。”

    一直以来,叶静嘉都觉得自己对阎卜成有所亏欠。

    当时如果不是阎卜成,或许自己已经长眠于地下。

    “我这都快两百天了,没事儿,盆盆说过我的身体恢复的非常好,只要不进行剧烈运动,不会出事。”阎卜成咧嘴一笑,丝毫不将自己的伤势放在心上。

    叶静嘉微微挑眉,恍然想起,照顾阎卜成的护士尉迟潆溪,昵称——盆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