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为了此事,夫妇二人僵持了三天,直至第四天上午。

    当亓恺在董事会被以亓皓为首的一批人狠狠打压后,当所有人都认定亓恺不能翻盘时,当亓恺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妻子送出国时,亓恺接到一通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说起来亓恺也不算陌生,只是无比意外。

    “亓恺先生您好,我是荆先生的特助楚楚。”

    “你好。”亓恺道。

    挂断电话后,亓恺久久不能平复内心的震惊与狂喜,他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紧紧咬牙牙龈,直至顾湘君走进来。

    “怎么了?”顾湘君见亓恺状态不对,关心道:“是因为董事会?”

    公司人多眼杂,亓恺不欲与妻子说刚刚的事情,只含糊的说了一句:“别担心。”

    亓恺的忍耐性极好,直至回到家中,他的脸上终于露出喜色,“君君你说得对,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或许我们真的可以获得胜利。”

    “怎么了?”顾湘君一愣,不懂丈夫为什么突然如此激动,她明明听说董事会剥夺了丈夫的一部分权利。

    只听亓恺说:“荆先生愿意帮我们。”

    “什么?!”顾湘君大吃一惊,瞬间惊喜的瞪大双眼,若是有荆先生相帮,那么鹿死谁手还说不定呢!

    不过很快,顾湘君心中的狂喜退却,她犹犹豫豫的问:“那,荆先生有没有什么要求?”

    亓恺坐到顾湘君身边开口道:“我知道你担心荆先生帮我们是因为对嘉嘉有所图,但是平心而论,哪怕荆先生真的对嘉嘉有所图,他这种身居高位的人所图的东西也不过是一点点亲情。再者,我与荆先生之间是正常的生意合作,我不会白白沾他的力量,更不会出卖嘉嘉。当然我承认,没有嘉嘉,我也不可能得到荆先生的青睐。”

    顾湘君看向亓恺,第一次没有火急火燎的怼回去。

    因为亓恺说的非常对,她不知道如何开口。

    见状,亓恺再接再厉道:“老婆,我认为荆先生的存在对于嘉嘉而言并非坏事,如今嘉嘉工作室的速度非常快,许多公司都在等待她出错,然后侵吞她的公司,难道你希望嘉嘉独自面对困难吗?”

    顾湘君在圈内待过,自然明白亓恺说的意思,她不想,不想让嘉嘉独自面对那些凶残卑劣的敌人。

    “我听说,荆家在前段时间处理一些私务,铲除一些家族的毒瘤。荆先生为什么这样做,你应该很清楚。老婆,真正的父爱是爸爸无法给嘉嘉的。”语罢,亓恺深深的一声叹息。

    虽然叶静嘉称呼顾湘君的父亲为爸爸,但是因为种种原因,顾建诚不可能真的成为叶静嘉的父亲。

    在亓恺的劝解下,顾湘君终于想通,只因亓恺说得对,荆先生的存在对于嘉嘉而言是好事。准确的说,无论是对妹妹,还是对于丈夫,荆先生的存在都是利大于弊。

    “我明白了。”顾湘君轻叹一声。

    见妻子想通,亓恺心中也长舒一口气。

    其实,亓恺内心很清楚,荆先生愿意出手帮自己只为了在未来某一天,自己可以帮他。

    为了妻子的安危,为了自己的复仇,为了亓家的未来,他不得不答应。当然,亓恺也不会因为出卖嘉嘉,在他看来,荆先生真的很疼爱叶静嘉,简直是奉若明珠。

    原本即将被亓皓扫地出门的亓恺起死回生,很快便拥有了比亓皓更为强大的后台支援。

    亓家的内斗一变再变,看得人眼花缭乱,战队之人更是不停的跳槽。在紧张的内斗中,圣诞节到来了。宜嘉大楼被装点的充满了节日的气氛,尤其是一进门便可以看到的挂满各种装饰物与礼物的巨大圣诞树,格外引人注目。

    不过再引人注意又如何,除了工作室的工作人员,极少有人来宜嘉大楼,同时大楼的前台形同虚设。

    即便如此,工作室依旧没有撤销前台。

    “文珍,我想再去一趟卫生间,辛苦你再坚守一下。”今天的前台依旧是两名女孩,其中一名女孩大姨妈造访,不得不频繁去卫生间。

    郝文珍点头说:“好。”

    见同事走后,郝文珍继续坐在椅子上,看着大门口。

    宜嘉大楼内的供暖设施十分给力,即便在一楼大厅穿着单薄的套装依旧暖意融融,可是郝文珍的内心却只觉得冷的发寒。

    临近年底,一场场同学聚会在等待郝文珍。郝文珍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参加那些聚会,她一直都是班里最优秀的学生,是标杆,是榜样,是第一,可是如此优秀出众的她却在一家小型娱乐公司当前台。

    巨大的落差,令郝文珍内心无比痛苦。

    每每郝文珍想辞职,可是看看工作室内的福利待遇,她就不忍开口。

    郝文珍很清楚,她在帝都内绝对找不到第二家拥有同样福利待遇的工作单位。现在,她要做的就是熬下去,她不信凭借她的学历与能力只能当一名小小的前台。

    郝文珍在等,她等待一次展示自我,一飞冲天的机会。

    她相信,她会在工作室内脱颖而出。

    可惜,郝文珍不懂。

    对于叶静嘉工作室而言,学历永远不是选人的关键。虽然郝文珍有着极高的学历,但在工作室看来她身上的傲气太浓,若想被重用,必须打磨掉一身的傲骨!

    正在此时,大门开了,叶静嘉与温峥辰风尘仆仆的走进来,二人不知说着什么表情专注。

    郝文珍连忙起身,笑着说:“老板,温总监。”

    温峥辰对郝文珍微微点头,叶静嘉则眉头紧锁没有将眼神分给郝文珍一分。

    郝文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二人一起疾步走进电梯,直至消失。她不禁叹了口气,脸色有些不甘的坐回去。

    “文珍,我回来啦!”正在此时与郝文珍一同当前台的同事回来了,她不是一个人回来,而是为郝文珍带了一杯热奶茶,她眨眨眼,俏皮贴心的说:“茶水间冲的,暖暖手吧!”

    “谢谢你,书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