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叶静嘉接到宁潸潸的感谢电话时,心中不禁微微松了口气,还好,还好薄灵灵不是顽固不化的圣母,尚且有的救。

    “姨夫姨妈非常感激你,他们托我向你转达谢意。”宁潸潸代替薄家夫妇,表达对叶静嘉的谢意。

    “薄先生薄太太真的是太客气了,愿意放弃领养是因为灵灵姐与舒先生自己的决定,我不过是顺路与灵灵姐吃了一顿饭而已。”叶静嘉不愿接受薄家的感谢,倒不是她谦虚,更不是她不知好歹。

    而是在叶静嘉看来自己不过就是几句话而已,哪里值得薄家亲自感谢。虽然之前的叶静嘉确实希望得到薄家的人脉与支持,可是随着工作室一步步的发展,她已经不愿意再去刻意维系双方关系。

    或者说,薄家对于她的帮助已经渐渐不再重要。

    叶静嘉更希望,自己与薄家的关系是如朋友般的相处。

    电话那头的宁潸潸却摇头道:“不瞒你说,为了表姐的事情家里人已经用尽了办法,但是表姐性格执拗,非要领养卓彩凤的孩子。如果不是你,这两天表姐就会办理领养手续,到时候木已成舟,等表姐后悔一切都晚了。”

    宁潸潸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叶静嘉却脑补出了许多内容。

    不过,有些话叶静嘉不会傻傻的说出口,她想了想,只挑好听的说:“我相信,经此事后灵灵姐不会再起领养贸贸的念头,时间一久,等舒先生拥有自己的孩子,他也会逐渐淡忘贸贸。”

    宁潸潸点头,希望吧。

    只要现在贸贸被送走,一切都会好转起来。

    随即,宁潸潸对叶静嘉说了一点点后续:“今天下午贸贸放学后,表姐夫与舒家人就会将他送回卓彩凤的身边,一并将事情讲清楚,以绝后顾之忧。”

    叶静嘉没有再详细询问舒家如何去做,在她看能用不违法的手段来能达到目的即可。

    挂断宁潸潸的电话,叶静嘉便将旁人家的事情放到一边,拨通了顾湘君的电话。

    听到叶静嘉要来,顾湘君虽然心中欢喜,但嘴上却说:“改天吧。”

    有了周琳的提前提醒,叶静嘉倒不意外姐姐的拒绝,她试探性的问:“姐,你最近工作很忙吗?”

    “嗯,是有一点忙。”顾湘君解释道:“临近年底,公司要做年报,做明年的工作计划实在是忙的抽不出时间,等过段时间我清闲下来去看你。”

    见顾湘君不愿提及工作中的困扰,叶静嘉也没有再试探,索性直接开口道:“姐,如果你有任何需要,一定要告诉我。”

    顾湘君一愣,随即道:“你是不是在外面听到了什么风言风语?外面传的事情都是假的,你放心我和亓恺都很好。”

    顾湘君极力掩饰现实,只是为了不让妹妹担心。

    叶静嘉哪里不懂顾湘君的想法呢,她顺势道:“嗯,我知道。”

    姐妹二人随后聊了一些生活琐事,直至顾湘君有工作室,二人才挂断电话,顾湘君随即扭头进入工作当中。

    如今亓恺在亓氏已经到了举步维艰的地步,亓恺祖父的病重加剧了亓恺与亓皓的内斗。原本亓恺凭借自身的能力,以及荆先生赠送花篮,接受邀请带来的余威奠定了自己在亓氏的地位。

    可是谁能想到,亓皓竟然找来了一座大靠山!

    如今,即便亓恺顾湘君夫妇同心协力,但他们心中实则很清楚,若是没有强有力的支持与靠山,只怕他们要输给亓皓。

    深夜时分,亓恺家的灯依旧亮着。

    夫妇二人为了一个新项目竭尽全力,只是如今亓家的风向彻底转向亓皓,项目的事情只怕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亓恺抬起头,见妻子依旧在忙碌,自觉无比的愧对顾湘君。

    如今亓皓在全力打压自己,哪怕自己在努力翻盘,但是现实令亓恺感到绝望。他的手下意识拉开抽屉,看着抽屉里的一个文件夹,再看看桌子上堆积成山的资料,最终亓恺拿着文件袋起身来到顾湘君身边。

    浓郁的黑咖啡味道弥漫在顾湘君的四周,亓恺将手中的文件袋放在顾湘君的面前,开口道:“君君,我已经订好了去国外的机票,下周你就……”

    不等亓恺说完,工作中的顾湘君猛地扭头看向亓恺,打断他的话说:“我不走!”

    “君君,现在不是耍性子的时候,你离开国内我才能安心。”亓恺将双手放在顾湘君的肩膀中,劝道。亓皓是什么性格他心知肚明,他不希望因为自己妻子有任何意外。

    “你安心,但是我不安心!”顾湘君看着亓恺的双眼,步步紧逼的问道:“如果我走了,你是不是打算与亓皓来个鱼死网破?”

    亓恺没有给予顾湘君实质性的答案,只说:“别担心,我不会有事。”

    “亓皓就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神经病,如果你认为自己没事为什么偏偏让我走!”顾湘君从来没有想过苟且偷生,她坚定不移的说:“现在,我们应该做的不是想退路,而是孤注一掷的与他放手一搏!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一定会想出办法的。亓恺我告诉你,我绝对不会一个人偷跑出国,留你一个人在国内和那个神经病较量,要活就一起活,要死就一起死!”

    看着妻子犹如慷慨赴义般的神情,亓恺心中又酸又甜,可最终统统化为苦涩。亓恺深吸一口气,看向顾湘君,再次道:“君君你听我说,我这样做不单单是为你,也是为了我。这里面是我手中亓氏的股权,现在全部转让给你,只要你手握股权,我就不会遇到任何生命危险。亓皓要的不是我,而是亓氏企业,”

    “那可不一样,那种疯子会做什么事情,谁也不清楚,说不定到时候他会说是我骗走了股权呢!”顾湘君坚持,绝对不走。

    夫妇二人僵持不下,亓恺要求顾湘君必须走,可是顾湘君却表示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