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舒家也算聪明,见大事不好立刻有人将那个熊孩子捂嘴抱走,同时有人站出来表示婚礼继续。”周琳冷笑一声,恶狠狠的道:“继续什么继续!灵灵姐的婚礼,因为那个兔崽子的鬼哭狼嚎彻底搞砸了!怪不得说龙生龙,凤生凤,舒家这些年简直就是养了一只小白眼狼,那个熊孩子和他那个亲妈亲爹一模一样,不安好心!”

    叶静嘉不觉得过错一定在孩子身上,她想了想开口道:“大概是卓彩凤教的吧,小孩子不懂什么。”

    周琳撇撇嘴,继续道:“要我说,不管是不是别人教的,那个孩子就不能留!”

    听到这里,叶静嘉不禁问:“贸贸还在舒家?”

    “不在舒家在哪里?卓彩凤根本不要!”周琳狠狠的用汤匙搅动着咖啡,恨铁不成钢的说:“你不是不知道琳琳姐的性格,她不忍心将那个熊孩子送走。虽然薄家不愿意,要求必须将熊孩子送走。但是舒晋原这个圣父……”

    听到这里,叶静嘉全然明白。

    虽然贸贸搞砸了薄灵灵与舒晋原的婚礼,但是他依旧留在舒家。

    “算了,不说她,说说你吧。”周琳挥挥手,不愿再多提及薄灵灵的倒霉事,转换话题。

    “我?我有什么好说的?”叶静嘉微微一笑。

    周琳笑嘻嘻的追问:“说说你们公司下一步要签谁?我听说,好多艺人都想进入你的公司呢!”

    “哦,是吗?”叶静嘉有些惊讶,这件事情倒是没有人与她说过。

    “你不知道吗?!自从tony的事业迎来第二春,prcey第二张专辑大卖后,许多小艺人都直勾勾的盯着你们公司,希望能爆红呢!现在你的工作室在圈内也是有头有脸的地方,嘉嘉,不错嘛!”周琳与有荣焉的开口道,她很为叶静嘉感到高兴。

    叶静嘉虽然有些讶异,不过却也意外。

    一顿晚餐整整吃了两个小时,不过通过晚餐,叶静嘉也得知了圈内的许多消息。比起工作室获知消息有所侧重,周琳知道的消息则是五花八门,非常有趣。

    结账后,周琳与叶静嘉等电梯。

    周琳问:“你怎么回去,要不要我让司机送你?”

    叶静嘉回答:“不用,顾白来接我。”

    “哇塞,你们两个都多少年的,能不能不要这么腻歪!”周琳瞪大眼睛抱怨道。

    叶静嘉只是微微一笑,随口道:“你也可以找一位男朋友。”

    “算了吧,没兴趣。”周琳撇撇嘴,敬谢不敏,“对了,他在哪里等你?”

    “停车场。”

    “那正好我们一起,我的司机也在停车场等我。”

    随后,二人乘坐电梯下楼,来到停车场。

    叶静嘉一眼便见到了顾白的车,她转身正要与周琳告别,却见周琳神情严肃的将叶静嘉拉到一边,告诉了叶静嘉一则重磅炸弹,“我听说,亓家现在的状况不太好,亓恺的祖父快不行了,亓家的事情应该这几个月就会有结果。”

    叶静嘉一愣,随即对周琳点点头,“谢谢。”

    怪不得自从自己从山上过来,除了接机当天再也没有见到姐姐的身影,原来是这样。

    “别谢我,我又忙不上什么忙,不过。”周琳皱了皱眉毛,下意识扫了一眼周围,然后用手捂住嘴巴,用极小的声音对叶静嘉说出另一则重磅炸弹:“亓皓好像找到了很厉害的靠山,你最好让你姐姐做好准备。”

    靠山?!

    听到这里,叶静嘉的心为之一颤,不过她没有多问,只道:“好的,我明白。”

    周琳笑着挥手说:“等你有时间的时候,我们下次再约!”

    正说着,顾白将车开了过来。

    叶静嘉微微点头,“再见。”

    “再见。”

    叶静嘉上车后,便见周琳的司机也将车子开过来接周琳。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出停车场。

    “聊得不开心?”车上,顾白见女友神色淡漠,不禁开口询问。

    叶静嘉微微摇头,想了想叹了口气说:“不是我的事情,是姐姐姐夫那边。”

    顾白见叶静嘉点到为主,不欲多说便也没有多加询问。

    当晚,回到宜嘉大楼的叶静嘉没有再继续工作,而是与顾白悠闲的坐在休闲室看星星。好吧,帝都的空气质量太糟糕,根本看不到星星,不过这并不妨碍二人享受难得的独处时光。

    皎洁的月光,宁静的气氛,两支酒杯,一**红酒,两猫一狗,叶静嘉与顾白依偎在一起,看着活泼不已的小二招惹沉稳冷漠的小黑,时不时二人再说上一两句。

    直至,叶静嘉打了一个哈欠。

    “困了?”顾白问。

    叶静嘉点头,“嗯,困了。”

    “睡吧。”顾白伸手将酒杯放在茶几上,正要起身,却被叶静嘉拉住。

    顾白见女友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心瞬间变成一潭春水。

    他当即俯身,一手搂住叶静嘉的腰,另一手放在叶静嘉的膝盖下,微微用力,叶静嘉便被公主抱了起来。卧在二人脚边的阿福也跟着站了起来,见无事后,便又趴了下去。

    叶静嘉的双手则顺势搂住顾白的脖子,难得打趣道:“今晚是不是吃的菠菜?”

    顾白低头看了叶静嘉一眼,眼神中透漏出别样的讯息:“等一会,你就知道我今晚吃的是什么了。”

    叶静嘉倒也不害羞,当即仰起脸回答道:“好呀,那我要试试看!”

    “你真是……”每每与叶静嘉在一起,顾白总会词穷,他只能无奈着笑着摇头。

    当晚的月光格外皎洁,痴男怨女,**好不热烈。

    突然,叶静嘉制止顾白的手,“等等,那个呢?”

    “好像用完了。”顾白声音沙哑,**的火焰将他清冷的眉眼染上一层别样的气氛。

    见顾白想继续,叶静嘉连忙问道:“怀孕了怎么办?”

    “结婚,生下来。”顾白看向叶静嘉,认真道。

    结婚?

    生下来?

    也好。

    叶静嘉没有再制止顾白,而是将双手攀上顾白的脖颈,原本他们就已经求婚成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