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与一般男女相处时,男人在办公室工作,女人则在沙发上闲玩儿不同。在叶静嘉与顾白的相处过程中,是叶静嘉在宽敞明亮的办公桌前伏案,顾白坐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闲书。

    这日,叶静嘉的工作室终于告一段落,她正要起身与顾白说些什么,便接到了周琳的电话。

    电话中的周琳强烈要求与叶静嘉见一面,甚至大有叶静嘉不出来她就去找叶静嘉的意思。

    无奈至下,叶静嘉只好答应。

    此时,顾白的目光已经从书中转移到叶静嘉的脸上,叶静嘉走到顾白身边,不得不说:“周琳找我,今晚晚餐我要与她在外面吃。”

    顾白嘉仿佛是知道女友在想什么,温和的开口道:“正巧我有事找阎卜成,晚餐我和他一起吧。”

    “对不起。”叶静嘉突然开口道。

    顾白微微摇头,伸手将叶静嘉揽入怀中,随即亲了亲叶静嘉的脸颊,没有多说什么。他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只要能无时无刻的看到女友,他就已经心满意足。

    “结束前通知我,我去接你。”

    当晚,叶静嘉与周琳在一家知名的餐厅见面。

    刚刚见面,周琳就抱怨道:“嘉嘉,你可真是大忙人,我找你不下十次了!”

    叶静嘉连忙道:“抱歉抱歉,实在因为封闭了半年,工作室发生了太多事情,大多亟待处理,我不得不先处理它们。作为赔偿,这顿饭我来请。”

    “算啦,我来吧。”周琳不过是口头上抱怨抱怨,并没有真的与叶静嘉生气。

    二人许久不见,自然有太多太多的话要说。

    不过周琳没有询问叶静嘉的半年在做什么,而是专心致志的说起基金会的事情。基金会发展的非常成功,业务发展顺利,在慈善业中渐渐打响名气。

    提及基金会,不得不提及薄灵灵。

    餐点过半,周琳开口道:“灵灵饥饿与舒晋原结婚了,你知道吗?”

    叶静嘉微微点头,“我收到了请帖与喜糖,恭喜他们。”

    叶静嘉虽然没有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不过请帖与喜糖都早早的由工作室代收。当然,工作室也以叶静嘉的名义奉上了一份诚意满满的红包。若说起来,工作室能发展到现在与薄灵灵的资金与密不可分的关系。

    没想到,周琳却说:“恭喜什么恭喜,婚礼现场一团乱!”

    “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静嘉一愣,不解的追问。

    “什么事情,还不是因为那个卓彩凤!”想到婚礼上发生的事情,周琳就气不打一处来。

    “卓彩凤?”叶静嘉眉头微蹙,随后恍然想起,卓彩凤便是顾白新片的配角之一,曾经陷害过自己的女演员。不仅如此,她还是舒晋原的前妻,怀着小三甘振声的孩子硬生生欺骗了舒晋原,嫁给了舒晋原。

    周琳噼里啪啦,很快将事情缘由说了出来。

    原来,薄灵灵与舒晋原虽然是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二人的恋爱关系也被双方的家长承认。但事实上,许多事情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即便曾经有过一次婚姻的身份没有阻碍二人在一起,可是舒晋原前妻时不常的蹦跶出来令薄家的父母非常不满。

    为此,薄家没少找舒晋原麻烦。

    说起来,卓彩凤之所以时不常的出现在舒晋原面前,原因很简单,只是为了一个“钱”字。

    卓彩凤与甘振声在一起后,完全是地狱般的相处模式。除了一开始二人勉强和平的过在一起,随后的大多数时候二人都在不停的吵架。原因很简单,钱和房子。

    二人的花销非常大,从前有舒家添补,加之卓彩凤在圈内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邀约代言不断,足够二人花销。

    可是自从卓彩凤离婚后,舒家自然断了对她的经济支持,而卓彩凤本人在剧组时发生的事情也在圈内流传开,加之她年老色衰,脖子上的伤疤狰狞恐怖,自然无人再肯用。

    如今,卓彩凤与甘振声赚的钱根本不足以供给二人的开销。

    至于当初卓彩凤赚到的那一套房子,更是状况不断。

    回到帝都后的甘振声看清形势,不同意将房子还给卓彩凤,为此二人常常大打出手。

    除此之外,二人亲生子贸贸的存在,更是令二人的关系火上浇油。

    甘振声根本对贸贸无感,卓彩凤则是从来没有照顾过贸贸。二人都对贸贸没什么感情,更不想在贸贸身上花钱,于是二人一不做二不休,将贸贸丢回舒家不管了。

    舒晋原不忍想留下年幼的贸贸,可是舒家却不愿意。

    如果贸贸是舒家的孩子,那他们自然应该养着。可是贸贸的存在根本就是在证明当年舒晋原的头上戴着一顶巨大的绿油油的绿帽子!

    养前妻与男小三的儿子,怎么可能!!!

    不仅如此,舒家也不希望贸贸的出现影响舒晋原崭新的生活。要知道,薄家已经找上过门来多次问贸贸的存在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贸贸被送了回去。

    不过很快,贸贸被送了回来。

    双方踢皮球一样的将贸贸在丢来丢去,谁都不肯接。

    舒家不接是理所应当,卓彩凤与甘振声不接便说不过去,可是卓彩凤与甘振声根本不在乎脸面,死活不要贸贸。

    “后来呢?”叶静嘉眉头紧皱,追问道。

    “后来?”周琳冷笑一声,“后来是灵灵姐心地善良的同意将贸贸留下,同时还劝了薄家人与舒家人接受贸贸。”

    叶静嘉微微叹了口气,轻声道:“灵灵姐,确实是难得的好人。”

    “好人却没有好报!”周琳愤愤不平道:“那小子根本就是一个白眼狼!灵灵姐对他那么好,结果他在灵灵姐结婚的时候,竟然哭着抱住舒晋原的大腿不许他结婚,要亲妈!”

    叶静嘉瞪大眼睛,无比吃惊!

    当即,叶静嘉便能猜到为什么周琳说婚礼乱作一团,是啊,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乱作一团。不单单是薄家丢脸,只怕舒家也跟着丢了脸面!

    “后来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