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小会客厅的空气因为戚茗轲的一席话而瞬间凝结,一旁的路清甜与秋一可更是觉察到叶静嘉眼神中的微微冷意。唯有戚茗轲,无知的看向叶静嘉,等待叶静嘉的回答。

    叶静嘉会回答戚茗轲吗?

    当然不会!

    如果不是因为戚茗轲与年婷算是远亲,如果不是有温峥辰提前打点,叶静嘉绝对会立刻开除戚茗轲!

    这个戚茗轲长得漂漂亮亮,怎么不长脑子!

    叶静嘉神情不悦,嘴角平直。

    prcey里的双胞胎是叶静嘉表弟的事情早已在工作室内传开,戚茗轲嫌弃prcey,不愿与prcey一起上课简直是摆明了不给叶静嘉面子!

    见状况不对,秋一可连忙开口补救道:“工作室令我大开眼界,能够有幸在钱老的指导下精进演技是我莫大的荣幸。早在校时,我便听过钱老的盛名,只是因为……”

    秋一可虽与戚茗轲不熟,但在近几个月的学习接触中多少了解一些她不讨巧的性格。若仅是如此秋一可也不会插嘴,但是秋一可清楚的知道戚茗轲有后台。

    或许戚茗轲不怕得罪老板,但是没有后台与背景的他却不同。

    秋一可担心,老板生气后自己被戚茗轲连累那才是得不偿失的事情。

    看着秋一可努力“哄”叶静嘉开心,一旁的路清甜只觉得可笑。

    戚茗轲做的错事,凭什么他们擦屁股?

    与秋一可的怕被连累不同,路清甜反倒是乐于看着老板厌恶戚茗轲!

    戚茗轲不就有年婷当后台吗?

    嗤,这有什么了不起的!

    路清甜轻轻扫了戚茗轲一眼,眼神中的不屑不禁流露出几分。她倒是要看看,年婷能帮到戚茗轲什么地步,就戚茗轲这种说话办事的方法,别说是在叶静嘉工作室,就算是在银河娱乐,在星光娱乐也只有一个“死”字!

    叶静嘉虽然有些不悦戚茗轲的言辞,但同时也注意到三人的眼神,看起来新签的三位艺人关系并不好。

    随后,叶静嘉又问了三人一些日常的问题,勉励了几句,见面便匆匆结束。

    与想象中的不同,在短暂的半个小时的谈话中,叶静嘉没有透漏出半分关于三人未来的想法与计划,更不要说工作安排了。这种结果令路清甜无比失落的同时,甚至产生了怀疑。

    怀疑,叶静嘉工作室真的会培养他们吗?

    不过在面对叶静嘉时,她不敢有一丝怨言,与另外两人一同乘电梯下楼。

    上了电梯后,三人谁都没有开口。

    不仅如此,路清甜与戚茗轲之间的氛围更是有一种莫名的尴尬。

    秋一可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主动开口问戚茗轲与路清甜接下来有什么安排试图令三人关系缓和。无论如何他们三人是工作室招收的第一批演员,哪怕不团结,也不应该内讧。

    “下午不上课?”路清甜有些惊讶的看向秋一可。

    秋一可解释道,因下午与老板见面,所以课程暂停。现在见面提前结束,故而三人意外的得到小半天的假期,“钱老的意思是,索性今晚也放假,明天正常上课。”

    “原来如此。”路清甜微微点头,却没有说自己的计划到底为何。

    反倒是戚茗轲直白的开口道:“我去亲戚家。”

    秋一可与路清甜不傻,立刻知道戚茗轲要去的是年婷家。

    路清甜低垂眼帘,掩盖中眼中的不屑,不过就是有一个好亲戚,有什么好得意的。现在去找年婷,还不是为了刚刚与老板见面的事情!可恶!

    对待戚茗轲,自始至终路清甜都是不屑与厌恶的。

    在她看来,与她性别相同且有亲戚撑腰的戚茗轲,必定会挡了她未来的路。

    另一边,戚茗轲也根本不在意路清甜如何想,她直接坐电梯来到一楼,然后打车去年婷家。

    当然,在伸手招出租车之前,戚茗轲给年婷打了一通电话,确定年婷在家。

    来到年婷家后,年婷热情的招待了戚茗轲。

    说起来,年婷与戚茗轲关系一般,只是在戚茗轲来帝都上学后,二人才开始稀疏的见过几次面。此次让戚茗轲进入叶静嘉工作室不单单是因为小姨的拜托,更重要的一方面是因为温峥辰。

    年婷虽然与小姨是亲戚关系,但她更在意的是温峥辰工作。

    在年婷看来,戚茗轲除了有些不会说话之外,拥有非常好的爆红条件。叶静嘉工作室的未来越好,温峥辰的事业越顺畅,她才有可能退到幕后,相夫教子。

    基于种种理由,年婷非常看好戚茗轲,对待戚茗轲的态度也比较上心。

    此刻,戚茗轲坐在客厅的沙发,年婷为戚茗轲倒了一杯果茶,笑着问:“今天下午怎么有时间过来?”

    “下午不上课。”戚茗轲规矩的坐在沙发上,喝着果茶解释道:“婷姐,你不是说让我最近有时间来找你?”

    年婷恍然想起,自己确实说过这句话,而且是多次。

    “对了,我听温峥辰说最近叶静嘉要见你们?”年婷见戚茗轲的茶杯空了,便端起茶壶为她倒茶,顺势换了一个话题。

    戚茗轲点点头,认真的说:“刚刚见过了,所以下午没有上课。”

    年婷倒茶的手一顿,下意识看向戚茗轲,“你见完叶静嘉立刻来见我?”

    戚茗轲点头,不解的看向年婷,有什么不对吗?

    橙黄色的香甜果茶被倒入茶杯中,年婷却只觉得头疼,不过通过小姨的叙述,与自己的几次接触,大抵也知道戚茗轲到底是什么性格,她耐着性子问:“你自己与叶静嘉见面吗?都聊了什么?”

    戚茗轲诚实的复述了一遍自己与叶静嘉的对话,年婷越听越不对,不禁打断道:“你说天天上课,没有休息是什么意思?”

    “不休假,我就没有时间吸收上课学习的知识。”

    戚茗轲的回答令年婷大吃一惊,真实的原因竟然是这样!年婷看着戚茗轲,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明明是勤学好问,为什么好好的话到她嘴里却成了这个样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