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第二天上午,叶静嘉见到了三位签约工作室不久的新艺人。

    见面地点选在十五层的小会客厅,叶静嘉没有刻意打扮,简简单单的白t恤搭配牛仔裤,一头乌黑的秀发被扎了起来,随意自然。

    反观三人,则是盛装打扮。

    说是盛装,倒也不是隆重,而是格外细致,细致到就连发尾与鞋带都精益求精,由此可以看出三人内心的忐忑与紧张。

    是啊,与老板见面怎么可能不紧张,不忐忑。

    若是被老板看中,不能说未来前途似锦,但至少短时间内可以得到好的资源,比旁人少走些许弯路。若是被老板厌恶,不说未来,初入娱乐圈的道路便必定不会顺畅,免不了起点比旁人低许多。

    正因如此,在得知要见叶静嘉后,三人非常重视的打扮一番。

    今天一早,三人怀揣着期待与忐忑前来,本想给叶静嘉留下一个好印象,却意外被叶静嘉的美貌深深震惊。

    虽然三人在荧幕中见过叶静嘉无数次,可远没有真人带来的冲击大。

    三人是知名表演系的应届毕业生,在校期间见过不过明星。尤其是校庆时,总会有大批明星荣归母校。无论归校明星的演技如何,只说样貌都都远没有荧幕中的光鲜美丽,时光与岁月在他们脸上留下的痕迹是粉底液都遮不掉的证据。

    可是,叶静嘉却用事实证明什么叫真人不上镜!

    清纯出芙蓉天然去雕琢,坐在沙发上的叶静嘉美若天仙。更重要的是,她的脸上满满的胶原蛋白,充满年轻的活力,丝毫没有颓态与老态,皮肤晶莹剔透,白皙发光,眼底没有一丝皱纹。

    不过说起来,叶静嘉只比三人大一届,确实不该显老。

    可就是这样年轻的,美丽的,娇俏的,单纯的刚刚大学毕业一年多的叶静嘉,不仅成为影后,而且成功创办了圈内颇有知名度工作室,培养出了爆红的prcey,将flop的tony推回从前,在光音的手中抢走苏宇,更重要的是,她成功吞掉了星空娱乐!

    颜值与实力的不匹配,令三人有些恍惚。

    这么漂亮可爱的女孩子,应该是傀儡老板吧……

    不然,这不科学!

    叶静嘉将三人的表情收入眼中,没有开口。

    或许是觉察到自己的不对,第一个进入会客厅的路清甜很快调整状态,开口道:“老板好,我叫路清甜。”路清甜人如其名,样貌甜美可人,笑起来更是如同甜蜜蜜的糖果令人的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

    有了路清甜开头,戚茗轲与秋一可才跟上。

    “老板你好,我叫秋一可,与您同校。”

    “老板好,我叫戚茗轲。”

    秋一可高大威武,外形俊朗。

    戚茗轲柳眉朱唇,温婉可人。

    叶静嘉微微点头,“很高兴见到你们,坐吧。”

    小会客厅是由冂字型组合沙发,与玻璃茶几组成,叶静嘉右侧的老虎椅上,她的左手边是一张三人沙发,对面则是一张双人沙发。

    三位艺人如何选择位置,则由他们自己决定。

    只见路清甜当仁不让的坐到距离叶静嘉最近的位置——沙发的右侧,也就是叶静嘉的左手边。不过她没有坐到沙发的最右边,而是稍留一段距离。

    随后而来的戚茗轲愣了一下,正在她纠结座位的时候,秋一可已经关好门,自然的坐在双人沙发上,与叶静嘉面对面。不过,秋一可没有选择与叶静嘉笔直的面对面,二人恰错开半个身位,令彼此更为舒服。

    见状,戚茗轲只好坐到距离叶静嘉最远的位置,三人沙发的最左侧。

    通过选座位的小事,叶静嘉隐约了解到三人的性格,不过,叶静嘉并不打算以性格论人,她见三人坐定后,主动开口关切道:“这段时间在工作室的感觉如何?”

    这个问题令路清甜有些尴尬。

    她经过层层筛选进入叶静嘉工作室时,被许多同学羡慕。本以为可以大展宏图,可结果别说宏图,脚都没能踏出宜嘉大楼半步!自从签约工作室后,她被要求立刻搬入宜嘉大楼,即可开始每日如同上学一般准时准点上课的生活。

    学表演,看表演,研究表演。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枯燥无味。

    若说一开始路清甜还能摆正心态,将学习当做厚积的过程。但当她看到同班同学,同届同学开始进出剧组,出演大大小小的角色,认识形形色色的演员,积累人脉时,再回头看看自己依旧在练基本功,那种感觉真的糟透了。

    不过,路清甜没有放弃。

    因为她知道,如今老板不在工作室。若是老板回来,想必结果一定会不同。现在,她终于等到了老板!

    路清甜先是甜甜一笑,然后用非常愉悦的声音开口道:“工作室的生活很好,衣食无忧。每天过的非常充实,钱老的授课更是令我受益匪浅。”

    叶静嘉微微点头,没有评论,转而看向秋一可与戚茗轲。

    只见,戚茗轲开口道:“感觉重新回到大一。”

    叶静嘉一愣,随口问道:“你的意思是?”

    戚茗轲眉头微蹙,面容立刻带上一抹愁容。

    不过,比她更发愁的是叶静嘉。

    “天天上课,而且没有休息。”

    此时,叶静嘉终于明白戚茗轲需要走后门签公司,她噎人的能力确实不容小觑。

    戚茗轲的话令叶静嘉不知接什么话才好,说戚茗轲不敬业吧,她也没有说不愿意学习。但是不可否认,戚茗轲的话也不会令人感到开心。至少叶静嘉就心生不悦,甚至有些窝火。

    “只是这样,有没有其他的想法?”叶静嘉想了想,轻声问。

    她给了戚茗轲第二次机会,希望她能说出不一样的见解,而不是只是希望放假这样令人不悦的话。

    可惜,戚茗轲注定令叶静嘉失望。

    抿嘴认真想了一会儿的戚茗轲开口道:“我只有一个想法,以后能不能与prcey分开上课?”

    “……”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