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亓恺与顾湘君暗指的事情,便是震惊帝都的荆家一事。

    比起荆家上演的内斗戏码,亓家内亓恺与亓皓的兄弟夺权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般的小打小闹,不值一提。

    说起来,帝都四大顶级豪门中,唯有荆家真正经历过大落大起。

    虽然荆家一路高歌猛进的杀了回来,但毕竟曾元气大伤,底气不足。

    这种底气不足,不单单是因为大起大落过程中带来的损耗,更重要的是重组后的荆家内部依旧不够团结。

    说白了,当年嫡系出事,与旁支有些不可分割的关系。

    只因血脉问题而低人一等,是许多有志之士无法忍受的残酷现实。故而,嫡系出事后,旁系自然有人站出来,试图要成为家族的首领,掌控荆家大权。

    嫡系消失的那些年,败落的荆家群龙无首,旁系之间斗得你死我活,荆家元气大伤的同时,族内关系乱作一团。

    当荆先生回归荆家,重掌荆家后,拥有魑魅魍魉心思之人不得不安定下来。至少在表面上,都乖乖的臣服于荆先生之下。当然,这种臣服是一种假象。与其说臣服,不如说是按兵不动,他们都想看看这位年纪轻轻的少家主到底有几把刷子。

    出人意料的是,没有经过任何培养与栽培的荆先生却真的具备荆家掌舵人应该具有的所有优点与能力。旁系的暂时不定,却让荆先生趁机真正掌握住荆家的大权,旁人再无翻盘的余地。

    随着荆家的日渐做大,荆先生的实力渐渐显现,不少人的歪门心思自然渐渐歇了。

    不过,依旧有人怀揣着各种想法。

    只不过因为新任家主无儿无女,故而那些人倒也不急于动手。

    当然,对此荆先生心知肚明。

    不过只要那些小心思不过分,荆先生便不会在意。

    一方面荆先生没有时间处理如此微乎其微的小事,另一方面荆家人丁凋零,荆先生也不愿去对族人动手。

    所以。

    许多时候,许多事情,荆先生对待族人的态度可以说是“放纵”。

    可是,这种好日子在今年七月底突然结束。

    荆先生以雷霆手腕,将荆家内部的毒瘤一一拔干净,动作迅速,气势逼人。

    当然,在此过程中荆先生也受到了重重阻碍。

    除了必定会出现的回击之外,自然有年长之人倚老卖老,仗着辈分比荆先生高便要闹一闹,甚至要开祠堂,见祖宗,痛诉荆先生的不忠不孝不仁不义!

    若是以往,荆先生或许会顾及颜面,网开一面。

    可是这一次,闹得越厉害的人,结果越惨。哪怕有人咒骂荆先生是残害族人,天理不容,可结果只能是惨上加惨。

    荆先生的冷酷与铁腕,第一次施展在荆家人面前。荆家众人突然明白,为什么在短短的十几年中,荆家可以重塑过去的辉煌。

    如今的荆家,人心惶惶,人人自危,自然也有人觉察出问题来。

    “族长这是什么意思,卸磨杀驴?”有人不知原因,担忧不已,生怕自己遭殃。

    自然也有人知晓一二,“非也非也,是有人暗杀族长的女儿而已。”

    “女儿?!族长有女儿?!你的意思是,族长这是要为他的女儿回家铺路?”

    “我只是听说有人担心族长将荆家交给亲生女儿,故而想设计除掉那个女孩。没想到被族长发现,现在族长便在报复那些人。放心,依族长的性格,只要没有参与其中便不用担忧。”

    并非所有的旁系都有妄念,有些荆家旁系只想安安稳稳过富贵闲人的美好生活。内斗夺权什么的,哪里有每天逍遥快活来的舒心。

    与此同时,其他家族也得知了荆家的事情。

    对于荆先生的做法,不少人倒是不意外。

    赵家的大家长便在一次家庭聚会中,随口说道:“历代荆家族长都是狠角色,荆家已经丢过一个女儿,不可能让第二个女儿出事。你们最近谨慎一点,尽量不要与荆家扯上关系。”

    赵家的几个孩子,连忙点头称是。

    赵惊鸿好奇的开口道:“爸爸,你说的第一位女儿是那位荆先生的妹妹?”

    赵家主点头道,“正是她,听说荆家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她,可惜。”

    半年的时间,可以发生许多的事情。

    比如,叶静嘉工作室后飞速成长为二流经纪公司。

    比如,荆家内部大洗牌,旁系被收拾干净。

    再比如,叶静嘉习惯隐居的生活。

    最初进入山庄的叶静嘉,非常不习惯。脱离网络的生活,令叶静嘉浑身都不舒服。虽然她不是特别喜欢摆弄手机、电脑的人,但是无聊的时候,她还是喜欢刷一刷朋友圈,看看新闻。

    可是来到这里之后,她彻底与手机、平板以及电脑告别,就连电视剧都不能看,每日的生活便是习武。

    授课的老师,是一位非常知名的武术大师,大师年过五旬,仙风道骨,对待叶静嘉态度宽容随和,教授武功时耐心温和,毫无急躁。与其说叶静嘉每日都在习武,不如说叶静嘉每日都在学习通过武术修身养性。

    习武的时间还好,无论是否喜欢,但至少有事可做。当不习武时,叶静嘉彻底陷入了一种无事可做的状态,她曾企图用书籍丰富自己的业余生活,但是意外的,这竟然变得非常的难,叶静嘉不知为何就是看不进去。

    后来,在武术大师的建议下,叶静嘉学会了务农、养花、种蔬菜。

    再后来,叶静嘉习惯了这种田园生活。

    每日清晨五点多起床,简单的伸展后,去吃早饭,吃完饭后去照看自己种的花花草草,随后开始正式习武。中午饭后,小憩片刻,下午继续习武,晚上的时候则可以坐在院子里看看星星,看看月亮,看看花草树木。

    日复一复,日出日落。

    虽说与世隔绝,但叶静嘉的内心在这种平静祥和,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压力与疲惫的生活中,彻底平静下来,甚至有些不愿离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