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自此,叶静嘉彻底消失在公众视野中。

    当然叶静嘉的离开,没有对娱乐圈造成任何影响。只因每天都有各式各样的新闻热点、新人出道,太多太多有意思的事情充斥大众的眼球,叶静嘉又算得了什么呢?

    叶静嘉知名度的渐渐下滑,虽然粉丝们有些着急,但工作室丝毫没有担忧的情绪,只因他们正在忙碌更重要的事情招聘中层管理人员。

    想要招聘到有能力,值得信任的中层并非容易的事情,温峥辰每天脚不沾地,忙着联络接洽各种圈内人士。

    如今叶静嘉工作室初具规模,拥有的艺人虽然不多,但贵在都是精品。加之刚刚吞掉星空娱乐,在圈内颇有了几分地位,故而正如温峥辰所料,确实有人开始因为工作室的未来前景而愿意来到工作室。

    不过具体的酬劳待遇未来等等方面,温峥辰不得不抽出时间一对一细谈。

    除此之外,工作室依旧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忙碌,无论是rcine的复出还是ony的复出,亦或者是叶静嘉后续一系列维持热度的工作都需要一点点的铺垫、处理。

    工作室全员齐动,依旧人人忙成狗。

    无奈之下,住院的阎卜成被温峥辰安排了处理苏宇解约的前期工作。

    见阎卜成躺在病床上,明明吊着双臂,还有艰难的用手指工作,推门而入的尉迟潆溪不禁善意提醒道:“你现在应该好好休息,最好不要长期工作。”

    阎卜成的手指飞快且轻盈的敲击着键盘,同时不忘笑着说:“盆盆,今天是来给我打针的吗?”

    尉迟潆溪不悦的再三重复道:“请叫我尉迟!”

    “好的盆盆。”阎卜成顺势答应。

    尉迟潆溪瞪了阎卜成一眼,好气哦!

    “伸脚!”

    “做什么?”

    “打针!”尉迟潆溪没好气的大声道。

    阎卜成恍然,如果在脚上打针,双手自然可以解放。解放了双手,自己就能继续工作啦。

    “不错嘛盆盆,很机智。”阎卜成点头称赞道。

    看着阎卜成嘻嘻哈哈的样子,尉迟潆溪正经道:“打针呢,严肃点!”

    “哈哈哈。”尉迟潆溪越是绷着脸,阎卜成越觉得有趣,怎么有这么好玩的小护士呢?

    除了打针之外,尉迟潆溪需要对阎卜成进行一系列的最基础的身体检查。

    尉迟潆溪动作干净利落,在检查结束后,见尉迟潆溪要走,阎卜成突然道:“盆盆,的口红要不要?”

    尉迟潆溪一愣,下意识的停下了脚步,狐疑道:“怎么色号?”

    “叶静嘉色。”阎卜成笑眯眯的回答。

    !!!

    所谓的叶静嘉色,便是新出的口红色号。

    一周前ray与叶静嘉合拍的口红广告在全世界各国同步播出,广告中的二人虽然没有表演,也没有什么互动。但只看二人的盛世美颜,也足够令人跪舔。

    原本就漂亮的口红涂在叶静嘉的嘴唇,更是怎么看都好看,几款原本拥有名字的口红,也被国人强行冠以“叶静嘉色”的昵称。

    当然“叶静嘉色”确实很漂亮,其中更是有一支颇有成为斩男色的潜质,爱美的女孩自然要人手一支。加之叶静嘉粉丝为了支持叶静嘉,疯狂购买,以至的新款口红在国内掀起了一股销售狂潮,国内专柜形成了一支难求的盛景。

    “真的?!”尉迟潆溪不敢置信的看向阎卜成,只觉得是天降惊喜。

    见尉迟潆溪一脸震惊,阎卜成大手一挥,爽快的点头,“口红在抽屉里,自己拿去。”

    尉迟潆溪快步走到抽屉跟前,打开抽屉,果然看到了的叶静嘉色,她立即瞪大眼睛,一脸惊喜的当即开口道:“我全买!”

    “免费。”

    !!!

    尉迟潆溪虽然欣喜若问,但没有伸手去拿,而是有些迟疑的看向阎卜成,“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说吧,你是不是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能做,我一定帮你办到,不过违规违纪的事情不行。”

    “盆盆,难道在你心中我就这种人?”阎卜成愣了一下,随即夸张道,一副受到巨大委屈的模样。

    尉迟潆溪眨眨眼睛,不知为何心中升起几分愧疚,不过最后她还是认真的点头说:“是。”

    “……”

    最终,尉迟潆溪还是白白拿走了抽屉里的所有口红。

    另一边,回到护士站,尉迟潆溪悄悄的将口袋里的口红放入自己的包包里。她明明已经很小心翼翼了,但依旧被人发现,“盆盆,你手里拿的是不会的口红?”

    此话一出,尉迟潆溪瞬间被护士们团团围住。

    “哇,盆盆口红哪里买来的?”

    “哪家代购,多少钱?”

    “好棒,盆盆分我一只我给你钱,好不好嘛!”

    “我也要我也要,这是不是叶静嘉色,超级难买!!!”

    可怜的尉迟潆溪,根本不想与人分享,可是现在已经被人发现,她只能忍痛,分出去两支。当然,尉迟潆溪没有收一分钱,“毕竟,阎卜成没有收我的钱。”

    “哇,阎卜成人这么大方啊?”有护士好奇的问。

    尉迟潆溪点点头,“还,挺好的吧。”

    “盆盆好羡慕你,可以负责阎卜成的病房。”

    一时间所有不忙的小护士都在羡慕尉迟潆溪,搞得尉迟潆溪有些不好意思。

    正在此时,有人突然道:“盆盆,阎卜成不会是在追你吧。”

    尉迟潆溪一愣,下意识脱口而出:“不可能。”

    他怎么可能在追自己呢,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如果不是追你,为什么送给你口红呢?”开口之人头头是道的分析,“你看,这口红一送就是一套,你说是因为阎卜成留着口红没处用。可是叶静嘉工作室明明有许多女性员工,他为什么不送给同事偏偏送给你呢?”

    此话一出,尉迟潆溪被问懵了,可是在她心中依旧是:“不可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