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毫不知李卫平是自己铁杆粉丝的叶静嘉,很快将李卫平的事情丢在一旁。她根本不在意李卫平的性格如何,她只需要知道的是李卫平的工作能力如何,只要工作能力强,能在阎卜成休养的时候支撑下阎卜成的工作来,不求他有功,但求他无可便足以。

    虽说阎卜成的伤情已经稳定下来,但叶静嘉还是不想他太累。

    同时,叶静嘉在百忙之中特意抽时间回了一次家。

    叶静嘉回家当晚的晚餐是炖排骨、青椒炒牛柳、地三鲜、干煸扁豆与一大碗丸子汤。不仅如此,顾建诚回家时,特意在当地极有名的一家酱牛肉店买了许多牛肉,还去附近一家很有名的蛋糕店买了叶静嘉喜欢吃的蛋糕。

    晚餐的好吃自不必多说,餐后根本不需要叶静嘉动手,叶兰芝早早就拦着让她好好休息。

    顾建诚则自然的起身帮叶兰芝收拾家务,顾建诚刷碗,叶兰芝则忙着擦桌子扫地。夫妇二人配合默契,看着顾建诚对叶兰芝的体贴与照顾,叶静嘉只盼有些事情一辈子不要说透,他们真的很好,很合适,也恩爱。

    二人清理完后,叶兰芝去切水果,顾建诚则开始泡茶。

    待三人坐下来后,喝过一点茶水后,叶静嘉将自己将要进行封闭式训练的事情告诉二人,并且说明无法与外界联系。

    “这是什么训练,怎么还不能与外界联系呢?”听到这里,叶兰芝有些心疼。

    虽说她与女儿不常见面,但一个月内还是能保持一到两次的联系。哪怕不频繁,可是对于叶兰芝而言已经足够。现在要半年的时间见不到女儿,更听不到女儿的声音,叶兰芝有些无法接受。

    叶静嘉安抚道:“妈,这是工作需要。”

    “我想这部电影一定是可遇不可求的工作机会,才让嘉嘉下了决心进行封闭式训练,我们为人父母的自然要支持孩子的选择,不能拖孩子的后腿。”顾建诚与叶兰芝的态度不同,他非常支持叶静嘉的选择。

    见状,叶兰芝也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同意。

    她知道,她在女儿面前坐不了主。

    “谢谢爸,谢谢妈。”叶静嘉见状,开口道。

    此次叶静嘉回家,不单单是为了说明自己要进行封闭式训练的问题,实则有另外一个目的。

    第二天,叶静嘉起床时继父已经去上班。

    她吃完早饭后,坐在沙发上,开口问:“妈,你觉得现在的生活幸福吗?”

    叶兰芝不知道女儿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她想了想还是据实回答道:“幸福,很幸福。”有温柔体贴的老公,有热情大方的大女儿和乖巧可爱的小女儿,不用为生活开销发愁,做着自己喜欢的工作。

    家庭和美,顺心,衣食无忧,怎么可能不幸福呢?

    见母亲满脸洋溢着幸福的光芒,叶静嘉点头,笑着说:“妈,爸爸对你很好。”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叶兰芝将一杯西瓜汁塞到叶静嘉手中,转身去准备午饭。

    见母亲脸色有几分娇羞,叶静嘉竟不知道应该说母亲的运气是好,还是不好。不过无论如何,她看着母亲的背影,轻声的道了一声:“在我心中,顾建诚永远是我的父亲谁也不能替代。”

    “嗯嗯,你是好孩子。”叶兰芝没有看到女儿的表情,只当她是真的接受了顾建诚,满意至极。与此同时,她正打开冰箱门,挑选晚餐的食物,“嘉嘉,今晚你想吃白斩鸡还是酸菜鱼?”

    “都可以。”见母亲完全听不懂自己说的是什么,叶静嘉不禁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同时只觉得一切不可思议,如此单纯甚至有些单蠢的叶兰芝怎么可能与那样的男人,做出未婚先孕的事情呢?

    那位生父到底看中了叶兰芝的哪一点呢?

    叶静嘉看着忙碌的母亲,百思不得其解。

    不是叶兰芝不好,而是叶兰芝与那样的人站在一起,实在是样样不如对方。

    叶静嘉想不明白,索性不再去想。

    叶静嘉在家中无法多待,哪怕叶兰芝再三挽留,她依旧要在第三天一早赶回工作室。

    看着门口大包小包的东西,见父母要亲自送自己去机场,叶静嘉连忙挥手道:“不用了,我打车就好。”

    “这么多东西。”叶母不禁道。

    叶静嘉笑着说:“没事儿,机场有小推车,直接托运很方便。”

    无论二人如何说,叶静嘉就是不让二人送。

    不仅如此,叶静嘉早一步定好的出租车已经来到楼下。在司机的帮助下将行李塞入车内后,叶静嘉扭头对父母道:“我先走了,你们注意身体,万事多加小心,有时间就去帝都住住。”

    “好好,你多注意安全。”

    “合理训练,不要急于求成。”

    夫妇二人不舍的叮嘱道,叶静嘉微笑着点点头,转身进入出租车内。

    车子一点点驶远,夫妇二人则一直站在小区门口,不舍的看向出租车消失的方向。

    “回去吧。”

    “哎。”

    出租车内,叶静嘉撑着手臂,看着窗外。

    虽然没有见到生父,但她对其性格隐约有一点点了解。自己此行必然会引起他的注意,只盼他能顺自己的心意,记起远在在这里的叶兰芝,不要将他的事情再连累道叶兰芝与顾建诚的身上。

    叶静嘉只盼,阎卜成经历的事情永远不要再发生在自己亲朋好友身上。

    正如叶静嘉所料,她回家的事情第一时间传到了荆先生的耳中。

    看着三人站在一起的照片,荆先生良久没有说话。正当楚楚以为先生不会说什么的时候,先生突然开口道:“派人保护他们的安全。”

    楚楚一愣,随即明白先生的意思,连忙点头说:“是,先生,我马上就去安排。”

    楚楚离开后,荆先生将照片反扣在桌子上,不愿再去看。他心知,女儿这是明晃晃的在提醒自己要保护他们的安全。荆先生满嘴苦涩,心中更是苦不堪言。

    可是,有些话他无法对任何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