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与此同时,一摞照片也送到了荆先生的案头。

    照片中,一辆汽车车头撞了个稀巴烂。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歪坐在车内的驾驶位,巨大的空气气囊同样沾满血渍。他的小半个身体探出车体,血粼粼的左臂松软的伸在外面,宛若四人。

    看起来,整个现场状况糟糕至极,令人心惊。

    “车祸发生地点是一处人迹罕至的林间公路,这条公路直达北山的别墅区。公路是双向四车道,不宽却也不窄,足以满足日常的通行需要。据记录来看,过去极少发生车祸。根据现场的照片来看,车辆当时应该与对向来车形成了猛烈的撞击。驾驶员反应机敏,迅速向左打方向,卸掉了部分撞击的力度,车身反转180,因为保住了他的性命。由撞击的痕迹也可以看出,对方在撞击时拼劲了全力,目的直指驾驶与副驾驶的位置,若是一般的驾驶员必死无疑。”楚楚在介绍完车祸的基本分析后,自觉的往后一退站到了一旁。

    荆先生低着头,看着照片,只字不言。

    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响的人心慌。

    荆先生的书房内,除了荆先生与楚楚之外,还站着四人。

    四人三男一女,风尘仆仆,皆低着头,不敢出声。

    不知过了多久,荆先生终于将手中的照片放下,看向四人。

    见状,四人中唯一的女士率先开口道:“先生,我们的人一直跟在小姐身后,没有”

    “够了!”不等她说完,荆先生就不悦至极的发出一声暴呵。他猛地将桌子上的照片拿起来,狠狠的甩到四人脸上,面容难掩愤怒之色,毫不留情的呵斥道:“这就是你们所谓的万无一失!若不是因为嘉嘉行程突变,现在我就要在殡仪馆与她相见了!”

    说到最后,荆先生的语气已经愤怒至极,雷霆般的怒火令老宅内的家政人员都战战兢兢。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先生动这么大的干火,整间房子仿佛都在震动。

    那开口的女人更是下意识的抖了一下,老老实实的低着头,站回原位。

    说起来,屋内的四人恰是负责荆先生安全的四位主要负责人。不过前段时间,他们增加了一项任务就是秘密保护叶静嘉的安全。虽然荆先生没有细说叶静嘉的身份,不过他们都心知肚明,只怕这位叶静嘉小姐正是荆先生的掌上明珠。

    对待这位叶小姐的态度,四人自然是尽心尽力,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的事情。四人得知事情发生的同时,接到了楚楚的电话,四人二话不说,立刻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迎接他们的,自然是先生的滔天怒火。

    见荆先生怒火不减分毫,一人主动站出来说:“先生,我们现在便去”

    不等那人说完,荆先生便生硬的打断他的话,毫不客气的说:“够了!你们现在马上出去!”

    四人心中一震,瞳孔猛地紧缩,下意识抬头看向荆先生。虽然有一肚子话要说,但最终还是不敢违抗先生的命令,转身离开。

    荆先生抬头看向楚楚,开口道:“你也出去。”

    “是,先生。”楚楚最后一个出门,不忘将门带上。

    四人与楚楚离开后,一人主动道:“楚楚小姐,您看这次的事情?”

    “窦先生,如果先生有需要,会通知你们的。”楚楚客气的开口,有用的内容却是一句都不敢说。

    无奈,四人只能怀着忐忑的心情离开。

    只是离开时,每个人心中都是思绪万千。

    他们不怕被骂,只怕没有弥补的机会。先生将他们叫来,骂了一顿却不给他们任何弥补的机会,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一人在上车前不禁道:“到底是谁呢?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哎,无妄之灾,真是无妄之灾!终年捉鹰,却被鹰啄了眼。”

    “老班,话不能这么说。对方的行动已经有所先兆,依旧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责任在谁,大家心知肚明。”

    被称作老班的女人心中大怒,当即冷笑一声,毫不客气的反驳道:“怎么,这黑锅想让我背?我没记错的话,小姐的车辆安全是由你来负责吧。现在车子被撞的稀巴烂,责任到底在谁还说不定呢!”

    “你!”

    二人针尖对麦芒,见状,第三人冷哼一声,极为不悦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在这里争!有时间在这里吵,不如想想被人顶替之后,回家族如何谢罪!”

    他说完后,驱车离开。

    二人浑身一震,火气瞬间降了下来。

    随后,另有一人叹了口气,微微摇头道:“我从未见过先生发过这么大的火,大家虽然平日里有竞争,但如果连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都不清楚,那不如趁早引咎辞职,以免牵连他人。”

    语罢,此人也驱车离开。

    独留二人站在停车场内,四目相对。

    他们没有再争执,转身各自驱车离开。

    二人都不傻,自然明白现在的当务之急是什么车。

    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找到小姐的那辆车。

    对方为什么将车拖走,原因很简单,不外是不希望有人拿到车载监控。他们最大的错,或许不是没有保证车辆的安全,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落入下成。不仅让车祸发生,而是没有保留住监控录像。

    甚至于,见小姐驶向事发地点他们才后知后觉的行动。

    看起来,这几年轻松舒适的工作环境着实让他们的警惕性与自主性下降了许多,全然已经没有过去的实力。

    不过这样看来,小姐确实有先生之风。

    荆先生站在书房内,正在打电话。他说的是一种非常罕见的语言,哪怕有人站在房间内听,恐怕也听不懂他到底在说什么。说着说着,荆先生的眼神突然一凌,略顿片刻后,开口说了一句话,然后他扣了电话。

    看着书房内挂着的那副油画,荆先生不禁喃喃道:“人心不足蛇吞相,看起来,这些年是我太放纵他们了,让他们的心大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