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婚礼的整个全程,年婷都是在一种懵与喜中度过的,她只记得自己说出了“我愿意”三个字,剩下经历的一切全部都记不得了,宛若失忆一般。等她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钟。

    温峥辰见年婷穿着敬酒的旗袍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不禁拍了拍她的肩膀,关心的问:“累了吗?”

    年婷微微摇头,不累,只是……

    年婷抬头看向温峥辰,表情复杂的问:“你怎么会突然想到举行婚礼?不是说,不举行吗?”关于婚礼的问题,二人明明讨论过,因为双方的工作都很忙,故而最终达成了不举行婚礼的统一想法。

    可是现在,怎么又举行了?

    “不喜欢?”温峥辰坐在年婷身边。

    不是不喜欢,而是太惊喜。

    年婷不知道如何形容此时此刻自己的心情,只觉得千言万语也不足以表达自己内心的惊喜之情,太惊喜,太震撼,太意外,太激动。

    温峥辰看着年婷微微泛红的侧脸,回忆起今天年婷的表现,突然明白原来年婷一直都想要一个婚礼,只是没有说出口。这样想着,温峥辰不禁伸手握住年婷白皙柔软的双手,认真的说:“对不起,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婚礼的事情不是我准备的,是嘉嘉他们为我们策划的。”

    “嘉嘉?”年婷一愣,更为意外。

    原来,在听说二人结婚,且不打算举行婚礼后,叶静嘉与顾湘君立刻表示强烈反对。于是乎,二人联动阎卜成、袁圆与jeff等老一批工作室的员工,出于私交为二人的婚礼出谋划策,四处联系。

    当然,最重要的部分则是温峥辰的意见。

    于是有了温峥辰与年婷回帝都的当晚,阎卜成将温峥辰叫回工作室的事情发生。

    当叶静嘉问完温峥辰爱不爱年婷的问题后,温峥辰思考了许久,才说:“爱。”

    因为一个“爱”字,故而让叶静嘉等人下定决心为二人举行婚礼。

    “盛大的婚礼时间方面恐怕来不及,不过我们会尽力将婚礼办到最好。”当时叶静嘉是如此对温峥辰承诺的。

    事实上,婚礼虽然不够盛大,但足够唯美浪漫。

    尤其是年婷的婚纱,更是从国外空运而来艳压四座。

    温峥辰握着年婷的手,温和的说:“不仅是嘉嘉他们,你们台里也给予了大力的支持。”

    没有年婷台内领导与同事的支持与配合,怎么可能给年婷这么大的惊喜呢?

    年婷早已恍然大悟,其实一切都有迹可循的,只是她没有往这方面想,因为不敢想怕失望,怕一切都是自己的自作多情。千言万语,年婷只说了一句,“谢谢他们,也谢谢你。”

    对于年婷而言,今天的婚礼是一场梦幻的婚礼,圆了她人生的一个梦。

    温峥辰与年婷四目相对,一夜春光无限好。

    婚礼结束后,生活依旧要继续。

    温家人与年家人千里迢迢的来到帝都,自然不能参加完婚礼立刻就走。温峥辰与年婷不得不做东,带着浩浩荡荡几十人在帝都内浏览了一番,所有的热门景点自然一个都不拉。

    在此期间,二人简直忙断了腿。

    不过,二人的辛苦没有白费,回到家乡的两家人都很满意这次帝都之行。尤其是来参加婚礼的年家,更是瞬间将年婷看作嫁得好的代言人!

    “那婚礼要花费不少钱吧,我听说你那婚纱就好几百万呢!今天你小姨我和我说,我们住的那家酒店住一晚要好几千呢,是不是真的?”年母在电话那头不禁问道。

    年婷不清楚这些事情,只能转换话题道:“妈,你在帝都玩儿的开不开心?”

    “当然开心!”年母只觉得扬眉吐气了,她兴冲冲的对年婷说,“婷婷,你还记得你大舅楼上的李阿姨吗?就是她女儿大学一毕业就嫁给实习单位经理的那个李阿姨。她听说你大舅一家五口都住在帝都的高档酒店,还包吃包住包玩包路费都震惊了!一开始还不信,后来被你大舅妈说的哑口无言。我听你大舅妈说,她讪讪的说了几句就说要回家看孩子,再也不说那些闲话了!”

    所谓的闲话,不过是说年婷是嫁不出去的老姑娘之类。

    以前父母没少为了自己的婚事操心,这一次自己的婚礼确实让二老扬眉吐气了一把,年婷也非常开心。其实她心中清楚,父母是希望他们举办婚礼的。

    无论如何,二老心愿达成。

    只不过,年母却说:“婷婷,你也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生个孩子,趁着我和你爸还走得动,把孩子给你带起来。”

    听到母亲开始劝自己生孩子,年婷只能无奈的敷衍道:“妈,我这边有工作先挂了!”

    年婷挂断电话,去楼下停车场开车回家,孩子的事情随缘吧。

    待她回到家中时,温峥辰已经将晚餐做好。

    自从婚后,温峥辰几乎再也没有住过工作室,每天都回家。只不过,到家的时间有早有晚,比如今天就格外的早。

    年婷换下衣服,洗了洗手,走到厨房问:“要不要我帮忙?”

    “不用了,我已经做好了,你准备一下吃饭。”温峥辰打开蒸汽锅,将蒸好的鲳鱼从锅里拿出来,随后滴上几滴调配品,便是大功告成。

    比起年婷的厨艺,温峥辰的厨艺更加。

    年婷吃着清蒸鲳鱼不禁道:“真好吃。”

    “好吃就多吃一点。”温峥辰笑着劝道。

    年婷点点头,询问:“对了,酒店是你定的吗?怎么定了那么贵的酒店?”

    “酒店是亓家的产业之一,顾湘君给了我一个内部折扣,不比一般的酒店贵到哪里去。”温峥辰开口解释。

    再便宜也是贵,不过年婷没有为此事与温峥辰争论。

    说起来,年婷是知道亓家。虽说她只是一名主持人,但接触的人多了,必然会知道一些普通人难以得知的消息。她看了一眼温峥辰,想了想,含蓄的问:“你和叶静嘉的关系怎么样?”

    “还不错。”温峥辰含糊其辞的回答。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