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峥辰将外套挂在衣架后,换下拖鞋,然后走到餐桌前,看到桌子上的三菜一汤,不禁问厨房里的年婷,“是你做的吗?”

    “随便做了一点,你尝尝看。”年婷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着说。

    温峥辰笑着点点头,然后先回卧室换了一套衣服,然后洗手,坐在餐椅上。

    年婷连忙说:“你试试吧,喜不喜欢。”

    温峥辰拿起筷子,尝了一口红烧茄子,细细品味后,点头说:“不错。”

    见温峥辰喜欢,年婷悬着心终于落了回来,她自知温峥辰厨艺佳,生怕自己做的饭不和他的口味,她连忙说:“我帮你盛一碗汤。”

    虽说二人已经是夫妻,但却是第一次坐在家里吃饭,加之二人几乎没有什么恋爱期,故而彼此都能感觉到吃饭时的生疏。

    温峥辰主动开口问:“有什么需要可以去楼下的便利店,如果店内没有,你可以将需要的东西告诉他们,他们会帮你进,当然也可以网购。网购的话,如果不在家,可以麻烦小区物业代收一下。”

    “嗯,我今天找物业要来了便利店的电话,便利店速度很快的将东西送了上来。”年婷点点头,开口道,“当时我恰好没有时间去开门,他们就将东西放在了门口。”

    话题一旦打开,便有许多内容可以聊。

    年婷是主持人,知识面广泛。温峥辰常年与人谈合作,自然也能言善道,只要二人有心,饭桌上的气氛足够热闹。

    二人聊着聊着,温峥辰问,“周日你有时间吗?”

    年婷没有立刻答应,而是反问:“有什么事吗?”

    “嘉嘉他们希望大家坐下来吃一顿饭,我想了想觉得可以便同意了。”温峥辰解释道。

    年婷非常想答应,而是想到周日的安排,只能说:“我看看吧。”

    周日的时间,年婷实则已经安排了工作。

    第二天一早,等她回到单位得知,工作内容是拍摄杂志。

    虽说年婷是主持人,但因为是知名主持人,所以确实会有杂志社找年婷拍摄杂志封面,或者内页。此次找年婷拍摄的杂志,是一本二线杂志,虽说是内页,但台里的意思还是希望年婷可以参与拍摄。

    听说年婷当天有急事,安排工作的领导劝道:“拍摄是在上午,如果顺利的话,中午便能拍摄完成。”

    见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年婷只能答应,同时在第二天将结果转达给温峥辰。

    温峥辰当即表示:“没关系,那我们就将时间定在晚上,刚好晚上大家都有时间,”

    周日转眼即到,当天温峥辰有工作,天不亮便离开。

    温峥辰离开不就,年婷便起床准备梳洗。

    二人虽说是新婚,但夫妻之间的互动却不算频繁,年婷不知是不是自己老了,魅力不足,她微微叹了口气,有几分失落。

    早晨八点多时,年婷开着自己的车抵达拍摄地点。

    这次年婷工作的杂志名为《新娘》由此可知,年婷的着装打扮自然是新娘妆。

    不仅如此,拍摄地点更是教堂。

    年婷一边化妆一边不解的问化妆师:“今天怎么是实景拍摄?”

    化妆师曾与年婷有过无数次合作,私交不错,她开口道:“听说是因为现在西式婚礼很流行,很多人选择去国外或者是港城的教堂结婚,所以这家教堂希望通过杂志的报道吸引更多的新人来这里结婚。”

    年婷点点头,倒也没有深究。

    说起来,这家教堂其实在帝都很有名,更是最古老的教堂。可是因为宣传力度不顾等外部因素,极少有人知道这里。

    “若是这次在这里拍照后,真的可以吸引更多的新人来这里就好了。”年婷开口道。

    “一定可以的。”化妆师笃定的说。

    年婷不知道她的信心从哪里来,不过还是附和着笑了笑。

    化妆师的手艺很好,至少年婷非常满意自己的妆容,不过想到今天是拍摄杂志,她不禁道:“这样的妆容,拍摄时缺少冲突感吧。”

    “不会的,正合适!”化妆师满意的摇头,然后催促年婷快去换衣服。

    在工作人员的催促下,年婷去换装。

    见到婚纱的一刹那,年婷就被婚纱的美丽所倾倒。

    这是一件非常非常美丽的婚纱,婚纱非常的大气华丽,一字肩与收腰的设计极为凸显身材,层层叠叠的大裙摆如如云朵一般轻盈柔和,看起臃肿,实则起到好处。

    没有繁杂的最钻与坠饰,干干净净的婚纱足够艳压四座。

    穿上精致的高跟鞋,戴上奢贵的钻石项链、耳环,当年年婷拿起捧花,披上嫁纱的那一瞬间,突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紧张感从心底油然而生。不过她微微摇头,只当自己想太多。

    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年婷向拍摄地点教堂走去。

    随着一步步靠近教堂的大门,年婷的心脏跳动的越来越激动,直至她看到了自己的父亲。

    “爸!”年婷瞪大眼睛,不敢置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切。

    这一刻,她的泪花四溅而出。

    跟在年婷身后的化妆师见年婷哭了,连忙惊呼道:“不要哭,不要哭,妆花了!”说着,她急匆匆的冲上前来为年婷补妆。

    年婷任由化妆师为自己补妆,她的双手紧紧的握着父亲的手,纵使有千言万语想说,想问,可是现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太激动,太感动,太精细。

    年父则是一脸喜意的说:“婷婷别哭,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不要哭。”

    此时此刻,年婷终于明白了一切。

    可是父亲越说,她越是哭得厉害,从她眼眶中流出来的全是惊喜的泪水。

    一旁补妆的化妆师都要急疯了,一个劲儿的劝年婷不哭,却根本没有用。

    反而是年父的一句:“别哭了,小温还在里面等着你呢。”才堪堪止住了年婷的泪水。她深吸一口气,忍着泪水,将手臂挽到父亲的手臂上时,教堂的大门大开。

    教堂内,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就在牧师的跟前,那里站着的不是别人,正是温峥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