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温峥辰与年婷抵达帝都时已是下午四点多,二人走时轻装简行,一人拎了一个小皮箱,回来时却是大包小包,足足有六七个大包。只因无论是温家还是年家,都为二人准备了不少的的家乡特产,二人不好不带。

    幸好温峥辰的汽车停在飞机场内的停车场,倒也不会太麻烦。温峥辰推着行李车,停在大厅门口,扭头对年婷说:“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开车。”

    年婷顺从的点点头,温峥辰转身走出大厅,向停车场走去。

    看着疾步走出去的温峥辰,年婷想了想,推着行李车向外走去,最终选择站在一处阴凉却醒目的位置。

    帝都的夏天非常炎热,尤其是进入七月后,更是热的人心慌。一股股热浪向年婷袭来,年婷却丝毫不觉得热,更不想换位置。只因如果她站在这里温峥辰就不需要辛苦的拐进来了。

    年婷站在原地,不停的张望着远方,只怕温峥辰看不到自己。

    正在此时,年婷突然觉得什么地方闪了一下,下意识扭头去看,果然看到了一辆黑着的车。

    恰好此时温峥辰的车也回来了,只见温峥辰将车靠边停好后,走下车来,接过年婷手中的行李车,意外的问:“你怎么出来了?”

    “我刚刚出来的。”年婷笑着回答道。

    温峥辰点点头,开口道:“你去车上等一会儿,我把行李放好咱们就走。”

    说着,温峥辰自然的将从行李车推到后备箱后面,然后打开后备箱,从上面拿下两个大号手提袋放到后备箱内。见状,年婷赶忙来帮忙,温峥辰却挥挥手,再度重复道:“不用,今天天气热,你在车上等我。”

    见温峥辰再次拒绝,年婷倒没有再强求,她对温峥辰说:“你等我一下。”

    温峥辰不解,只见年婷走向了车道对面。

    一群狗仔正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工作成果,兴冲冲的计算着将各种照片、视频折算提成后自己可以拿到的价格,本以为可以大赚一笔时,他们便听到了敲玻璃的声音。

    狗仔一愣,通过贴了膜的玻璃,看到了外面的人正是他们偷拍的主人公之一。车内的狗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打定主意不开门。不仅如此,他们更是庆幸自己将车前玻璃用挡光板挡住。

    “有胆量偷拍我,没胆量开门?”年婷见车内的狗仔不开门,毫不客气的开口嘲讽道。

    啪啪啪,啪啪啪,年婷一连敲了好几次玻璃,车内的狗仔却始终不开门。他们认定只要自己不开门年婷早晚会离开,可惜他们猜错了。

    若是平日,年婷被偷拍后不会兴师动众的亲自找来。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是她与温峥辰结婚后第一次回到帝都,意义不同。她不知道狗仔会怎么写,更不希望自己与温峥辰的**被狗仔曝光!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新嫁娘年婷不知怎的,越想越气,她冷着脸,站在狗仔车前不停的敲着玻璃,颇有一种你不开门,我誓不罢休的架势!

    不过片刻,年婷的举动便引来了几名路人的远处围观。

    “好了,别敲了。”正在此时,温峥辰走过来揽住了年婷的肩膀。

    刹那间,年婷所有的火气都消失了,可是她仍有些不甘。不等她开口,温峥辰已经微微摇头,仿佛他知道年婷是为什么过来。温峥辰伸手敲了敲玻璃,开口道:“门可以不开,但老板的电话最好不要不接。”

    说完,温峥辰揽着年婷的肩膀,强势转身离开,独留狗仔依旧窝在车里。

    见温峥辰与年婷走远后,有人小声道:“那个男的是谁,什么意思?”

    正说着,手机响了。

    一群狗仔行动,自然有一个小头目,响电话的便是小头目。小头目接起电话后,嗯嗯啊啊了一通,挂断电话后脸色不愉的骂了一句:“妈的,晦气!”

    “赵哥,怎么了?”有人问。

    赵哥不悦道:“问什么问,收车!”

    说起来,圈内的狗仔虽然不要脸的居多,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拍。除了背景特别雄厚,以及毫无知名度的艺人不拍之外。他们还有一类人不会拍,比如温峥辰与年婷。

    二人新婚燕尔,虽然在圈内是一景,但若是放在公众面前,却不如十八线女艺人走光来的有曝光度。加之,温峥辰在圈内颇有人脉,拍了也是白拍。

    若是经验老道的狗仔队今天遇到二人,自会主动避开,遇到机灵的,或许会主动上前恭喜一番,独独不会偷拍。

    可惜,今天这一车狗仔是某知名狗仔队新招来的狗仔小弟,所知甚少,甚至连温峥辰是谁都不知道。见年婷与一男子举动亲密,理所当然的拍了下来,想着编一个噱头,买个好价格。

    结果,现在不仅好价格没有卖到,而且被老板骂了一通,真是活该!

    另一边,年婷跟着温峥辰回到车子旁。

    温峥辰拉开副驾驶的门,年婷却没有坐进去,而是关心的问:“酒醒了吗?要不要,我来开车?”

    “没关系,上车吧。”温峥辰微微摇头。

    见状,年婷没有再强求。

    二人刚刚驱车驶离,便有一辆车停在二人车子的位置。

    “刚刚那是温峥辰的车?”车内,楚炎开口问。

    坐在副驾驶的楚楚拿出散粉补妆,不忘教育道:“专心做正事。”

    楚炎腹议,什么正事,不过就是接个只会沾光装糊涂的老东西而已,他脑子一转,好奇的问:“姐,你说,先生这次让他们过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楚炎!”楚楚猛地扭头看向楚炎,冷脸道:“不要打听先生的事情,如果你再打听先生的想法,以后就不用在这里工作了!”

    见楚楚疾言厉色起来,楚炎连忙说:“好好好,我不打听,不打听还不行吗!”

    楚楚扫了一眼楚炎,随即将散粉收起来,依旧冷声叮嘱道:“我去接人,你警醒一点。”

    “明白!”楚炎笑眯眯的保证道,只见楚楚推开车门,下车走向机场内,楚炎则靠在椅背上,心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