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活着,才有希望。

    可是有的时候,活着却不见得一定会拥有希望。

    比如陆樾之。

    对于此时此刻的他而言,活着对于他而言只有绝望,无尽的绝望。一无所有的他不知道未来的自己可以怎么办,他懵了,他慌了,他乱了,他疯了。

    陆樾之在病房里哀嚎哭泣了整整五个小时候,在小护士推门进来为他量体温的时候,他终于安静了下来,只是催促小护士帮他打电话联系朋友,可惜小护士不愿意,她推脱各种理由,就是不同意。

    恼怒万分,恨不得将小护士的头往墙上撞的陆樾之见小护士真的转身离开,无奈之下只能死皮赖脸的在病房里喊救命,希望有人帮他,无论那个人是谁。

    不知何时起,陆樾之的自尊心已经消失,他学会了撒泼打滚,胡搅蛮缠。

    这个方法最终起效,有好心人听到病房内传来呼救声,以为出了什么大事,赶忙进来,然后陆樾之利用对方的善良,成功的拨通了朋友的电话。

    他别的不要求,只要求将自己的房子拿回来。

    可惜电话那头的人不是拒接、拉黑就是敷衍婉拒,总而言之没有人愿意帮陆樾之。

    是啊,陆樾之已经完蛋了,谁敢沾他呢?

    陆樾之在一次次被拒绝,被打击中,最终让人拨通了星空公司内与他关系不错的高层的电话,对方听到陆樾之的悲惨经历后,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答应去医院看望陆樾之。

    不等陆樾之高兴的见到对方,对方来到病房后率先先拿出一份文件,那便是陆樾之父母签署的一份证明陆樾之私吞大量公款,以及向外出售公司内部资料等诸多罪行的文件。

    高层朋友要求陆樾之偿还星空娱乐公司为他垫付的治疗费医药费,以及车祸后的各种赔偿金。

    陆樾之彻底蒙了,他摇着头,喃喃道:“不可能,这些事情都是假的,我没有做,我没有做!!!你们不是说只要他们替我解约,就不就追医药费了吗!你们出尔反尔!!!”

    陆樾之嚎叫道,他不会赔钱,绝对不会!

    “樾之,公司怎么可能做赔钱的买卖呢?”高层语重心长的说:“我们原本确实是想免掉你的各种费用,但是你的父母却是要求一套房产,最终我们只能满足他的要求,现在你的遭遇我也感到很惋惜,我没想到叔叔阿姨竟然会遗弃你。不过事已至此,我希望你可以接受,钱是可以再赚来的,你何必执拗呢?”

    此时,陆樾之终于明白自己的这位“好朋友”来看自己根本就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我不承认。”陆樾之紧紧抿着双唇,死活不承认。同时恨不得将自己的父母千刀万剐,他恨他们!!

    他不能承认,他怎么可以承认呢?钱确实可以再赚,可是他却赚不来。

    陆樾之咬着后槽牙,死不松口。

    可惜,对方是有备而来。

    见陆樾之死不承认,直接甩出了一沓证据。看着一张张证据,陆樾之的脸色渐渐变了颜色。

    “樾之,你的身体如果坐牢,恐怕会吃不消的。”

    陆樾之浑身一抖,在充足的证据面前,他只能低头屈服。

    交出银行卡后,陆樾之不甘心的问:“这些证据,你们怎么会有?”

    对方只是笑笑,没有回答陆樾之的问题,信步走出病房。

    他怎么可能有这种证据呢,这些证据不过是叶静嘉给自己的而已。捏了捏手口袋中的银行卡,只希望陆樾之手里的钱足够多,让自己那30跑腿费能够大赚一笔。

    如此一来,陆樾之彻底一无所有。

    然而,俗话说得好福不双至,祸不单行。

    当天下午,医院要求陆樾之交付医药费。

    原来垫付的医药费至今天已全部花光,可是如今陆樾之哪里还有多余的闲钱?

    哪怕他确实还有钱,但医院对于瘫痪的陆樾之而言无异于无底洞。他只能呼天喊地,企图来上一出医闹。可惜,他住的是单间,环境清幽的同时证明这里鲜少有外人经过。

    不过,也不知是不是陆樾之的运气好。一位善良的义工大妈见陆樾之如此可怜,便为他推荐了一处去处,可以解决陆樾之的燃眉之急。

    “陆樾之最后去了哪里?”一直负责陆樾之和的小护士昨天不值班,不知道具体情况,现在忙里偷闲,好奇地问。

    另一名护士回答:“听说他现在无家可归后,李阿姨为他联系了幸福老年公寓。”

    “幸福老年公寓?”小护士眨眨眼,这个名字怎么没有听过。

    “你不知道那里也正常,那个地方地势偏远,环境不好,条件糟糕,不过价格很便宜。最重要的是比较知名的老年公寓根本没有空闲的床位,必须排队等。陆樾之去得急,只能去幸福那边。听说,李阿姨已经帮他在另外一家老年公寓排了队,有了床位就帮他转。”

    可惜,陆樾之没有等到那一天。

    在一个阴郁午后,陆樾之去世了。

    去世的原因令人意外,只因陆樾之失禁后没有人打理,最近盛夏炎热,日积月累下来臀部皮肤感染。因无人及时发现,陆樾之身体状况本就糟糕,加之救助不及时,陆樾之硬生生的病死了。

    等他人发现时,陆樾之已经死在了房间里整整三天。

    陆樾之死亡的消息几乎没有什么人知道,因为没有人在乎。

    唯有叶静嘉,在听到陆樾之死后,当天的晚餐没有吃。

    倒不是叶静嘉不是不想吃,而是吃不下。她本以为陆樾之死后,自己会彻底得到救赎,因为她为自己,为自己的孩子报了仇。可是她没有,她没有觉得轻松,只觉得越发的疲惫不堪。

    叶静嘉窝在沙发里,脸色静默,神情低落。

    第二天,叶静嘉去了帝都的一块墓地。

    她径直来到一块单人墓穴跟前,那里埋葬着的是她尚未出世就胎死腹中的孩子。

    “宝宝,妈妈为你报仇了。”

    叶静嘉在墓地跟前,突然泪如雨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