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陆父陆母被对方说的有些动摇,越听越觉得要房子的事儿没谱。

    不过想到神秘人的叮嘱,陆母咬紧牙关,坚称:“我们都已经老了,没有什么能力赚钱,只能靠着每个月发的养老金度日。可是你看现在樾之这个样子,没有一点东西握在手里的话我们三人怎么活啊。”

    无论对方如何劝道,陆父陆母始终坚持一定要一套帝都的房子作为赔偿,不然不解约。

    最后,在那位高层的周旋下公司愿意给陆家夫妇一套房子,不过八百万的房子不可能,对方的底线是五百万。

    虽说从八百万到五百万,硬生生的少了三百万,但陆父陆母内心确实欣喜若狂!五百万,他们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随后他们按照对方的要求,陆氏夫妇代替儿子与星空娱乐公司解约。

    因为陆樾之智力健全,故而陆氏夫妇所谓的代替儿子与公司解约原则上是不成立的,星空娱乐公司自然明白这一点,他们只是要求陆氏夫妇签署了一份合同。

    至于内容是什么,老两口倒也没有在意,因为他们正忙着细细查看房产转让合同,以免出现猫腻。

    经过此事,夫妇二人对神秘人深信不疑。

    随后,二人跟着神秘人的指点,一步步展开行动,目标直指陆樾之的房产。

    无微不至的照顾,假装地铁迷路的失约,联系房管局工作人员,哄骗陆樾之同意卖房,假借办理出国治疗之名出售陆樾之房产以及老家房产,最重要的是他们自己办理了出国手续。

    虽说二人总担心会露馅,担心陆樾之会发现,担心房子卖不掉,但事实上他们的担心都是多余的。陆樾之彻底沉浸在连老夫妇都相信的虚无缥缈手术上,没有任何怀疑。

    一切进行的非常顺利,顺利到陆氏夫妇有些恍惚。

    当然这一切背后的功臣则是那位神秘人,无论是出示给房管局的转款证据,还是与国外医院联系的假邮件,乃至一次性现金付款购买帝都房产的买家。

    没有神秘人,二人根本不可能拿到那套房子。

    陆氏夫妇坐在飞机的头等舱内,只觉得一切仿佛在做梦一样,不踏实的同时,则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欣喜。他们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可以出国,更没有想到自己会带着一笔巨款出国。

    “你说,咱们卖了房子是不是太狠了?”陆母有些纠结的低声问。虽说她很满意拿到这么一笔巨款,可是想想躺在医院里的瘫痪儿子,多少有点于心不安。

    陆父却不以为意的说:“什么狠不狠的,他自己在帝都住着二百平方米的大房子,咱们却在老家住着那套二室一厅的小房子,他怎么不说自己心狠?我们养了他十八年,要一套房子算什么?”

    陆母觉得丈夫说的有道理,可是仍然不禁道:“他现在这个样子,自己一个人怎么办?”

    “他现在的样子是自己作出来的,超速行驶活该有现在!”陆父狠狠道,毫不怜惜陆樾之的现在。说起来也巧,陆樾之的父亲在小镇是一名警察,刚正不阿的警察。

    见妻子眉头紧蹙,他催促道:“行了,他不是说自己还有钱?不然就凭他房子的那点钱还想去国外?你啊,就别乱想,他能耐着呢!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们辛苦了这么多年也应该享一享清福了。”

    “说的也是,我还以为他每个月给家里一万多已经很多钱,没想到他在这里赚的更多。”陆母点点头,心中的点点不安消失了。

    想到神秘人说的,陆樾之随随便便一部片子便过千万,陆母觉得自己只是拿走了儿子的一套房子,没有动他的钱,也不算过分。儿子手里肯定还有很多钱,她看得出来。

    看着窗外的蓝天,夫妇二人转眼便将陆樾之抛到了九霄云外,一心一意的憧憬着未来的新生活。

    另一边,叶静嘉同样看向天空。

    今天的帝都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令人心情极好。

    她坐在飘窗上,将手机里的电话卡抠出来,然后折断,丢在垃圾桶里。

    叶静嘉倚靠着墙壁,嘴角含笑自言自语道:“陆樾之,当年你利用我对你的感情欺骗了我,抛弃了我,让我落到被公司抛弃,一无所有的下场。现在你被自己的亲生父母欺骗、抛弃,一无所有,这种因果轮回的感觉如何?”

    没错,在陆父陆母身后的神秘男人,正是叶静嘉。

    陆氏夫妇虽然阅历丰富,但见过的市面始终还是少。叶静嘉利用自己对星空娱乐的掌控,对陆樾之的熟悉,以及对夫妇二人的了解,轻而易举就让将他们忽悠住。然后,利用二人自私贪财的特点,让陆樾之感受了一遍自己曾经感受过的一切。

    陆樾之聪明吗?

    其实不然,陆樾之之所以能将贝怡蓁害死,不过就是赢在一个出其不意。叶静嘉这次,恰好也是打了陆樾之一个措手不及。一般人听说可以去国外动手术治疗,第一反应明明应该是在国内找专业的医院求证。

    可惜,陆樾之太渴望恢复健康,也太相信他的父母。

    叶静嘉太了解陆樾之,了解到陆樾之手头大概有多少钱都能猜到一个七七八八。

    说起来,陆樾之虽然害死了贝怡蓁,但是没有骗走贝怡蓁的全部财产。为此,叶静嘉也没有打算去骗走陆樾之的全部家当,只是将属于自己的东西拿回来而已。

    叶静嘉的想法很简单,她花钱买的房子自然应该属于她,绝对不能落在陆樾之的手中。

    当然,叶静嘉怎么可能真的帮陆樾之的父母呢?

    她根本不喜欢陆樾之的父母。

    叶静嘉微微叹了口气,用惋惜的口气说:“陆樾之,你的父母和你一样单纯,竟然如此轻而易举的信任我。”

    原来,陆樾之名下的那套房产,如今早已涨到了一个天价。虽说陆氏夫妇卖出的价格也不低,但实则远低于市场价的十几倍,他们赔大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