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时至今日,陆樾之终于明白父母为什么一反常态的对自己格外好。

    原来是这样,原来他们是为了拿走自己的财产!

    什么亲生儿子,什么为自己好,都是谎言,都是骗局!!!

    陆樾之太渴望重获自由,以至于竟然没有想到生活在小镇的父母怎么可能知道通过中介机构联系国外医院?

    假的,都是假的!

    不仅所谓的出国手术是假的,只怕那次地铁站迷路也是谎言,都是谎言,都是骗局。

    陆樾之想到自己的亲生父母骗了自己,骗走了自己的全部财产只觉得怒极攻心,绝望至极,几乎要呕出血来。那种被至亲之人欺骗,被至亲之人算计的感觉,令他眼前不禁有些发黑。

    见陆樾之脸色惨白,嘴唇微抖,夫妇二人连忙关心道:“你没事吧。”

    “报警。”陆樾之闭着眼睛道。

    夫妇二人没有听清,下意识的多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我说给我报警!”陆樾之尖叫道,他猛地睁开眼睛,额头青筋暴露,一双眼睛几乎要瞪出眼眶。

    夫妇二人虽然觉得陆樾之的表情有些不对,但还是帮陆樾之拨打了报警电话。至于内容,自然由陆樾之本人口述。

    挂断电话后,二人自然的打算起身离开。

    怎料,陆樾之却冷脸阻拦道:“不许走!”

    夫妇二人一愣,男方耐心的解释道:“报警电话我们已经帮你打了,警方很快就会过来,我们还有事情不能陪你了。”

    “我说不许走!”陆樾之死死的盯着二人,眼神中透着一股阴郁的死气。

    女方见陆樾之的表情不善,不禁眉头微蹙,心生不喜,当即不顾丈夫的阻拦开口道:“陆樾之,我们和你非亲非故帮你打电话已经是在助人为乐,你凭什么不许我们走,你以为你是谁!?”

    说着,女方拉着丈夫道:“不管他,我们走!”

    “不许走!!”陆樾之抻着脖子尖叫道,陷入疯癫,“不许走,谁都不许走!!!”

    陆樾之越是如此,女方越是坚定的拉着丈夫走。只怪自己倒霉,原本是好心帮忙,结果遇到一个疯子,惹了一身的臊。这一次,男方也没有再停留,与妻子一同离开。

    二人不顾陆樾之的口头阻拦,走出了病房。

    不过,他们没有直接离开,而是去了护士站一趟,将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同时道:“我们下午要分别去给家里的两个孩子开家长会,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打电话给我们。”

    护士站的小护士明白他们的意思,连忙点头,同时安慰道:“你们放心吧,如果有人询问,我会将事情说清楚的。”

    “谢谢。”夫妇二人笑着点头,然后离开医院。

    不过片刻,警察便赶到了医院。

    因为在拨打报警电话时,陆樾之声称有人诈骗自己价值过亿的房产,警方不得不重视。

    警察见到陆樾之后,陆樾之张口便是:“有人偷卖了我的房子!!!”

    ???

    警察一头雾水,完全听不懂陆樾之在说什么。

    随后,陆樾之声称,自己的父母在自己不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卖了自己的房子,现在跑路了。陆樾之眼中寒光一闪,张口便是:“我要你们把他们给我抓回来!”

    陆樾之狂妄的语气,实在是令人心生不悦。

    陆樾之的一面之词警察也不会完全相信,更不可能为此去逮捕陆樾之的父母。出警的警察按照一般的流程,就房产的事情展开调查,其实没什么好调查的,陆樾之名下的唯一一套房产确实已经出售,不过是在陆樾之允许的情况下情况下出售,录像中陆樾之没有任何强迫的迹象。

    据房管局的工作人员称:“陆樾之的性格阴晴不定,忽喜忽怒。当时委托我们办理手续的老夫妇称,房子其实是他们给陆樾之钱买的,这些年也是他们打钱给陆樾之还贷款,同时还出具了银行的现金转账凭证。听他们说,陆樾之之所以决定出售房产,是觉得这些年亏待他们太多,所以想用这笔钱让他们颐养天年。”

    面对铁证,陆樾之怒吼道:“那是我花钱买的房子,他们骗我说买房子出国治病!我不卖!!我不卖!!!”

    对于陆樾之的改口,警方特意走访了医院的医生与护士,了解基本情况。

    在走访过程中,一直照顾陆樾之的小护士成为重要的证人。

    小护士回答道,“陆樾之性格特别暴躁,今天下午的时候,有一对看望其他病房病号的夫妇听到陆樾之呼救,进入病房。陆樾之要二人帮他报警,夫妇二人报完警有事不得不离开,结果陆樾之不同意,在病房里发了很大的一通脾气。”

    “陆樾之与其父母的关系如何?”

    “陆樾之的父母对陆樾之非常好,两位老人年纪很大,不仅陪床,而且为陆樾之端屎端尿,一直在非常用心的照顾他。反倒是陆樾之对父母的态度特别糟糕,有一次我给陆樾之打针,阿姨好意用温热的毛巾为陆樾之擦手,结果陆樾之说那块毛巾是用来擦胳膊的,为此呵斥了阿姨一番,说话非常难听。”小护士想到过去见到的场景,连忙道。

    听到这里,警察微微蹙眉,继续道:“还有吗?他们的关系一直很不好吗?”

    小护士想了想,实事求是的说:“也不是,一开始陆樾之对他的父母太对很不好,可是最近一段时间陆樾之的性格明显好了很多,虽然语气依旧不好,但至少脸上带笑。”

    警方若有所思,又问道:“陆樾之有没有提过,他要出国治疗的事情。”

    小护士一愣,下意识的摇头,肯定的说:“没有。”

    最终警方的结论是案件不成立,如果陆樾之有意义可以起诉其父母。

    “不可能,房子是他们骗走的,他们说过要带我出国治疗,他们说要带我出国治疗!”陆樾之表情狰狞,撕心裂肺的喊道。

    无论主观如何,客观事实是陆樾之自愿出售名下的一套商品房,有视频为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