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樾之,我知道你对我和你爸有埋怨,在你小的时候我和你爸对你的要求是严格了些,那时候我们为了让你……”陆母的话说了一半,便摇头道:“算了,既然你不想卖那就算了吧。”

    陆母起身向门口走去,只是临近门口的时候,她突然说了一句:“其实我和你爸卖房子也不全是为了买房子方便我们就近照顾你,我们看新闻听说国外有一种很先进的技术可以移植头部,我们想卖了房子攒够了钱带你去国外试一试。”

    “什么!?”听到这里,陆樾之的眼睛瞬间亮了,他的人生突然燃起了希望之光。

    绝望之人最渴望的便是希望,因为希望可以带来美好的未来。

    不过有的时候,希望带来的也可能是更加绝望的绝望。

    原本表示绝对不会同意卖房子的陆樾之,看着母亲翻找出来的真实的新闻报道,再看看国外一家医院给母亲的电子邮件回复,陆樾之心动了。

    比起那套价值连城的房子,陆樾之更渴望自己可以康复,可以变回正常人,可以动,可以走,而不是如同一滩烂泥般摊在床上。

    不过,看着医院不保证成功率的回复,陆樾之的内心则有些担忧,万一失败自己死去该怎么办。

    到底是放手一搏,还是永远瘫在床上?

    看着陆樾之紧皱的眉头,陆母突然说了一句:“不过这种事情花费太多,恐怕卖了你的房子都不够,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不行!”陆樾之当即打断,目光死死定在邮件上头也不抬说:“钱的事情你不用管!”

    见状,陆母微微松了口气,看起来儿子比他们想象中的更有钱,这样她也就放心了。

    陆樾之猛地看向陆母,警惕的问:“妈,你不会骗我吧。”

    陆母一愣,一脸震惊的反问:“樾之,你在说什么啊。你可是我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啊!我和你爸晚年的时候还要靠你养老送终呢!再说,人家这白纸黑字写得,我怎么骗你?”

    听到这里,陆樾之的心微微松了松,是啊,父母老了,他们还要靠自己养老送终,应该不会骗自己,自己可是他们唯一的亲生骨肉。再说,这些资料与内容应该也不是父母编造出来的,他们哪里有这么大的本事。

    这样想着,陆樾之终于点头同意卖房,只要能康复,哪怕倾家荡产他都愿意!

    陆母见儿子同意,立刻笑着走出去,将两位工作人员请进来。工作人员按照工作流程进行说明与解释,因为陆樾之不能签字,只能通过录像机录像作为证据。

    最终,陆樾之对于录像机说出了“我同意卖掉梦幻花园四号楼一单元601的房子”这句最关键的话。

    录像结束后,陆母示意陆父出去送送二人,自己则留在陆樾之身边照顾陆樾之。却见陆樾之将自己全部精力都放在了那封国外医院寄来的邮件上面,他认认真真的,一字一句的研读,每看一遍,内心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

    有了希望,陆樾之的精神状态一天好过一天,他心心念念的全是去国外做手术,对于为他找到门路的父母更是难得有了笑脸。一晃一周的时间便过去了,陆母陆父一直在积极为儿子咨询相关事宜,联系中介医院,办理出国手续等等。

    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年迈的陆父陆母忙着团团转,时常不在医院。

    这日下午,陆母对陆樾之说,明天早晨她和陆父有事情要忙,可能一天都不能来医院。陆樾之爽快的点头答应,倒是没有怀疑什么,此时此刻的陆樾之已经彻底陷入身体康复的美梦中,失去了正常的理智与思维。

    第二天,陆父陆母果然没有来医院。

    意外的是,第三天陆父陆母也没有来医院。上午时,陆樾之的状态还不错,只当他们有事情没有忙完。可是下午时陆樾之依旧没有看到父母的身影,这时的他终于有些慌。

    恰好此时有小护士来给陆樾之换药,陆樾之开口问道:“你有没有看到我爸妈。”

    ???

    小护士一脸懵逼,她哪里可能知道陆樾之的父母在哪里,陆樾之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我说你有没有看我的爸妈!!!”见小护士没有蠢得要死的样子,陆樾之怒从心中起,不禁拔高嗓门。

    小护士立刻不悦道:“吼什么吼,没看到!”

    陆樾之心中的慌乱感越发强烈,他尖叫着说:“快给他们打电话,快点打电话!让他们回来,让他们回来!”

    小护士看着发疯的陆樾之,没好气的偷偷翻了口白眼,语气很冲的开口道:“要打你自己打啊,爸妈都不管你,活该你自己作!”

    说完,小护士一甩头,转身走了。

    她原本就讨厌陆樾之,看着陆樾之成天欺负他的亲生父母,小护士更是愤怒不已。想让她打电话叫两位老人来继续挨陆樾之的责骂,没门!小护士自诩正义感爆棚,坚决走出了病房。

    “啊!!!!!!!!!!”

    病房内传出的,则是陆樾之的嚎叫声。

    虽然小护士不愿意理会陆樾之,但终归还是有人听到了陆樾之的声音,善意推门进来。来人是一对三四十岁的夫妇,他们没有认出躺在病床上,脸颊凹陷,满脸沧桑的男人是陆樾之,只当是普通的病人。

    陆樾之也不管来者是谁,第一反应就是让他给自己的父母打电话。

    夫妇一口答应下来,只是当他们问电话号码是多少的时候。陆樾之愣住了,他记不住父母的电话号码,手机里也没有记录父母的电话号码。无奈,陆樾之改口让二人帮自己去查自己的房产信息。

    听说眼前的男人是陆樾之后,夫妇二人愣了一下,女方更是微微皱眉,拉了一把男方,示意别管。男方摇头,秉承着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他善良的帮了陆樾之的忙。

    哪怕,他和妻子都厌恶陆樾之。

    查询结果是,陆樾之名下没有房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