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不仅没有腿,而且已经彻底瘫痪。”“你不仅没有腿,而且已经彻底瘫痪。”“你不仅没有腿,而且已经彻底瘫痪。”高层的话一遍遍在陆樾之的耳边回荡,字字割人心。

    瘫痪。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传到陆樾之的耳中后,陆樾之却再也听不进去任何话。他整个人彻底的懵了,思维停止运转,大脑一片空白。陆樾之下意识想动一动手指,只要手指能动就说明他没有瘫。

    动啊,快动啊,快动起来啊!

    陆樾之拼命的去动,可惜事与愿违,除了张嘴说话与转动眼球,他什么都做不到,仿佛身体已经不再是他的。

    不知何时,陆樾之的眼泪已经湿润了枕头,那种绝望的感觉宛若火山爆发,地龙翻身,海啸突袭,将陆樾之整个人淹没,令他无法自拔,无可逃脱。

    颤栗。

    陆樾之的身体不禁阵阵发寒,完了,全完了,他的人生彻底完了……

    一种绝望之情从心底油然而生,瞬间席卷全身,将他拉入黑暗无比的深渊。他甚至不知道星空的人是什么时候离开的,他彻底陷入了绝望的情绪,不可自拔。

    绝望到底是一种感觉,没有绝望的人是不会理解的。陆樾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仿佛下一秒便会窒息。

    过去,陆樾之从来没有绝望过,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他都不会绝望,他始终相信一切皆有可能,自己一定会成功。

    但是这一次,他是真的绝望了。

    他瘫了,他成了瘫子,他废了。

    突然,陆樾之大吼道:“不,不可能,我不可能瘫痪,不可能!一定是你们为了和我解约故意骗我,是不是!是不是!!!我没有瘫痪!!!我不可能瘫痪!!!啊啊啊啊啊!!!!!!我没有瘫痪!!!!!!”

    他哭。

    他喊。

    他哀嚎。

    他咒骂。

    他怨天尤人。

    无论陆樾之怎么做,都无法改变他瘫痪的事实。

    推着小车准备给陆樾之打针的小护士听到陆樾之的吼叫后,不禁心中一颤,有点害怕。不过想想,陆樾之已经瘫痪了,还能对自己怎么样?

    这样想着,小护士推门进去。

    小护士按照工作流程,开始为陆樾之打针,没想到陆樾之却吼道:“放开我!他们是不是派你来杀死我,滚开!滚开你这个贱货!给我滚开!”

    说着,陆樾之呸了一口口水出来。

    !!!

    幸好小护士躲闪及时,加之陆樾之力量有限,口水没有飞溅到小护士的身上。

    不过俗话说得好,是可忍孰不可忍。

    小护士彻底怒了,她根本听不懂陆樾之说的是什么,她明明只是来工作,却被人骂了一顿,还差点喷了口水。好啊,你不让我给你打针,我偏!要!打!

    小护士当机立断,恶狠狠的给陆樾之打了一针,然后转身离开。

    至于陆樾之呢,他觉得自己死定了。

    当晚,陆樾之一夜未眠,他总觉得如果自己睡着了就再也醒不了了。他就这样眼睁睁的,怀揣着绝望,以及对死神的畏惧,熬到了天明。突然之间,陆樾之发现比起瘫痪,更可怕的是死亡……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向大地时,叶静嘉仍睡得香甜。阿福趴在叶静嘉的床边,乖巧安静。

    直至上午九点多,叶静嘉缓缓醒了过来。与此同时,她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那头正是昨天在病房里怒怼陆樾之的高层。

    “喂?”叶静嘉正在吐司机前等待加热吐司。

    “叶老板,您说的事情我们已经办妥了。”电话那头星空高层非常的恭敬。说起来,他已经不是星空的高层,因为星空娱乐已经不复存在,两天前星空娱乐正式被叶静嘉工作室吞并。

    此次收购案的动作之快,圈内人始料未及。

    说起来,走下坡路的星空娱乐是不少人眼中的肥肉,但是因为种种原因,没有人贸然出手,只想等着星空娱乐自己向外传递消息再说。可是,总有人不按套路出牌。

    比如,叶静嘉工作室。

    叶静嘉没眉毛一挑,心情极好的说:“多谢。”

    “哪里,只不过关于上次您说的事情……”

    “生意人最重要的就是诚信,我自然也不例外,只要陆樾之的事情确定解决,那些东西我必定会物归原主。”叶静嘉同时给予保证,“我呢,现在是工作室的老板,事情太多,有些小东西不在眼前便容易忘记。”

    听到这里,高层心中微微松了口气,转而道:“您放心,陆樾之的事情已经按照您的安排处理妥善,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叶静嘉微微点头,笑着说:“那我就静等你们的好消息了。”

    挂断电话的同时,吐司机恰好“叮”的一声响了。

    叶静嘉将吐司夹出来,然后打开冰箱,拿出一盒冰牛奶,一罐花生酱,准备去吃早午餐,叶静嘉的生活不要太美好。

    另一边,原星空娱乐会议室内依旧愁云满布。在座的四五人,恰恰是之前去陆樾之病房的人。他们脸色大多有些许紧张,现在见挂了电话不禁追问:“怎么样!?”

    打电话的高层微微点头,松了口气道:“她承诺不会再次利用那些事情威胁我们。”

    “可信吗?”有人质疑。

    另有人没好气的说:“不信怎么办!”

    是啊,不信怎么办,事到如今他们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会议室内的气氛越发低沉,几人脸色有些难堪。

    不知是谁说了一句:“那些事情,叶静嘉是怎么知道的?”

    是啊,她是怎么知道的?

    “那还用说,肯定是她早有准备,一早想吞掉我们。”

    “可是为什么?圈内这么多公司,为什么偏偏是我们?”

    “是不是因为咱们抢了他们的练习生?”

    “不会吧,friday已经黄了,她不可能为了他们置气。一定是叶静嘉有意报复陆樾之,陆樾之可是说过要杀了她。”

    “不,我认为公司走到今天不是因为叶静嘉,而是因为陆樾之。真正能够顶起公司的从来不是陆樾之,而是贝怡蓁。”

    可是,贝怡蓁死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