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话一出,病房内立刻传出一声笑声。

    医院见状则识趣的离开病房,将空间留给他们。

    原本有几名高层对陆樾之尚存几分愧疚之心,认为现在与他解约有些落井下石。可是现在,当他们听到陆樾之的狮子大张口,这种淡淡的愧疚彻底烟消云散。

    陆樾之,既然你不仁,那也不要怪我们不义。

    不等陆樾之开口,便听一人说:“十亿?陆樾之,你怎么不说一百亿?”

    嘲讽之意,溢于言表。

    与陆樾之相熟的高层原本看在二人这些年的关系上,有意帮陆樾之一把,至少不让他太惨。可是现在,既然陆樾之如此开口,他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陆樾之将事情想得太简单,也太理所当然。公司为盈利而生,不是慈善机构。

    那位高层最后看了陆樾之一眼,自觉的退到了一边。

    与此同时,开口嘲讽陆樾之的高层走向前来。

    这位高层与刚刚舌灿莲花的高层不同,与陆樾之的关系一向不好,而且是很不好的那种,二人甚至曾在公司内发生过多次严重的摩擦。此刻陆樾之见到他,不禁脸色微变,心中暗叫不好。

    不等陆樾之开口,那高层先声夺人道:“工伤?你有什么资格说是工伤?你在录制过程中擅自决定提前退出,耽误节目组的录制安排不说。离开节目组后超速驾驶,撞到了前面的车辆造成车祸,你要负全责。陆樾之,你想借机诬陷公司?我告诉你,没门!”

    陆樾之才不管这一套,他只知道他以后再也不能当艺人,所以他必须要拿到钱!

    这样想着,他依旧理直气壮,始终相信自己没错。

    那高层初入公司就看陆樾之不顺眼,尤其是看不过陆樾之惺惺作态,交锋多次,正因如此他也极为了解陆樾之的品性。现在,他看到陆樾之的表情便知道自己说的话陆樾之根本没有听进去,不过他也是有备而来。高层话锋一转,开口道:“不过既然你提了解约的事情,那么我们今天就在医院把话说清楚。没错,公司确实要和你解约,不过解约的原因是你数次违反合约规定,且屡教不改。公司仁义所以为你垫付了住院费,治疗费,医药费,希望你在出院后将它们全部还给公司,对了,还有违约金!”

    陆樾之瞳孔紧缩,果然!

    他们果然是来甩开自己的,不行,绝对不行!

    陆樾之的大脑飞转,他早已忘记双腿的事情,一心一意就是要拿到钱,“必须给我赔偿金,不给我赔偿金我就去……”

    陆樾之开口威胁时,那位高层也继续道,他一改刚刚咄咄逼人的口气,转而正经道:“我们要违约金也是有根据的,第一,按照合约要求你不得私自结活动,且与公司是五五分成,但事实上你不仅多次私接活动,而且常常隐瞒收入。第二,在之前的……”

    那名高层张口便数落了陆樾之十多条罪名,声音清脆响亮,内容条条在理,语气沉稳得当。反观陆樾之,因为声音太小完全被压制而气到满脸瞳通红。

    他瞪着两双眼睛,愤怒异常,欺人太甚。

    见陆樾之愤怒却毫无办法,高层的心情反倒是极好,他见说的差不多,拿出杀手锏道:“陆樾之,这个约你解也是要解,不解也是要解,如果你不想成为杀人犯坐牢的话。”

    陆樾之眉头一簇,不悦的呵斥道:“你胡说什么!”

    只可惜声音太小,依旧毫无威慑力。

    高层冷笑一声,蔑视道:“贝怡蓁的死难道不是你和蓝玫设计的毒计吗?”

    此话一出,陆樾之脸色大变,彻底安静下来。他心中一慌有些说不出的忐忑,因为他太清楚贝怡蓁是怎么死的。可是下一秒,他死鸭子嘴硬的说:“不是我。”

    “不是你?”那高层双手环抱胸前,胸有成竹的说:“既然你不承认,那么我就让法院来判决你到底是不是凶手。”

    陆樾之诈道:“贝怡蓁的去世是自杀,你凭什么推到我身上!”他明明记得,当时是蓝玫推的贝怡蓁,自己根本没有动手,也没有在现场,不应该有证据。

    “证据我当然有,而且很充分,不过我不会告诉你。”高层也不是傻子,陆樾之的这点小伎俩他怎么可能看不透呢?

    二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周围的高层们脸色微变。他们一直站在一旁冷眼旁观,毕竟来之前这四五人便做了安排,主要由一人开口。其他几人来的目的不过是从旁协助,目前看来他们不需要去协助,陆樾之不足为惧。

    同时,他们根本不知道陆樾之杀人的事情,现在听到真是大开眼界。原本与陆樾之关系不错的那位高层也露出鄙夷的神情,说起来,他与陆樾之关系好,与贝怡蓁关系也不差。

    随后陆樾之与高层又唇枪舌战一番,星空娱乐的这位高层始终以贝怡蓁的死为要挟,陆樾之虽然死不承认,但不可否认的是,他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另有一名高管看了一眼手腕的手表,然后提醒道:“时间差不多了。”

    那高层微微点头,在临走之前,嘴角一勾,开口道:“陆樾之,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你已经彻底瘫痪,公司为什么要白养着你呢?识趣的话就老老实实答应,不过即便你不答应也无所谓,会有人替你答应解约的。”

    陆樾之的脑子轰的一下子炸开了锅,他面无血色的追问道:“你说我怎么了?你说我怎么了!”

    陆樾之的声音虽然小,但表情疯狂至极,甚至有些歇斯底里。他的神情,宛若是从地狱爬出来的恶魔。

    原本,陆樾之是心存一丝渺茫的希望的,他希望讹到星空的一笔钱,然后去医疗最发达的国家,想办法弄上两条腿。无论是其他人的腿也好,机械腿也好。

    只要是腿,能让他看起来与正常无异就好。

    可是现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