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后小护士与男义工一起走出了房间,他们丝毫没有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毕竟这腿是陆樾之自己开口说要截的,从他们口中间接说出事实,应该也不算刺激病人吧。

    谁曾经,二人走后,陆樾之神情崩溃,几欲崩溃癫狂。虽然陆樾之记得自己被截断腿的事实,但是他不肯承认,他幻想着自己的双腿仍在,可是现在真相被两名医护人员残忍的揭露。

    他不信!

    他不信!

    他怎么可能失去双腿,怎么可以!

    如果说,过去一段时间事业上的滑铁卢,工作中遭遇的嘲讽、挖苦,是对他心理的折磨。那么现在双腿被截断的事实,则是一击将他的内心彻底击碎。

    陆樾之双眼猩红,撕心裂肺的喊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没有腿,不能!”此时此刻,独自一人呆在病房里的陆樾之,脑海中再也没有了事业,没有了奋斗,心心念念想的只有他那一双腿。

    他的腿!!!

    若是他真的残了,他这一生就完了!全完了!!

    “啊!!!”

    无法接受现实的陆樾之疯狂的喊了起来,只是他的声音太根本不可能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不过无巧不成书,正在此时,病房的门再次被推开。陆樾之努力扭头去看却因扭头的幅度太根本看不到门口的人到底是谁。

    直至开门之人走近后,他才看到来者不仅有之前的医生,还有几位熟人星空娱乐的高层。

    若是以往见到星空的高层,陆樾之免不了一同寒暄,拉近彼此的关系。可是这一次,他的眼中没有所谓的高层,只有医生。他死死的看向医生,口中愤怒的喊着:“为什么!为什么!”

    医生见陆樾之看向自己,加之进门时陆樾之的表情非常痛苦。医生只得拿下陆樾之的氧气罩,俯身听陆樾之在说什么,以免耽误病情。结果他只听陆樾之道,“为什么要截断我的腿?!为什么!”

    医生一愣,他不可思议的看向陆樾之,理所当然的回答道:“陆先生,您的腿是您自己决定截断的。当时是您自己在清醒的情况下,权衡利弊后,作出的决定。如果您对此有疑问,我们仍保留着当时的视频作为据,可以随时播放给您看。”

    医院内的医生见多识广,从来不怕陆樾之这种出尔反尔之人。

    “接回来!我要接回来!”陆樾之声音沙哑的继续喊道,他的眼神充满了疯狂的执念。他曾看过电视剧,断指可以接起来,腿一定也可以!

    医生看着陆樾之的嘴唇一张一合,隐约明白了陆樾之的想法。他虽然眉头微蹙,但还是耐心的解释道:“陆先生,断肢结合需要一定的条件,您的双腿不符合条件。”

    “不可能!你是故意的是不是,你故意让害我变成残废是不是!!!”陆樾之死死的看向医生,仿佛与医生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将医生挫骨扬灰一般。

    陆樾之此话一出,医生差点笑了出来。

    因为陆樾之的说辞可笑至极,二人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针对陆樾之?再者医者仁心,绝对不会有医生故意针对病患,陆樾之如此态度简直就是在侮辱医生的职业道德!

    网络中关于陆樾之评论早已在医院内传开,原本医生是不信的,甚至有几分可怜陆樾之的未来。可是现在看到陆樾之如此混淆是非,医生只觉得传言非假,陆樾之更不值得可怜。

    不过即便如此,医生也没有动怒,他自持是医生不与病患一般见识,耐心的解释起原因来。陆樾之的双腿被送过来的时候早已过了可用的时效,而且那两只腿变形严重,所以根本不能接回去。

    可惜,医生的解释陆樾之却是听不进去的。

    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解释什么,他要的是完整的双腿!

    陆樾之的本性彻底暴露,无论医生如何解释,陆樾之全盘否定,他喋喋不休的咒骂着医生,认定是医生故意害他。哪怕截断双腿是陆樾之自己的决定,可当他真的活下来要面对自己没有双腿的事实时,内心只有两个字:拒绝。

    不仅如此,他甚至想揪起医生的衣领将他暴打一顿!

    等等。

    陆樾之突然安静了下来,转而问:“为什么我的身体不能动。”

    原本他以为是麻醉,可是越想越不对。

    这一次,对陆樾之耐心解释的医生后退一步,反倒是一位高层走上前来。

    他正是陆樾之在星空内部关系最好的一位高层朋友,看着眼睛猩红,胡子拉碴,面容消瘦毫无巨星风采的陆樾之,高层咳嗽了一声开口道:“樾之啊,这次车祸非常严重,能够捡回一条命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

    “你什么意思?”陆樾之试图打断他的话,却发现根本打断不了。他的声音太高层的声音却格外洪亮。

    高层舌灿莲花,将车祸形容的惊险无比。不仅如此,一再强调陆樾之几次声明危在旦夕,幸亏医院妙手仁心将他一次次从鬼门关拉回来。这位高层说话间生动的语言,充沛的情感仿佛身临其境。

    按道理,活下来的陆樾之应该感到高兴,可是他太了解对方了。他说的越好,不是索求越多,便是结果越糟糕,可是现在的自己还能所求什么?

    陆樾之的第一反应是,公司要与自己解约!

    原本还在纠结断腿的陆樾之,警觉的发现如今自己应该做的不是追求医生的责任,而是公司。

    他要赔偿,一大笔能够令他衣食无忧的赔偿!

    想到赔偿一事,陆樾之的思绪早已不知飞到哪里。

    “樾之,樾之,你听到我说什么了吗?”说完后,见陆樾之迟迟没有回应,高层想去碰碰陆樾之的肩膀,可是想到陆樾之已经瘫痪,便轻轻碰了碰陆樾之的脸。

    “解约可以,我是工伤,要十亿赔偿金。”陆樾之的眼中精光一闪,一改刚刚的颓废疯狂,狮子大张口将至要星空娱乐的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