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陆樾之在昏迷半个月后,终于苏醒了过来。

    不过此时此刻的他思维却非常混沌,模糊更是有些视线。只能隐约能看清苍白的天花板,再然后便是感受到鼻尖盖着的氧气罩,显然这里是医院。不过,陆樾之一时间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么在医院,更忘记之前发生了什么。

    不过幸好陆樾之并没有示意,片刻后回忆如潮水般涌入他的脑海。

    网综的嘲笑,公司的敷衍,助理的张狂。

    然后发生了什么来着?

    哦,对了。

    在录制节目的过程中,其他嘉宾接二连三的出言讽刺陆樾之,就连节目主持人都不例外。他们甚至假借节目之名,逼迫陆樾之去做恶心的表演。

    陆樾之一怒之下翻脸,愤而离开。

    再后来……

    陆樾之只记得自己走出大楼,开车,再然后,便是……

    车祸。

    回忆起过去的陆樾之,脸色刷的一下子变得惨白无比。他不记得车祸怎么发生,也不记得谁拨打的报警电话,更不记得当时具体的情况。只记得在嘈杂的声音中,救护车、警车呼啸而来。

    许多人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他们七嘴八舌说了很多。

    令陆樾之最影响深刻的一句是,“你的腿被卡住了,如果要将你救出来必须将汽车切开。但是与你相撞的是一辆油罐车,随时有爆炸的危险,只怕没有这么多时间,目前最快捷的方法就是截断你的双腿。”

    “截不截,由你自己做决定。”

    陆樾之猛地瞪大眼睛,冷汗涔涔。

    他想起来了,他终于想起来了,车祸发生后,他被硬生生的锯断了双腿!

    那种痛感无法言表,是陆樾之从来没有感觉到的痛,当时的他直接被疼到昏死了过去。

    想到这里,陆樾之不禁浑身战栗起来,他的第一反应是摸一摸自己的腿,说不定他的腿还在呢?说不定被接回来了呢?陆樾之坏怀揣着渺茫的希望,试图起身去看一看自己的双腿。

    谁料,陆樾之却无法动弹半分。

    那一刻,一股油然而生的恐惧席卷心头,陆樾之彻底的懵了。

    正在此时,门被推开,陆樾之眼睛一亮,急忙开口道:“我……”

    小护士推着小车进入陆樾之的病房,原本她是来为陆樾之换药的,见陆樾之睁开了眼睛,她愣了一下,然后立刻惊喜的说:“你醒了?!”说着,她不忘按动床头的按钮叫医生,同时她本人则开始为医生到来后的检查提前做准备。

    陆樾之几次开口询问自己为什么不能动,却始终也得不到小护士的回答。

    对此,陆樾之越发不满,只觉得连一个小护士都敢作践自己,真是胆大包天!若是他康复出院,一定让这个小护士吃不了兜着走!陆樾之将车祸的怒气发泄在小护士身上,目光阴森,愤懑不已。

    至于小护士呢,她真的不是有意不理陆樾之,只怪陆樾之的声音太小,加之有氧气罩盖着,她又一心想着好好表现压根没有注意。不过,她猛地打了哆嗦,揉了揉胳膊,怎么回事,中央空调调低温度了?怎么这么冷?

    不过片刻,一名中年医生便急匆匆的进入了病房。

    检查需要做的前期准备小护士已经为医生准备好了,医生到场后,直接简单的检查了一下陆樾之的身体情况。随后,他长舒一口气,微笑着看向陆樾之,开口恭喜道:“陆先生恭喜您,您已经顺利度过了危险期,只需要慢慢康复了。”

    “可是,我的身体动不了。”陆樾之急慌慌的对医生开口。

    只可惜陆樾之的声音依旧太小,医生根本听不清,不过见到陆樾之嘴巴在动,医生随口解释道:“陆先生您出车祸至今已有半个月的时间,声带暂时发不出声音是正常情况,几天的时间便能修养过来,别心急。”

    医生有工作在身,自然没有时间倾听陆樾之。语罢,医生开始叮嘱小护士接下来陆樾之需要进行哪些身体检查。

    原本这些事情,不应该是医院负责的。不过呢,星空那边没有派人来照顾昏迷的陆樾之,现在陆樾之必须进行一些必要的检查,医生唯有无奈的将工作托付给护士。

    虽然小护士心中有一千万个的不乐意,但考虑到自己正在办理转正手续,想到那腰很细的陆樾之粉丝,她还是点头答应。

    可怜的陆樾之则一直在问他的身体为什么没有知觉,却始终没有一个人回答。

    陆樾之要做检查,仅有小护士艺人是不够的。毕竟小护士身娇体弱,一个人根本搬不动陆樾之。

    很快,小护士便找来了一位帮手,医院内的男性义工专门帮助女护士搬运病号。男义工人高马大,轻轻一抱就将陆樾之抱了起来,然后干脆利落的放在轮椅上。

    一系列动作做下来,陆樾之的身体没有任何感觉。

    他惶恐,不安,绝望。

    甚至扭头这种动作他做起来都非常吃力,种种迹象仿佛在预兆着什么,可是陆樾之却努力安慰自己一定是麻醉没有过,他很好,他会康复……

    等检查完需要检查的项目后,陆樾之被送回了病房。小护士一边安排陆樾之,一边喊住男义工道:“张哥你等等,李大爷今天要做胸透,麻烦你帮帮忙。”

    男义工脚步一顿,下意识回头问了句:“你说是的那个脾气暴躁的李大爷?那不是刘哥的工作?”

    “今天李哥的孩子生病,没有来医院。拜托了张哥,义工中你的力气最大,别人抱不动李大爷。”小护士连忙道。

    男义工本想答应,可是脑子一转,开口婉拒道:“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费点力气也不算什么。可是你也知道李大爷的脾气,自从半身不遂后就厌恶检查,我们这帮人里除了刘哥谁能有能耐让李大爷去安静体检?再说,李大爷可不是陆樾之,老爷子的两条腿有力的很,被踢一脚疼好几天。”

    听到这里,陆樾之愣了,他的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