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钱老夫妇在工作室的工作、生活简直是如鱼得水,三餐无忧,生活安稳,工作顺心,别提多自在了。

    二人是如意了,只可怜了rince,在宜嘉大楼过了没两天幸福的生活,便跳入了另外一个“火坑”。

    钱老夫妇进入工作室第三天,便开始授课。

    先不说课程内容无聊透顶,授课方式死板至极。

    单说两位老师,男孩们便想到了人不可貌相一词。初次见面时,两位老师看起来都很好。虽然男老师看起来有些凶,但不会令人害怕。可是当六人真正上起课来,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两位老师太可怕!

    一位是冷面严肃,一位是笑面虎,上课时的要求却都极为严苛。根本不是温经纪口中说的“接触表演”而言,这压根就是将他们当做科班生来培养啊!

    六人原本就不轻松的生活,再次压上了一座大山!

    “真是给跪了,好不容易节省出了路程上浪费的时间,现在全部奉献给课堂!”结束晚间课程回到宿舍后,叶怀信一下子瘫在沙发上,一动都不愿意动,“我原本觉得连轴转的工作最可怕,现在才知道,当年的我太年轻。”

    叶怀信贫嘴的很,他的话令人哭笑不得。

    韩肃笑着说:“我倒是觉得这些课程很有意思。”

    “xcueseme?队长,你是不是疯了?”叶怀信一个鲤鱼打滚坐了起来,震惊的看向韩肃:“你竟然觉得干巴巴的练半个小时的站姿很有趣?我们不是军训啊,练什么站姿啊!”

    叶怀信越说激动,只觉得人生累不爱。

    说起来,两位老师教授的课程确实与男孩们想象中的有所不同。不仅非常重视理论课程,而且有时会教授一些男孩们认为根本没有必要的内容。

    “很有趣啊。”韩肃从冰箱里拿出一**矿泉水,一边拧**盖一边说:“无论是否对演戏有帮助,至少对我们的台风会有不小的助力。”

    “你厉害!”叶怀信伸出大拇指,佩服不已,看看这思想觉悟,不愧为队长!

    韩肃笑笑,转而催促道:“好了,快去洗澡,明天上午还有工作。”

    “知道啦!”叶怀信起身去浴室,突然觉得今晚有哪里不太劲。

    可是仔细想了想,却也没有想起到底哪里不对,他便没有在多想直接走进了浴室。

    两个浴室,依次使用。

    没有轮到的时候,男孩们大多会选择呆在客厅内。叶怀信与乔已明分别去两个浴室洗澡,冉星毓躺在沙发假寐,叶怀瑾坐在一旁玩手机,韩肃看晚间新闻。

    至于唐棠,则不见踪影。

    一般来说,有叶怀信的地方必然少不了唐棠,可是今天晚上几乎没有听到唐棠的声音。韩肃最先注意道唐棠不在,他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却没有深思。

    唐棠本人呢,正在卧室内下苦工,练习今天老师教授的内容。等叶怀信洗完澡回来时,只见唐棠站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

    “唐棠,你写什么呢?”叶怀信擦着头发好奇的问。

    唐棠回头看向叶怀信,笑着说,“没什么。”

    唐棠的本子上记录的,正是今天老师授课时教授的内容。

    另一边,叶静嘉特意见了钱老夫妇一面,关心六人的课业情况。

    钱老对六人的评价大概分为两种,呆若木鸡与矫揉造作两种。

    “呆若木鸡者,两眼无神,动作呆滞。矫揉造作者,眼睛瞪大,嘟嘴卖萌。”钱老一本真经道。

    “……”叶静嘉有些无言以对,她想了想,转而问:“唐棠呢?”在她看来,唐棠的演技还不错。

    不料,钱老却说,“极差!”

    叶静嘉瞪大眼睛,非常意外。

    师母则笑着补充道:“唐棠从前的作品我们看过一些,那时候的他还是有些灵气的。只是现在,大概是性格要强,学习的时候太过于急功近利,反而失去了表演的本心。”

    叶静嘉若有所思,嘴上则笑着说:“唐棠一直非常喜欢表演,误打误撞的成为了组合中的一员。这次有机会跟着二位学习,一定是太过重视,也太过激动以至于有些发挥失常。”

    “小孩子都这样,我们会慢慢调教他们的。”师母笑眯眯的,温和的回答道。

    反观钱老,则是一脸不以为然。

    叶静嘉继续问:“六人中有没有稍微有些天赋,值得培养的人?”

    钱老硬邦邦的道:“没有。”

    师母则看了钱老一眼,然后慢条斯理的说:“那个叫韩肃的男孩子很聪明,做什么事情都能一下子抓住重点,只是少了几分灵气。可以当演员,却成不了顶尖的演员。反倒是叶怀瑾,透着几分灵气。”

    叶静嘉颇感意外,没想到值得培养的竟然是阿瑾!

    “那就麻烦二位老师,今后多多费心。”叶静嘉笑着说。

    叶静嘉的“费心”二字,换来的便是rcince愈发严苛的课程。

    专辑的录制也渐渐进入尾声,只剩主打歌一项,不过很快工作室则迎来了的导演尤默文。

    “尤导,欢迎。”叶静嘉在宜家大楼内,欢迎尤默文的到来。

    尤默文疲惫的摆摆手,直言道:“咱们之间不需要毫无意义的寒暄,我这次时间有限,后期进展缓慢,尽快开始吧。”

    叶静嘉见状也没有再多言,直接派人带尤默文去工作。与此同时,rcince六人的发色为了配合的拍摄,在尤默文到来的前一天换成了新的颜色。

    的拍摄,足足花了三天的时间。

    期间,叶静嘉象征性的每天都去看了一次。

    待拍摄结束,叶静嘉对尤默文说:“谢谢。”

    尤默文拍摄免费,飞机票都是自费。

    “行了!走了!”尤默文没有多留一分钟,急匆匆的去赶飞机。

    看着尤默文离去的背影,叶静嘉的神色有些低落。

    原本,顾白说过这个月可以回来一趟,可是听尤默文的意思,电影的后期制作的不太顺利,只怕顾白的归程要拖延一段时间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