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工作室搬入宜嘉大楼这个喜庆的日子,窦艺、班鹏与班玖三人则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境地。

    叶静嘉压根没有在大楼内为三人留出房间,加之宜嘉大楼坐落于一个商业圈内,最近的一个小区步行到大楼也需要至少半个小时的时间。

    故而,三人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落脚地方。

    大楼内,歌舞升平,一片祥和。

    大楼外,三人不知所措。

    当晚,窦艺接到了上层的电话,例行汇报叶静嘉最近的情况。窦艺一五一十的汇报完叶静嘉的近况后,也将目前三人的情况向上汇报了一番,哪怕她知道这会给她的职业生涯带来非常糟糕的影响。

    “我知道。”果然,上层要求窦艺等通知。

    十分钟后,窦艺接到了楚楚的电话。

    楚楚只说了两个字:“回来。”

    “可是小姐那边”窦艺眉头一簇,不等她说完,楚楚不悦的重复道:“回来。”

    “是。”见楚楚动怒,窦艺不敢再争辩,老老实实的答应下来。

    当晚,窦艺三人回到老宅。

    令三人意外的是,听他们汇报工作的不是上层,而是荆先生本人!

    从先生的书房出来后,班玖不禁夸张的拍了拍胸口,满脸绯红小声说:“我第一次这么近的见到先生,先生好帅!”

    班玖的激动之情根本无法掩饰,她整个人兴奋的都要飞起来了。比起班玖的单纯,窦艺的表情却不太好,她觉得这次她们将事情搞砸了,以后恐怕没有出头之日了。

    第二天一早,班玖起床后,便被告知可以休假一周。

    “一周后呢?”班玖眨眨眼,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便好奇的问。

    “工作。”

    “什么工作?”

    “暂时未定。”

    听到这里,班玖突然愣了,她想问小姐那边呢?

    可是看着陌生的面孔,班玖没有问出口。

    突然之间,班玖明白昨晚为什么窦艺班鹏的脸色都不太好了,今后他们便不是小姐的保镖了

    另一边,魏久倒是轻松惬意的很。

    既然叶静嘉不希望自己住到大楼内部,那他就不住。

    不干活白赚钱的买卖,谁不喜欢呢?

    四名保镖的消失,没有引起工作室内的任何波澜,因为所有人都在忙着适应宜嘉大楼内的工作与生活。

    最初的几天,所有人都非常满意搬迁进入大楼。

    一方面是新鲜,有趣,有面子。

    另一方面是,工作室内的员工大多是无房的单身人士,工作室帮他们省去了房租的费用,节省了路上的时间,更重要是有免费的餐厅,再也不用天天叫外卖,下馆子,吃泡面了!

    衣食住行,工作室包揽了两样,极大的减轻了不少员工的负担。

    不仅如此,琳琅满目的娱乐设施,也令人流连忘返。

    至于已婚人士,只要不要公寓房间,工作室便会以现金的形式给予一定程度的补偿,减轻他们的贷款压力。不仅如此,他们还可以在食堂里带一些免费的食物回家。

    虽然这种经济压力转嫁到了叶静嘉的身上,不过叶静嘉比较看得开,想让马儿跑,就要给马儿吃草。

    这不,这段时间,工作室内的工作效率猛增!

    尤其是在录制新专辑方面,成效斐然。

    如今无论是音乐部的员工,还是p的成员都住在宜嘉大楼,节省了大量的路途周折的时间。不仅如此,因为所有人住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有时吃饭时遇到便会坐在聊聊天。

    工作时的交流方式,与私下的聊天模式必然不同。无形中,双方渐渐熟悉起来,关系日渐紧密,甚至逐渐产生一些默契,录制时自然更为流畅。

    这不,这天下午的录制不太顺利,p的成员们找不到感觉,音乐部的人也有些不知如何。秋生雨见时间不早,便说:“先去吃晚饭吧。”

    见状,一行人便下楼吃饭。

    吃饭时,自然而言的便开始讨论下午工作。

    p的主唱是唐棠,录制迟迟没有成果,他的压力最大,以至于吃饭的时候都有些食不知味。

    坐在唐棠邻桌的陈东洋见状,善意劝他多吃,以免一会儿录制时没有力气唱歌。

    唐棠对陈东洋笑笑,勉强开始一口口的吃。

    倒不是他听进去的陈东洋的劝道,而是因为食堂有一个特色没有垃圾箱。简单说,工作室不允许剩菜。员工自己选择的食物,必须吃完,不能浪费。

    吃完饭,有短暂的二十分钟休息。

    陈东洋去自动一楼走廊尽头的自动贩售机买咖啡的时候,恰好看到唐棠坐在旁边的长椅上喝水,他见唐棠一脸失落,心中微动,不禁说了一句:“放轻松,压力不要太大,你很出众。”

    “谢谢。”唐棠对陈东洋敷衍的笑笑,思绪却不知飘到了哪里。

    陈东洋因为有一个大明星哥哥陈东海,所以并不喜欢与他人聊天。可是与p接触多了,他能清楚到感受到他们对于事业的热情,尤其是唐棠,他真的很爱唱歌,也极具有实力。

    陈东洋没有急于离开,而是倚靠在墙壁上,拉开易拉罐,喝了一口苦涩的咖啡后,看着天花板说:“我从小热爱音乐,却始终没有创作出优秀的音乐作品,我一直以为是我能力有限,可是来到工作室我才明白,不是我天生没有音乐细胞,而是因为我给自己的压力太大。”

    说完,陈东洋将咖啡喝完,扔到垃圾篓内,转身离开,独留唐棠一人坐在原地。

    压力大,吗?

    唐棠忍不住用力捏了捏矿泉水**。

    当晚的录制意外的顺畅起来,很快完成了当天的工作内容。

    结束后,唐棠特意来到陈东洋身边轻松的说:“洋哥,谢谢,我明白了。”

    陈东洋摆摆手,眼睛不离屏幕,依旧忙碌着。

    唐棠也不恼,继续道:“你写的歌很好,这张专辑一定会红的,你也会成功的。”

    说完,唐棠便走了。

    陈东洋抬头看向唐棠离去的背影,勾起一抹笑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